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認罪悔改(賀宗寧)2017.11.24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11.24

 

公元1920年11月21日,時任教師的王永盛認罪悔改,改名王明道。

認罪悔改罪擔脫落

1920年,王明道(永盛)在河北省保定的西關長老會福音園的烈士田學校教書。11月21日晚間,王明道與新來的一位同事談話。上帝藉此談話開啟了王明道的心眼,使他看清真相,領他悔改歸主。

王明道回憶那夜時寫道:“他和我談到罪的問題,我心中十分惱怒。我想,像我這樣好的一個基督徒還有什麼罪。我承認年幼時犯過許多罪。但我這時已經成為一個極高尚優美的基督徒。我不需要人再同我談到罪的問題。

“那位同人(同事)看明白了我的意思,便同我談到種種隱藏的罪,也談到上帝眼中最可憎的一樣大罪,就是驕傲。他說:‘有些信徒很熱心,也很殷勤做工,但他們並不是要藉此榮耀上帝,乃是榮耀自己。’他這些話刺透了我的心,也正說中我的病源和病狀。”

聽了這位同事的話,王明道的心深受感動。當晚10時左右,王明道從同事的宿舍回到自己的宿舍,跪在床前,在上帝面前認罪痛悔自己一切的罪惡。起來后,他寫下當時的禱告,內容如下(摘自《五十年來》第3章“經過火水到豐富之地”):

“在天上的恩父,我實在是罪人。我雖然蒙了父的選召,得了父的厚恩,但是捫心一想以往的情況,差不多完全受罪惡的縛束,作魔鬼的奴僕。我的心不誠實,我的眼不清潔,我的身上染滿了污穢罪惡。我未曾愛父,我未曾愛人,我只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我身上背負著極重的罪擔,將要把我壓死,我仍自命為義人,我仍整天忙碌去追求滿足肉體的慾望,尋找世界上虛浮的幸福,和眾人的稱讚誇耀。

“這一切都是父所極其憎惡的,我竟一樣一樣的都作過。我現在軟弱沒有力量。我所仰望的,只有天父的援手。我現在誠實懇摯的將自己的心身完全奉獻在天父的面前,並將一切罪惡在父的面前吐露。先求父用我主基督耶穌的寶血洗淨我的一切罪孽,再求父賜下聖靈在我的心中,使我從今以后自絕於罪如同死去,將來的生活都靠聖靈活著。

“凡是父所喜悅的事,都當勉力遵行。一切父所憎惡的事,願完全棄掉。又求父幫助我戰勝魔鬼的權威,幫助我成聖潔,幫助我到完全的地步,幫助我愛父,幫助我愛人。使我有堅決的心志,使我有充足的能力。

“使我從今以后活著不再是自己活著,乃在父裡面活著。使我不為自己活,乃為父活著。更求父用父的聖靈提攜訓誨,凡父行在我身上的,我都願甘心領受。我願意從今以后,或生或死,全作屬於天父的人。惟求父的靈啟迪我,引導我,今日如此,永遠如此,這是我誠心所願意的。”

王明道於《神在我身上所作的事》一文中簡述上述經歷道:“在一日的夜間蒙了神的光照,發現了自己種種隱藏的罪。悲哀傷痛,為自己的罪懊悔求赦,並將自己重新奉獻。感謝神,祂是公義信實的。當我誠心哀痛認罪的時候,祂照祂的應許赦免了我(《約壹》1:9),承認離棄罪過的,得蒙憐恤。我的罪擔在那一夜從我的肩上脫落下來。這是1920年11月21日夜間的事。”

 

 

生平

王明道於1900年7月25日(光緒26年)生於北京,正值庚子年義和團運動爆發之年。其父名王子厚,為北京美以美會所開設的同仁醫院醫生,30歲時與李文義結婚。李文義年少時曾在倫敦會在北京所辦的教會學校讀書。婚後,二人共育有5個孩子,王明道排行最末。不幸的是,其他3個孩子都先後夭折,只有長女和王明道得以存活。

在王明道尚未出生前,義和團亂起,以“扶清滅洋”為口號,四處追殺洋人,許多外國人和中國基督徒紛紛躲入東交民巷使館區內避難,王子厚攜著懷有身孕的妻子和長女也在其中。

由於義和團攻擊猛烈,使館區岌岌可危。膽小的王子厚唯恐落入義和團手中,竟撇下母女二人和尚未出生的孩子,在花園中自縊身亡。此后不久,李文義在東交民巷生了王明道,為他接生的外婆給他取了個乳名叫“鐵子”。不想,日後的王明道人如其名,一身錚錚鐵骨,威武不屈。

在動亂中的孤兒寡母欲謀生計實在不易,王明道童年時經常忍飢挨餓,故身體孱弱,經常生病。在其生長的大雜院裡,皆為社會下層三教九流各色人等,故其從小就體會到社會醜惡及人心之險惡,從而也造就出他嫉惡如仇的性格。

王明道自幼酷愛讀書,在母親的幫助下,入學前就已讀過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明賢集,還有聖經、天路歷程,以及正道啟蒙等基督教書籍。9歲時入倫敦會創辦的萃文小學讀書,母親為他取了個學名叫永盛,即永遠昌盛之意。

小永盛每天除學習四書五經、算數和國文等課程外,還經常參加學校中各種宗教活動,如聖經課、崇拜聚會和禱告會等。由於母親是倫敦會的教友,故亦經常帶他到教會中參加崇拜等其他教會活動。因此,王明道童年和少年時期,同時受到傳統儒家思想的熏陶,和基督教信仰的影響。

雖然如此,年少的王明道和當時許多學生一樣,對宗教活動不大感興趣。在其自傳《五十年來》中,他說:“我一直到14歲的春季,從禮拜堂中不但甚麼也沒有得著,而且看聚會是一件最令人頭痛的事”。但他對生之追尋,對死之歸宿等問題卻自年少時就深為關切,而中國的傳統思想觀念不能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故他在思想上十分徬徨,生活上隨波逐流。

王明道少時受北京下流社會的生長環境影響,曾一度墮落。15歲立志當政治家,要做“中國的林肯”。19歲受英國約翰衛斯理事蹟的影響,抱著改革社會之心,立志要通過宗教復興實現社會改造。滿心抱負的他,拒絕了五四運動組織者的邀請,認為改革人心才是關鍵之所在。

1920年后,王明道認識到自己從前的一切作為都是在滿足肉體的慾望,是想為自己立名,他在日記中寫到:“此悟前者所立之志,成大業,為偉人,享大名者,皆為全盤錯誤”。此后,王明道開始真正明白了生命的道理。取“明道”意謂“明證真道”。在他一生的經歷中,足可見證他名符其實。他順服上帝的旨意,放棄從政的意念,竭力追求真理的上帝。

在1923-1925年,他與地方教會的倪柝聲、李淵如等有不少來往,對他是很大的鼓勵,但後來地方教會的發展與他的教會觀產生了差異,雙方保持比較疏遠的關係。他對宋尚節則一直非常敬重他的真誠與勇敢,因他自己也是這樣的人,所謂惺惺相惜。

1925年,王明道開辦家庭教會聚會和外出佈道。

1927年,他開始自費出版《靈食季刊》,他的文章在中國基督徒中有很大影響。

1927年起,他自資發行《靈食季刊》共28年,發表很多有影響力的文章。同年,他在杭州與劉景文姐妹結婚。

1933年2月19日,王明道借隆福寺社交堂開始設立聚會,4月23日遷至朝陽門附近的炒麵胡同。1935年定名基督徒会堂,到1937年8月1日,才正式在史家胡同42、43號建成的基督徒會堂聚會。

1937年8月1日基督徒會堂獻堂

 

1942年,佔領中國華北的日本軍部要求所有華北地區的教會加入由他們管轄的“華北基督教聯合促進會”,否則將被封閉。王明道創辦的北京“基督徒會堂”拒絕此要求。後來他與日方官員交涉,最終日方讓步。

1949年,北京的“基督徒會堂”聚會人數約為七、八百人,是當時具有規模的教會之一。

1955年,他因為反對官方的三自教會,被中國政府逮捕,以反革命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1980年被釋,但從未被平反。1991年在上海因病去世。

 

 

教會觀

王明道不在意建立大教會,只在意建立他認為合神心意的教會。他對接納信徒受洗非常謹慎,必須確知是悔改信主、重生得救、生命改變的人,才可以行浸禮。他堅持敬虔的信徒才能參加詩班,沒有敬虔又擅長唱歌的信徒,他寧可不要詩班。

他的教會不慶祝聖誕節,因為他認為沒有足夠的聖經根據。他極力避免金錢對教會可能造成的侵蝕,因此不傳奉獻袋,也絕不在意信徒的錢財地位。他非常願意去各處教會傳道,不受宗派觀念的局限,但他的教會在組織上不與別的教會聯合,以免造成壓力影響到傳講的真理,他也不隨便請外人來講道,一定要清楚這人的信仰和生命才行。

他不認為通過社會活動來改良社會是教會的職能,所以他的教會不參加社會活動,不搞募捐。他的教會裡不用“牧師”的稱呼,因為他認為聖經裡沒有這種稱呼。他在北京史家胡同的基督徒會堂到1949年底有七八百人聚會。他反對“華北中華基督教團”和三自運動也是與他的教會觀一脈相承,並非出於政治的原因。

王明道反對以智力和勞力作為階級差異的根據,他提出“種種美德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神造我們,增加我們這種種美德,所用的方法有兩個:一個是使我們經過種種苦難和試煉,另一個是使我們作種種勞苦艱辛的事工。”

在49年以前,社會各方面政治立場紛亂複雜的環境下,批評王明道“信仰自私和個人化”的社會福音者,在逐漸被各自的政治立場所困固時,王明道卻保持了他的超然立場,以致他沒有被任何現實力量所左右。他所提出的信仰觀點將傳統保守信仰內容賦予了現代含義,像16世紀宗教改革者及以後清教徒的福音信仰一樣,在社會生活上具有十分強烈的進取性和批判性。

王明道對現實社會所持的負面態度,和否定人可以成功建設社會的悲觀態度,帶來了許多人的誤解,然而歷史前進的車轍卻告知我們,福音所具有的社會時效性,一定要建立在保持福音信仰的超社會性基礎上才能達成,所以真正的福音信仰絕不能以實用主義或功利主義去改造,否則福音的內容就被偷換成為一種由社會決定的政治綱領。對王明道來說,這種“福音”既不能使人重生進天國,也將吞噬作為副產品而存在的社會果效。

 

 

《五十年來》與《又四十年》

王明道的一生分別寫在兩本書裡面。第一本是《五十年來》。這本書是1950年王明道50歲時所寫的回憶錄。記載了他從出生、信主,以及後來在北平基督徒會堂的事奉。

第二本書《又四十年》則是由他口述,加上一些目擊者提供的資訊,由他的門生王長新在1990年以3星期的時間訪問王明道錄下20餘卷錄音帶的記錄。其中包括他在監獄裡23年的一些事件。

從《又四十年》中的記述,王明道的后半生約可分為3個時期:

1.從50歲到55歲被捕入獄前,這5年是他得勝的時期。他堅持不加入三自會,並經常撰文駁斥他們為“不信派”,並用聖經真理來宣講福音和建立教會﹔在在展現他是一位真理的勇士,威武不屈。

2.從被捕到判處無期徒刑,共有8年,是他自認為失敗的時期。他因害怕而陷入說謊的罪惡中,連自己都無法想像。但他在如此困境中依然呼求上帝的幫助,至終上帝為他開路,給他領受上帝話語的應許。

3.從上帝的話語臨到他一直至安息主懷,共28年,是他復興的時期。過往他曾得罪了上帝,但因他願意誠心悔改,向上帝認罪,因而靈命得以大大的復興。

王明道先生一生忠心於主的真理,在動蕩的中國作時代的先知,傳講福音真理、堅守教會立場、正確解明神的道,實在是中國基督徒的榜樣。他的軟弱與剛強、受苦與復興,充分見証上帝的大能作為。

 

 

1991年7月28日,王明道在上海安息主懷。1992年4月18日王師母劉景文姐妹安息主懷。1994年,他們的兒子王天鐸將他們合葬於蘇州市西南的東山太湖湖濱。

內地會宣教士賴恩融(Leslie T. Lyall)將王明道先生稱為“中國教會三巨人”之一,王明道在中國基督教教會歷史中的地位可見一斑。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http://pan.baidu.com/s/1gfGPNyj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