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兩股“哈威”颶風(新民)2017.11.13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11.13

 

兩股哈威颶風,如秋風掃落葉,席捲美國。

一股來自海上,從墨西哥灣登陸德州,造成數十人死亡,受災群眾數以萬計。

另一股來自陸地,從好萊塢登陸媒體,揪出多位性騷擾明星大亨,被騷擾的男男女女不計其數。

筆者試從聖經立場來解讀這兩股氣勢逼人的哈威颶風,究竟帶給我們什麼樣的省思與啟迪。

一、自然是純自然嗎?

我們生活在一個有氣象衛星預報天氣的時代。但歷次的颶風軌跡和登陸位置,常常不能被準確預測。今年的哈威颶風也是這樣,以至於德州東部許多重災區沒有提前完成必要的撤退與營救,帶來好幾十人生命的喪失。這次哈威颶風帶來的財產與經濟損失估計高達近兩千億美金,成為美國歷史上最昂貴的風災。

人類借助現代氣象衛星,最多只能大致地預知短期(通常數天內)的天氣變化,對於長遠的氣候變遷,仍然無法準確預測。反觀舊約聖經裡記載的多位為上帝傳達信息的先知,一系列有關人類救主耶穌基督救贖歷史的重要預告,竟然在千百年後一一精確應驗,讓筆者殊為稱奇,堅信不疑。這無疑反襯出背後那位一眼看穿永恆的上帝,是一位全知全能掌管宇宙自然和人類歷史的超自然主宰。

上帝借助西元前8世紀的先知以賽亞,挑戰人所敬拜的假神,“耶和華對假神說:你們要呈上你們的案件;雅各的君說:你們要聲明你們確實的理由。可以聲明,指示我們將來必遇的事,說明先前的是什麼事,好叫我們思索,得知事的結局,或者把將來的事指示我們。要說明後來的事,好叫我們知道你們是神。你們或降福,或降禍,使我們驚奇,一同觀看。看哪,你們屬於虛無;你們的作為也屬乎虛空。那選擇你們的是可憎惡的”(《賽》41:21-24)又說,“我從起初指明末後的事,從古時言明未成的事,說:我的籌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悅的,我必成就。”(《賽》46:10)

難免有人會問,就算上帝掌管宇宙和人類救恩歷史的大事,祂也管雞毛蒜皮的小事或者風霜雨雪嗎?難道上帝會吩咐颶風烈火與地震,降災給人類不成?天災是否天譴,是人類持久的疑問。

西元前6世紀的先知哈巴谷在禱告中問:“耶和華啊,你乘在馬上,坐在得勝的車上,豈是不喜悅江河,向江河發怒氣,向洋海發憤恨嗎?”(《哈》3:8)接下來先知給出答案,“你發忿恨通行大地,發怒氣責打列國,如同打糧。”(《哈》》3:12)

颶風或海嘯,顯然不是上帝對江河洋海表達憤怒。烈火或地震,亦非上帝對大地發怒。這些看似自然的災害,背後難道沒有超自然的原因?借助這些天災,造物主上帝對大地上的列國,對沉淪在罪惡深淵裡的人類,大聲疾呼,敲響人類必須悔改的一次又一次警鐘。正如詩人所言,上帝“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僕役。”(《詩》104:4)我們是否聽見狂飆中悔改的呼喚,烈焰中回家的邀請?

當耶穌傳道年間,耶穌置評為何加利利人獻祭被害,從前西羅亞樓倒塌壓死18個人,耶穌把劍鋒直指問題的核心,不是這些受害者更有罪而遭災受難,“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路》13:1-5)

在一個上帝獨一掌權的宇宙裡,沒有在上帝掌控之外的天災,自然絕非純自然。天災是上帝的擴音器,呼喚人悔改回頭。

 

 

二、人是純粹動物嗎?

好萊塢製片大亨哈威·溫斯坦,被數十女性控告先後30年來的性騷擾,從此名聲掃地,妻離子散。這一標誌性事件前不久,幾位大名鼎鼎的性騷擾者,包括黑人影星比爾·考斯比,福克斯新聞媒體老闆羅傑·艾爾斯和名嘴主播比爾·奧賴利,相繼被許多受害者曝光。這一系列名人被告事件,大大激發了性騷擾受害者的勇氣,讓更多的知名騷擾者連日相繼曝光。

“9∙11”恐襲事件不久,波士頓教區近百位天主教神父,被指控歷年來犯有性侵犯兒童罪,引發臭名昭著的神父虐童風暴,如同一場颶風,撼動天主教廷內外,帶來姍姍來遲的教內犯罪神父罷免制度的改革。

如今受害者越過曾經難以名狀的羞恥感和面對性騷擾的無力感,紛紛開始用個人推特和臉書等社交媒體,勇敢地舉報那些光鮮美名下對同性或異性的騷擾者與強姦犯。這應驗了耶穌的宣告,“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路》12:2)

這些見怪不怪的名人性騷擾醜聞,以及普羅大眾私底下的各種罪惡勾當,再次揭發了人的普遍罪根性。人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慾、權慾、利慾,可以成為五花八門的衣冠禽獸,在暗中甚至光天化日下展示低賤下流與相咬相吞的動物行為,罔顧上帝設立的道德律法界限,實質上成為比禽獸不如的壞人。

更令人側目的是,這些對他人施以性騷擾和暴虐的名人,一旦被揭發曝光後,幾乎千篇一律地否認指控,或者輕描淡寫,或者潑污水給受害者,暴露了罪人不思悔改的那種冥頑不化。哈威·溫斯坦被數十個受害者揭發後,仍然堅稱所有的性關係都是兩廂情願。雖然他後來不得已開始接受心理治療,但輕飄飄地對記者說,大家都有犯錯的時候。好像他那些數不清的如出一轍的誘姦與有時霸王硬上弓的強姦,只是人皆有之的道德小錯而已。

奧斯卡最佳男配角與男主角影星凱文·斯派西,被另一個男演員指控多年前的性騷擾後,在推特上連發兩帖,一帖說自己不記得陳年舊事,如果有的話,他願意道歉;接著一帖試圖轉移視線並喚起同情,公開自己是同性戀。他的這種通吃同性與異性後不負責任的說法,受到媒體的集體痛批。

基於廣泛的人性罪惡,我們很容易就認定人是純粹的甚至最大的衣冠禽獸。但人的這種罪惡表相,究竟反映一個什麼樣的本相?人性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聖經把人描繪成兩面性,一方面人是按照上帝榮美的形象和樣式受造,替上帝管理所造的萬有,這是人被賦予的本相與使命,是人性最高貴的真實本質;另一方面,人受魔鬼和私慾的誘惑,從上帝的恩典中墮落到違背上帝心意的罪惡深淵,這是人古往今來的生命表相,是墮落後的真實寫照。

人的這種兩面性,恰如《美女和野獸》童話故事裡那位本來英俊的王子,被巫婆咒詛後以醜陋野獸面目出現。人就活在這種一會兒天使一會兒魔鬼的角色交替中,不能自拔自救的失喪處境裡。耶穌說祂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19:10)。

即使人悔改回頭,成為上帝家中的兒女,其舊有的罪人性情並沒有立即向罪死絕,依然藕斷絲連,乘私慾之機在誘惑下仍可能時不時蠢蠢欲動。這種在亞當裡的舊我,與被聖靈重生後在基督裡逐步被重塑的新我,真真實實地交戰不停,這是基督徒共有的心路歷程,正如保羅在新約聖經《羅馬書》第7章的描繪。

保羅在那裡呼救說:“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24)接著他給出解救之途:“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7:25-8:2)。

只有真實品嘗過在基督裡真自由的甜美,住在基督裡,才能毅然決然地擯棄暫時的罪中之樂,脫離罪惡的牢籠與羈絆。耶穌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8:32,36)

但願這兩股哈威颶風,不會白白吹過,乃是帶給我們持久的警醒與悔改,轉向施恩拯救罪人的上帝。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