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赶鬼记——宣教之旅的意外(新心灵)2017.10.04

新心灵

本文原刊于《举目》83期和官网2017.10.04

 

不相信有鬼,请举手

我信主前,对鬼怪之事是不屑一顾的。和许多来美求学的学子一样,我受到的理性教育根深蒂固。后来虽然信主了,但潜意识中的“理性思维”,仍支配着我的言行。

记得在一次退修会上,讲员问:你们相信有鬼吗?认为没有鬼的,请举手!结果我和不少人举了手。接着讲员问了第二个问题:那么你们相信有上帝吗?我信心满满,把手举得更高了。

当我把手放下后,再回想,发现第一次举手举错了!圣经里讲得清清楚楚,耶稣带领门徒多次赶过鬼,使徒彼得也赶过鬼!我相信圣经,为什么却偏偏不相信“有鬼”呢?

多年过去了,也听过不少牧者“赶鬼”的见证。虽然赞美上帝的大能,但似乎还是有疑问:赶鬼应该是过去的事吧?在科技高度发达、教育如此普及的现代社会中,还有鬼和“邪灵”吗?

没想到,我到日本短宣之时,竟被当地教会的弟兄姊妹请去“赶鬼”了!我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赶鬼大战”。

 

 

赶鸭子上架了

应日本华人基督教联会(JCC)的邀请,我赶赴东京,为当地华人教会培训、讲道。东京是一个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地方民间宗教泛滥、人人拜鬼神。我去的时候正赶上一个宗教节,全城的人把各个寺庙中的神灵偶像抬到大街上游行,人山人海,让我诧异不已!

在培训课的休息时间,当地接待我的一对夫妇,J弟兄和C姊妹来找我,很严肃地问我:“冯老师,您会赶鬼吗?能为我们赶鬼吗?”

我吓了一跳,问他们是怎么回事。原来,有一个从中国来的90后女留学生(称为小W好了),到大阪留学,被亲戚带到邪教(真正的邪教)聚会,求好运。她一回到家,就瘫倒在床上,身体似乎被重重地压住,竟然起不来了。耳边还听到多重声音在喊叫。她只好大声喊救命……

她躺在床上两天,不能走动。后来,情况好一点,能起床,生活也能自理,但每早起床都非常困难,似乎有重物把她压在床上,耳边总听到吵吵闹闹的声音,有男人的声音,也有女人的声音。

这一切,使她痛苦至极,根本无法继续学业。无奈之下,亲戚把小W的父母从国内请过来照料她,然后不停地找精神科医生诊治,但都没有效果。

大阪的华人教会,听到这件事后,及时地伸出了援手,探望、关怀小W和她的家人。弟兄姊妹很清楚,这是邪灵的作为,需要圣灵的力量才能赶走。因此,他们迫切为小W祷告。经过多次的迫切祷告和赶鬼,小W的症状减轻了,但还是有幻听,每天24小时有声音在她的耳边吵来吵去。

我告诉J弟兄夫妇,我没有赶鬼的经验,请他们找牧师赶鬼。J弟兄夫妇说:“我们没有牧师啊!小W一家人听说我们这里有美国来的讲员,专门大老远地从大阪赶到东京来,求讲员务必帮她把鬼赶走。您不要推脱了!”

看来只能赶鸭子上架了!我就和几个同工一起跪下来,祷告:“主啊,我什么也不会,但求袮的圣灵亲自动工,带领我们打这场无法靠自己打赢的仗。”

祷告后,我心神定了一点了,就对同工说:咱们一起来赶鬼吧!大家说,好吧,我们一起来!

赶鬼时间定在第二天,就是主日敬拜后的下午。按著主耶稣的吩咐,“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他就不出来。”(《太》17:21)当天晚上我就禁食祷告,求上帝的圣灵亲自动工。同工们也都禁食祷告。

 

 

马上滚出来!

第二天下午,我刚讲完道,就见到了小W及其父母。小W脸色惨白,十分痛苦的样子。我们几个同工手拉手,一起为他们祷告。小W向我们诉说了她近一个月的痛苦经历。

“你现在的感觉怎样?”听完后,我问她。

“很不好,有好多人和我说话,还在吵架。”小W意识很清醒。

“什么人和你说话,有几个人?说什么?”我接着问。

小W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嚎叫起来。我们几个人立刻大声祷告呼求:天父,求袮怜悯小W,医治她,从魔鬼那里释放她!求圣灵彰显大能!

我们大声祷告几遍后,我接着问她:“你说,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小W突然清楚地喊出来:“我叫祸!”并且拼命想挣脱我们的手(我们正拉着她),力量大得很!

除了从圣经里知道鬼有个名字叫“群”以外,我还是第一次清清楚楚地听到鬼有别的名字,而且是通过小W用中文说出来的。

就在这紧张的时刻,窗外又突然传来了阵阵喧闹声,这是大街上人们带着寺院中的鬼神偶像在游行。不知怎的,我开始浑身出汗,心跳急促。我清楚地感到,这是属灵的争战!我叫同工赶紧把窗户关上,然后一起大声地祷告,并斥责那鬼:“奉耶稣之名,滚出来!”

小W大哭了一阵,开始平静下来。接着,她又开始神志不清。我们又为她按手祷告。30多分钟后,她终于神智清醒了。我们问她刚才发生的事,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我又问她,还有人和你说话吗?她停了一下,喃喃地说:“好像还有,是个女的。”

看来她身上不只附有一个鬼。那个叫“祸”的鬼被赶走了,该赶另一个“女鬼”了。

我有点纳闷,鬼还有男鬼和女鬼吗?我不敢多想了,想也没答案。

我们又一起为她按手祷告。小W听到我们祷告的声音,突然又开始神志不清,大喊大叫。当我们说“奉耶稣的名赶你走”时,她竟然反问我们:“你们让我到哪儿去啊?”

这一问,我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了,圣经中也没有这样的情节啊?突然之间,圣灵带领我说出了这样的话:“你从哪儿来,就滚回哪儿去,马上滚出来!”

同工听我这么说,也纷纷说:“滚回你自己的地方去,离开小W!”甚至小W的父母,也开始加入我们的祷告圈。

又过了十几分钟,小W还没有清醒的样子。这时,一位弟兄问了小W父亲一个问题:小W还恨什么人,还有什么纠缠你们的事情?你们是不是还记恨带她去邪教的那位亲戚?

“我们恨死她了!”小W的父母这样回答。

“那么你们要做一个祷告,饶恕这位亲戚,求上帝宽恕她。你们也在上帝面前悔改,请求赦免。”

很奇妙,当小W的父母作了这样的认罪祷告后,小W开始平静下来了,而且是真正平静下来了。耳边再也没有声音,身体也轻松自如。

经过了这一切,我们满身是汗,精疲力竭,小W却十分轻松。

“真的谢谢你们!”小W和她的父母都激动地哭着感谢我们。我们知道那缠绕她多日的邪灵已经被圣灵赶走了。我们大家激动地大声高喊:“哈利利亚!赞美主,荣耀归于真神!”

接着,弟兄姊妹送上来甘甜的西瓜。我觉得那是我吃过的最甜的西瓜。

突破理性的框框

我第二天就匆忙离开了东京,到下一个宣教点去了。

十多天后,收到C姊妹发来的微信:小W和她的父母已经决志信主、受洗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邪灵来搅扰小W(附上小W受洗证的照片)。

这件事对我是很大震撼。我再次深深地思考了我的信仰经历,看到自己内心深处顽梗的自以为是、理性至上。我真正理解了:我们的基督信仰,并不排斥理性思考,然而我们更需要突破理性的框框!圣灵的大能,足以胜过邪灵,完全改变人的生命。我再次在主耶稣面前认罪悔改,愿意真真实实地凭信心跟随耶稣。

 

作者来自北京,原为 大学教授,现为OC特约同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