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益師接受基督為救主(賀宗寧)2017.09.22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9.22

 

公元1931922日,魯益師接受基督為救主。

魯益師(Clive Staples Lewis,簡稱 C.S.Lewis,1898年11月29日生,1963年11月22日逝世)。他是極少數曾先後在牛津(1925-54)與劍橋大學(1954-63)任教的教授。他不但在學術界有成就,也是詩人,小說家,散文作家,同時被公認為20世紀著名的護教學者。

他的著作中包括《地獄來鴻》(The Screwtape Letters), 《納尼亞傳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空間三部曲》(The Space Trilogy),《返璞歸真》(Mere Christianity), 《神蹟》(Miracles),《意外的驚喜》(Surprised by Joy)及《痛苦的奧祕》(The Problem of Pain)等等。

魯益師雖然是位非常著名、也非常有說服力的護教學者,但他卻曾經是一位堅定的無神論者。當他最後承認上帝的存在,跪下禱告時,他自己後來形容,當時他“是一個最沮喪和最不情願卻不得不相信的人。”

1908年8月23日,是魯益師父親的生日,但他的母親卻在那一天死於癌症。同一年,他的祖父及叔叔也相繼去世。9月,10歲的魯益師離開他兒時的家,被送到一間寄讀的學校。

魯益師兒時的家

他那時對上帝非常失望,因為上帝沒有聽他的禱告,醫治他母親的癌症。他從此走向理性主義的道路,成為一名無神論者。

17歲時,他寫信給長期的好友葛理夫(Arthur Greeves)說:“我不相信任何宗教。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任何宗教所傳講的信息。並且,從哲學的角度來看,基督教甚至不是最好的宗教。”他在那段時間裡對事物的看法是:“幾乎所有我所愛的都是虛幻的。所有我相信是真實的,其實都是殘酷而無意義的。”

15年後,他在另外一封寫給葛理夫的信中卻說:“基督教是上帝藉著真實的事件來顯示自己……就是道成肉身,十字架代死,以及復活。”

他後來說,在回轉相信的路途上,充滿了他認為不可能克服的障礙。經過多年在理智上的掙扎,最後他不得不承認基督教是符合理性的信仰。

魯益師年青時認為,最大的困擾是這世界上存在的邪惡與痛苦。這使他無法相信會有這樣的一位上帝。

他後來卻認為,邪惡與痛苦都是否定無神論,以及支持有神及基督教的論證。在他還是個無神論者時,痛苦對他來說是個難解的問題。但後來他在基督教的信仰裡,卻找到了一個對這個問題滿意的答案。

魯益師原先認為無神的主要原因,是在於這個世界是如此的殘忍與不公。但他後來卻對自己會有“公平與不公平”的觀念提出質問。人如果沒有一個直線的觀念,怎麼會去說一條線不是直的呢?當一個人說這個世界不公時,是拿什麼標準來做比較?

所以,魯益師在試圖證明上帝不存在,(也就是說,要證明整個宇宙的實體是毫無意義時),卻被迫不得不承認至少“公平”這件事是有意義的。因此,他發現無神論過於簡單。如果整個宇宙都沒有意義,那麼,我們就不可能會發現宇宙沒有意義。(《返璞歸真》,45-46頁)

魯益師最後承認苦難與痛苦,都不是沒有目的的。就像在《創世記》50:20中約瑟所告訴他哥哥們的:“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魯益師在《痛苦的奧秘》93頁如此寫道:

上帝在我們快樂時,對我們輕聲細語。對我們的良心,祂正常地說話。但當我們痛苦時,祂大聲地呼叫:這樣的呼叫是祂要喚醒一個垂死世界的大聲筒。

魯益師在理性上第二個絆腳石是,其他宗教有類似於基督教所講的神話,例如,在希臘神話中有“會死的神”。做為一個年輕的無神論者,魯益師認為只有那些愚蠢無知的人,才會把基督教的神話當作歷史來看。

因此,當魯益師後來聽到在他看來是最堅強的無神論者威爾頓(T. D. Weldon),居然承認福音書裡的證據相當可信,他感到非常震驚。他在《意外的驚喜》一書中提到:

“1926年初,在我所認識所有無神論中最頑固的他,居然坐在我的辦公室跟我講說,福音書中所提證據的歷史真實性十分可信。‘這些老掉牙的事情……那些講個不停的東西……一個會死的神。居然這些老掉牙的故事好像是真發生過似的。’……如果他,這個犬儒中的犬儒,頑固份子中的頑固份子,譏笑一切事物的人,居然也“失守”(我還在使用這個詞),我還能往哪兒去呢?難道我也無處可逃嗎?” (《意外的驚喜》 224頁)。

在他信主後,魯益師解釋說,其他宗教之所以有與基督教相似的迷思,並沒有什麼特別令人吃驚的地方,因為我們的上帝是位啟示的上帝。因此,我們可以理解異教所教導的迷思其實是瞥見了整個宇宙的主旨-—道成肉身、受死及重生…… 這並不是真假的分別,而是真實事件與微光之下的夢幻或徵兆之間的差異。 (《榮耀之份量》The Weight of Glory, 128-30).

魯益師許多護教的著作,如《返璞歸真》,都只是將原來繁重的古典正統基督教的教導,向一般群眾解開成簡單的解釋。

1930年6月(另說是1929年),他放棄無神論,接受有神的存在。一年多之後,1931年9月22日,他正式接受基督為救主。

1931年9月19日,星期六的晚上,三位好友,都是30多歲的英國文學教授在牛津大學抹大拉學院的校園內一起散步。這三位學者是:

  • 32歲的魯益師。他是牛津大學抹大拉學院(Magdalen College, Oxford)的英國文學講師暨院士。
  • 39歲的托爾金(R.R. Tolkien)。他是牛津大學羅林森與博思瓦講座教授(Rawlinsonand Bosworth Professor of Anglo-Saxon at Oxford), 《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一部史詩奇幻的文學作品)的作者。
  • 35歲的戴森。瑞鼎大學Reading University)的講師。

牛津大學抹大拉學院

托爾金R.R.Tolkien

 

戴森Hugo Dyson

他們一直談到深夜。托爾金大約早上3點先離開。戴森與魯益師繼續談到早上4點。

後來魯益師寫信給他長期的好友葛理夫, 描述當時的情況:

“我們從隱喻及神話迷思開始談。突然在寂靜中刮起一陣強風。在暖和的夜晚,這陣風來的突然,吹落了許多樹葉,甚至像是有圖案似的往遠處吹走,我們還以為下起雨了。我們都屏住了呼吸,盡情的享受這個奇景。

我們回到我的房間,繼續談基督教。在這個漫長的對話中,我學到了很多東西。然後,我們談到友誼與愛情之間的差別。最後,又回到詩詞與書籍。”

事實上,那天晚上,托爾金講到其他的宗教所講的神話迷思可能也是出自於上帝,而其目的是要保留一些最簡單的真理。魯益師則認為這些神話中沒有任何的真理。他們的談話一直到早上3點鐘。托爾金必須要回家去。戴森則留下繼續談基督教的實用性。他說,基督教是個可以改變人的宗教,讓人可以從罪中得到釋放,賜給人平安,又從外面改變人的本性。

他給葛理夫的這封信的後半部討論到一位對魯益師有很大影響的19世紀英國詩人/作家莫里斯(William Morris):

“他有那深刻想要逃離死亡的情感。但是,由於人的必朽,令他更留戀生命中的一切吸引人的魅力。而這一切都將你推向現實,因為在現實裡,你充滿了期盼。但在莫里斯的世界裡,這個期盼是永遠不可能得到滿足的。

聖保羅對死亡的觀點其實是莫里斯所要尋求的答案。但若不是先經過莫里斯,我就無法明白保羅。莫里斯是一個對真理不情願的見證人。他所顯示的是不認識神的人可以走多遠。因為他所走過的,卻又迫使你去追尋那更遠的地方。”

後來在10月18日,他又寫了封信給葛理夫,再次談到那天他與戴森與托爾金的對話:

“他們讓我看到的是:如果我在一個多神宗教的故事裡看到犧牲獻祭的神話,我不會介意。我會被這些故事的情節感動。甚至一些死了又復活的神,像希臘神話裡的:光明之神(Balder), 美少年(Adonis), 酒神(Bacchus)也同樣的會感動我。但這都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不能在基督教的福音書裡有這樣的故事。

“我的原因是:在這些神話迷思裡,我心裡準備好了去感受這些故事帶給我超過我能領會到的深度‘意義’,即使我無法用紙筆去寫出到底這個‘意義’是什麼。

“基督的故事卻是個簡單真實的迷思:一個在我們心裡有同樣效果的迷思,但是,卻與神話中的迷思有極大的不同,因為這是一件真實發生過的事實。”

在與戴森與托爾金談論有關基督是真實的迷思的對話過後第三天,9月22日,他坐著他哥哥騎的摩托車旁的側車去新開門的貝德福郡(Bedfordshire)動物園。在路上,他思考所討論的事,下面是他後來所記載的:

“我清楚的知道在什麼時候我做出了最後的決定。雖然,我不清楚我是怎麼做的決定。當我們動身出發時,我還沒有相信耶穌基督是上帝的兒子,但是,當我們到達動物園時,我已經相信。”

魯益師乘坐他哥哥摩托車的側車

魯益師的心路歷程經過許多的障礙,但卻有好幾位基督徒的朋友在他周圍。他在一年多前決定放棄無神論,接受有神的存在。當他跪下禱告時,他自稱是全英國最沮喪和最不情願卻不得不去相信的人。但是,即使在那時,他雖然接受上帝的存在,卻還沒有接受耶穌基督是上帝的兒子。

顯然的,在他坐在摩托車旁去動物園的路上,他腦子還是在思考這個問題。3個月後,聖誕節那天,他公開了他的新信仰。他回到小時候常去的聖公會教堂,領受了聖餐。再過6個月,他出版了他第一本護教書:《天路回程》(The Pilgrim’s Regress)。

或許,他最有名的護教書是《返璞歸真》。這本書收集了他在英國廣播公司一些有關信仰的廣播稿。其中有一段說:

“如果有一個人說出像耶穌所說的話,這個人不可能是個偉大的道德教師。他要不是個瘋子,要不他就是魔鬼。你必須做個選擇。他或許真如他所說的是上帝的兒子,不然,他就是個瘋子或比瘋子更糟的人。你也可以把他當傻子,你也可以把他當魔鬼來對待他。但是,你也可以跪在他的腳前,承認他是你的主,你的神。無論如何,我們不要把他看作一個偉大的教師。這不是他要我們給他的尊稱。”

1963年11月22日,魯益師因為腎臟衰竭而去世。同一天,另外一位名人,美國總統甘乃迪被刺殺。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http://pan.baidu.com/s/1o8p4quQ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