我願“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態”(外三篇)(李賢)2017.09.20

 

李賢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9.20

 

“拿你的走吧!我給那後來的和給你一樣,這是我願意的。我的東西難道不可隨我的意思用嗎?因為我作好人,你就紅了眼嗎?”——《太》20:14-15

《馬太福音》中葡萄園的故事,深刻詮釋了“恩典”,教人如何對待自己所得,如何看待他人所得——無論是在巳初(上午9點),還是酉初(下午5點)進入葡萄園做工的人,都不是因為他們自己能幹,而是因為園主的愛心——聖經說,那些人都是閑站著、找不到事做的。

在葡萄園裡幹活的時間不一樣長,所得的工錢卻一樣,引發了很多人不滿。不滿的人,不是沒有拿到自己的工錢,而是沒有比他人獲得更多的好處。正如現在許多人,不是尋求好的生活,而是尋求比別人更好的生活。這種攀比,是出自貪婪、自利和自義。

巳初者像是法利賽人的化身,而酉初者像是妓女、稅吏的代表。恩典之下,不該是你攀我比,而當滿懷感恩。巳初者沒有意識到,無論自己比後來者多做了多少,若無恩典,自己就什麼都不會得到。人習慣從個人獲益的角度來論斷公平,卻忘記了從自己落魄的罪人身份來凝視恩典。

莫道人是非,你我皆罪人!我願“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態”。

 

饒恕的理由 

“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路》23:33-34

饒恕,沒有人比耶穌做得好!耶穌不只是饒恕,更主動地愛和給予。

十字架上,耶穌代人求赦免,理由是:人所做的,他們自己並不明白。

那些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從一方面說,他們一定知道的!他們知道耶穌的行為是無可挑剔的,所以製造罪證、雇人誣陷;他們知道耶穌的大能,知道耶穌深得人心,他們的地位岌岌可危,所以他們和自己最厭惡的羅馬政府合作,處死耶穌(黑暗對光的排斥)。說他們不知道,這是天大的笑話。

然而他們真的不知道!他們不知道自己所釘死的,正是那賜予生命的;他們不知道自己所拒絕的,正是那他們久久盼望的彌賽亞;他們不知道自己所譏笑的,真是那榮耀的王;他們更不知道的是,原來這便是上帝所命定的救贖。

耶穌要告訴我們的是,饒恕不是漠視他人對自己的傷害,更不是不顧事實、自我欺騙。真正的饒恕,是直面痛苦和傷害,卻以恩典待人。耶穌看見的不是人的可恨,而是人的可憐。可恨之人皆是可憐之人——傷害他人,實際上是一種強烈的表達方式,反映出人內心的缺憾和需要。被傷害是痛苦的,這種痛苦提示我們,不要去傷害對方。饒恕,就是你期待他人怎樣對待自己,你就怎樣對待他人。

 

 

為什麼不可以起誓

 “只是我告訴你們,什麼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誓,因為天是上帝的座位;37節: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譯:就是從惡裡出來的)。”  ——《太》5:34

很多人只從律法和道德的角度, 解讀基督徒為什麼不可以起誓。這種解讀,把上帝想成不近人情,卻不知道上帝任何的命令都飽含對人的愛意。

“為什麼不可以起誓” ,耶穌給出了3個理由:

首先,上帝不是我們的佐證,反倒是我們應該遵照上帝的旨意而行,榮耀祂(參《太》5:34-36)。許多人起誓,會借用比自己更有說服力的人。威嚴的上帝,是最常被人借用的。人被造是要榮耀上帝,而不是借用上帝的名義來保障自己的利益。而且,起誓往往伴隨著咒詛,而聖經則教導我們要祝福(參《雅》3:9)。

其次,人要量力而行,勿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因為人“不能使一根頭髮變黑變白了”(《太》5:36)。需要起誓的事情,多是別人無法相信,或者自己無法保證的。任何事情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而非人的手中。我們只能說:“如果上帝願意的話,便可如此。”(參《雅》4:13-14)我們無法在上帝之外做任何的事情,但是起誓本身卻忽略了人生中不可確定的因素,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第三,起誓的目的,是要別人信任自己。也就是說,起誓者知道別人不信任自己了。耶穌說,“是,就說是”(《太》5:37),意即基督徒的生活應該是以誠信為本的,言行理當被人信任。起誓否認了之前的信任,也否認了起誓時的可靠。起誓最多的人一定是愛撒謊的,否則他人為何如此不信任?起誓只能讓人更不相信。

請不要起誓,也請不要相信起誓的人,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起誓。

 

 

抬頭看,無處不讚美

“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或作上帝)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詩》8:3

人生迷茫,是因為人力圖於自身尋求依歸。人努力證實自己的重要性,但掙扎使之懷疑,挫敗使之破碎,最後才知,人生之所望,本不在自己的身上。從自己的角度出發,難免自視過高,以至於常常自憐。

觀察上帝所造,人則能認識自己的渺小和尊貴——渺小是本身的,尊貴源自上帝的抬舉。人失落時,若能像詩人大衛一樣,抬頭看上帝所造的萬物,“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覺得處處可讚美。

猶太人的諺語說: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塵埃,世界為我而造。“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塵埃”的意思是,宇宙的浩瀚,使人深感自己的微不足道。如盧雲所說,抬頭看是謙卑人的記號,因為他找不到可以驕傲的理由。面對星雲,方知渺小;面對自然,才覺幼弱;世界對於沒有信仰的我而言,是一種威脅,它的強大甚至不允許我盲目自大。無盡的穹蒼間,我突然迷失了。低下頭,我開始自暴自棄。

“世界是為我而造”,意思是,當我終於投入天父的懷抱,造物主告訴我,只有我的存在才讓世界完美,也只有我才能使基督捨身。我的存在不是偶然,而是出自造物主精細的雕琢。我開始看重自己。當我知道不是我附屬於世界,而是世界附屬於我,我開始歡躍。抬頭看,我開始高聲讚美。

 

作者來自台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