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你的笑臉(小瓦)2017.11.30

小瓦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11.30

 

我與Rachel穿過走廊,出了大門,德州盛夏的熱風撲面湧過來。她仰了仰臉頰,輕笑了一聲,那笑聲像是從燦爛的陽光裡飄過來的,浸透了天上的味道,向我述說著自由、灑脫、綻放的生命。我凝視著她,她的側影在陽光裡有點炫目,棕色的捲髮被風輕輕拂起,仿佛有陽光的微粒從她的發際和指尖散落下來。

Rachel與我年紀相仿,是Pastor David的師母,她家3個小孩與我家的兩個兒子年紀也相仿。

那時我和先生住在一個偏僻的德州小城,並在那裡生養了兩個兒子。當地沒有華人教會,於是我們只好到美國教會聚會。美國教會的弟兄姐妹對我們關愛有加,但是不同的語言、文化、習慣卻在我們之間劃出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絕大多數的美國弟兄姐妹,他們祖祖輩輩成長於這個小鎮,他們對我們禮讓關懷,卻敬而遠之。

教會的姐妹們看起來都外表完美,舉止優雅,教導兒女有方。我在她們彬彬有禮的笑臉面前,如同醜小鴨一般自慚形穢。特別是當時我初為人母,常常焦慮緊張、手足無措,老大的濕疹還特別厲害,帶給我很大壓力,因此我跟先生的關係也緊張起來。那時我整天一人在家照顧幼兒,好 渴望能跟姐妹們多多交往,彼此有透明敞開的交流、代禱,擔當重擔。但大部分的時候,我雖然與美國姐妹們在教會並肩而坐,但心卻遠隔萬裡。我在人群中,如同在曠野般寂寞孤獨。

然而當中也有極少數,樂意走上前來與我交往。Rachel師母就是其中之一。Rachel師母與眾不同。這不僅因為她是傳道人的妻子,也不僅因為她出身聲樂系,有一個動聽的好嗓子,或者是她服事時的殷勤,更因為她的灑脫、喜樂及自信。有一次在詩班,我見她把披肩的棕色捲髮梳成一個高高的馬尾,結束後和她一起出門時,我稱讚她這樣的髮型很好看,她卻笑說:“那是因為我的頭髮好幾天沒洗,只有紮起辮子才整齊一些。”

這話坦率得像孩子的言語一樣,在美國姐妹裡,我極少看到這樣的坦率。她們大都比較敏感,我曾勉強用她們半懂不懂的英文,試著跟她們搭話,卻發現一不小心就會傷了人家的感情。看到她們臉上露出尷尬和回避表情,我既莫名其妙又覺得委屈,漸漸地也不敢多說話了。

我漸漸察覺到,Rachel的坦蕩與安穩,是來自上帝的能力。那時我與上帝的關係陷入了瓶頸。我深知上帝是唯一能幫助我的那一位,但祂的愛只局限在聖經的書頁裡,在我的實際生活中,祂依然是一位高高在上、容易發怒的上帝。我渴望面對面地認識祂,真正感受到祂的愛;也渴望親眼見到祂的作為,和祂有真實的接觸;我也渴望祂撕開我的捆綁,讓我見到真光,也行在光中。

 

 

而Rachel師母的生命,恰恰證實了光的存在。她仿佛是一顆星,反射著太陽的榮光。她教幼兒班主日學時,她的一舉一動有一種感染人的活力。我能感覺到,她並不是熱衷於服事本身,像我當時懷著以服事的忙碌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或者藉著服事能多接觸姐妹這樣複雜的動機,她對誰都一樣親切,不特別靠近,也不疏遠,她只是活在耶穌面前,她向別人談起耶穌,好像談起她的老友,耶穌在她身上是活的,她的生命浸透了耶穌的喜樂和滿足。

上帝把她放在我身邊,我想要多多接觸她,渴望她也能把我帶到耶穌面前。後來教會組織姐妹小組查經,培養友誼,恰好我被安排在Rachel師母的小組,我欣喜極了。

每次聚會都比較隨意,大家一起學一本書,再聊些孩子、生活的話題,彼此代禱。參加聚會多了,我的破爛英文有了進步,漸漸從只能聽到可以分享幾句,姐妹們也極有耐心地聽我分享。

Rachel師母每次也會分享一些讀經、聽道的心得,那是聚會中我最享受的部分。她很少以師母的身份,勸勉我們該怎樣做,有時,她會說到上帝藉著某段經文提醒她認罪悔改,但她分享最多的是耶穌對她的愛及她對耶穌的愛。她用最親切甜蜜的字眼提到耶穌的十架捨命,好像是在講她的戀人,而不是我眼中高高在上、動輒因我的罪而發怒的上帝。她提到耶穌那寬廣、溫柔、忍耐、不變的愛,是如何滿足她的心靈、改變她的生命。

“God pursue us(上帝追求我們)”她常常說。她的眼神、聲音,有時會讓我不自在,我好像是闖入了她和主之間私密的內室,偷聽了他們互訴衷腸的心聲。然而她仍是自然大方地說著,並不在意她的話是否流露了太多的情感;有時她還會情不自禁唱起讚美的歌來,我們也輕聲應和;有時一邊說她還一邊給她家的baby換尿布——在她的生命中,並沒有什麼聖俗之分。

 

 

耶穌的愛從她的口中流出,成了真實的存在,常讓我焦躁的心平息下來。這樣的日子過了大半年,有一天她比平時安靜,分享代禱事項的時候,很突兀地說:“我和先生想要離開這家教會。”

什麼?我們3個都愣了。

她繼續平靜地說:“我們禱告了很久,覺得這家教會不適合我們。前些天我們偶然認識了另一家教會的牧師,他們要在小鎮大學那邊植堂,需要傳道人。請為我們禱告,讓我們清楚上帝的旨意。”

我愣愣地看著她,我唯一的光的使者,現在要離開嗎?那我呢?

Pastor David 一家終於做了決定,要離開教會。當David上臺宣佈離職的時候,下面一片譁然。不久之後,我們也離開這間呆了近5年的教會。

不久之後,因著先生工作的變動,我們離開了那個小鎮,也漸漸斷了和這些弟兄姐妹的聯繫。

最近,想起Rachel師母,我特意到網上去搜索Pastor David的名字,竟欣喜地看到,他們一家依然在服事當年上帝呼召他們去開荒建立的教會。當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他們教會的主頁,他們一家的笑臉呈現在我面前,Pastor David留起了短鬢,Rachel依然充滿活力,而3個孩子都已長成少年人。待我隨意流覽久不使用的Facebook留言,竟發現Rachel在幾年前給我寫下了滿滿兩行的“Miss you, miss you, miss you(想念你)……”這孩子氣的熱烈表達,如多年前她的表達一般,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她的笑臉在我眼前晃出來,鮮明而生動,竟無一絲歲月的痕迹。我百感交集,潸然淚下。

 

作者現居德克薩斯州,為全職媽媽。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