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西牆下發現古羅馬劇場的遺跡(賀宗寧)2017.12.01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12.01

 

在尋找了150年後,這個小劇場的發現,改變了考古學家對羅馬在公元70年佔領耶路撒冷之後情況的看法。

 

考古隊的地下支架

 

耶路撒冷在公元70年被羅馬提多將軍攻陷,徹底毀滅第二聖殿之後,到穆罕默德穆斯林軍隊佔領之間的600年,羅馬人有沒有繼續使用耶路撒冷。如果有,是如何使用的?雖然,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有些記載,但迄今沒有發現什麼考古的證據。

以色列古物署的考古學家在2017年10月13日宣佈,過去兩年他們在耶路撒冷西牆(哭牆)之下8米的下面挖掘,發現了一片過去1700年沒有人見過的廢墟。

他們的挖掘工程是在西牆男區旁邊的威爾遜拱門之下8米的地方進行。出乎他們意外的是,居然發現了一個小型的羅馬劇場。他們的工程並沒有侵佔到聖殿山。同時,在他們進行挖掘時,還加強了地板的支撐。如此,他們不會影響到猶太教最神聖的禱告地。這個工程還要進行6個月。他們認為會發現一些第一聖殿時期的遺跡。當他們結束之後,這個地下區將會開放給大眾參觀。

10月13日在地下區所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中,考古學家烏茲理博士(Dr. Joe Uziel),李伯曼(Tehillah Lieberman)與所羅門博士(Dr. Avi Solomon)指出,在威爾遜拱門下面所發現的劇場結構打開了一個前所未見的窗口,讓我們可以看到羅馬人在佔領耶路撒冷之後的公眾日常生活狀態。烏茲理說:“這個劇場建築是一個完全戲劇化的發現。”

 

西牆男區旁的威爾遜拱門

 

19世紀1860年代,一位英國的考古學家威爾遜(Charles William Wilson) 首次在這一帶尋找這樣的一個劇場。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曾經記錄有這麼一個約200到300座位的劇院存在。但150年來,一直沒有人能夠找到這間劇場的遺跡。這個劇場是羅馬人在耶路撒冷所建的一個公眾建築。

公元70年,第二聖殿以及大多數猶太人在耶路撒冷的建築,都被羅馬軍隊剷平。羅馬帝國決定另外命名為埃利亞卡毗陀利拿(Aelia Capitolina)。猶太人於公元132-136年反抗羅馬的統治。當時的皇帝哈德連(Hadrian,又名埃利由斯)大肆殺戮猶太人,並禁止猶太人進入耶路撒冷。

考古學家們將他們挖掘的各層土石,經由陶瓷及銅幣的碳14來測試。雖然測試的結果還要幾個月才能得到,但烏茲理很有把握,認為這個劇場確定是在羅馬時期的遺跡。

考古隊將繼續往下挖掘,一直到明年春天。烏茲理說,他雖然不知道會發現什麼,但是,他認為會找到第一聖殿時期的殘骸。

在星期一的記者招待會之前,掌管西牆與其他聖所的拉比撒母耳拉賓諾維奇(Rabbi Shmuel Rabinovitch)說:“我們前面還有許多考古工程需要進行。我相信,我們挖得越深,就越會找到更早期的古蹟。這樣,我們可以將猶太民族的歷史與以色列及耶路撒冷連接在一起。”這句話,明顯的也是針對今年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否定猶太人在巴勒斯坦歷史的決議而說的。

考古隊挖出的羅馬劇場遺跡

 

在威爾遜拱門之下的劇場是按照古典羅馬的形式建造。拱門可能就是劇院的屋頂。威爾遜拱門是在聖殿山附近唯一僅存,尚可見到的建築物。考古學家們說,在第二聖殿時期,這個拱門是作為進入聖殿敬拜的民眾,用來做橋樑使用。在威爾遜拱門行人路橋的下面是道路,商店及排水溝。今天,在西牆禱告的聲音可以清晰的傳到8米下的劇場遺跡。

大約在公元360年,拱門下的地區受到一次強烈地震的損害。當時在耶路撒冷的居民為了怕拱門倒塌,特意將這個地區(包括劇場)用泥土及其他東西掩蓋。這一蓋,就是1650年之久。根據考古學家所羅門所說,他們挖掘出來的銅幣最晚是公元380年所鑄。

烏茲理說,這個劇場看來還沒有完工。有些石頭應該有導向作用的還沒有完全刻好。他認為可能132-136年猶太人的叛亂干擾了這個劇場的興建。根據以色列古物署的資料,在西牆廣場附近還有其他一些那個時期的建築也沒有完工。

所羅門說,這個劇場以及其他一些挖掘出來的遺跡,顯示在第二聖殿被毀之後,聖殿山還有重要的地位。

15年前,所羅門在附近曾經挖掘出一個公共廁所。他說,在北非與歐洲(希臘、保加利亞、土耳其等地),考古學家發現在羅馬征服的城市裡都一定有四項建築:公廁,公共澡堂,劇場及神廟。在以色列也是如此。

雖然還沒有確切的證據指認羅馬人在聖殿山建立羅馬的神廟,但經由聖殿山篩濾計劃 (Temple Mount Sifting Project)所找到的羅馬軍團所有的珠寶及其他用品來看,羅馬人使用聖殿山的證據越來越多。

烏茲理說:“到底在第二聖殿被毀之後,穆斯林入侵之前,在聖殿山發生過什麼事蹟,迄今還是個謎。”他說,雖然有些人認為羅馬人在其上建造了朱比特的神廟,但還沒有任何特定的科學證據證實這件事。“但是,這個拱門還在,而且當年是當作路橋用的。所以,我們不得不認為,這個橋是要走到某處去。”

這些學者在尋找這條去第二聖殿的道路時,不小心發現了這個劇場。考古學家李伯曼說,他們開始時,只找到一些平坦的石頭。當他們到了這個現場時,還以為找到了這條路。但不久,發現這排石頭開始好像要繞彎。他們起先還開玩笑,說,難道羅馬人已經知道要蓋交通圈了麼?

後來,他們看出原來這些石頭是一個劇場的座位。李伯曼說,這下子,他們原來構想的羅馬城市完全改觀。她說:“我們突然看到了在威爾遜拱門之下是個休閒遊樂的場所。”她說,“這簡直難以置信。”

此時,他們還不完全確定,這個建築是一個有屋頂音響的劇院,還是市政廳。或者,兩者皆然。由於這個劇場的座位緊接著西牆。他們認出這個劇場的觀眾是背對著聖殿山。這也許暗示聖殿山對羅馬觀眾而言,沒有其重要性。

李伯曼說,這次所挖掘的劇場,至終會開放給大眾,作為西牆遺產基金會的“西牆隧道遊區”的一部分。

這些考古學家的發現,將在希伯來大學的“耶路撒冷及附近考古新發現”的學術會議上第一次公開發表。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