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会不是正常人能做的事!”(蔡选青)2017.11.15

 

蔡选青

本文原刊于《举目》85期和官网2017.11.15

 

有一次参加“教会建造”研讨会,与会者大多是在北美牧会的牧者和长执同工。带领人要求大家用一句简短的话,概括自己这些年教会事奉的体会。我竟脱口而出:“牧会不是正常人能做的事。”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不以为然,有人会心而笑……

天下只有一个教会,却分散在众多的堂会里。每一个堂会中有属天的成份,也有属地的成份。真真假假并存,有形无形交错。于是我们看到二千年教会的复杂,成千上万牧者的困惑……

且不从神学上来说教会的有形无形,地上具体的有形教会,都好像是半天半地、“非正常的”(不同于一般社会的)。主导著教会的规律和法则,与世上的公司、政党、组织都不同,甚至恰恰相反。例如,以失为得,以恩报怨,以苦为乐,以大为小,以敌为友,以辱为荣……

教会的牧者, 处理事情的方法,也经常“不合常理”,甚至反常理而为。例如,被误解却不能解释;被诽谤却不能还口;好心得不到好报,甚至得恶报;有属灵权柄,却要在舆论上、经济上仰赖信徒的支持;有口难言,有苦难吐,有难无人担当……于是,牧者有 离开的,受伤的,抱怨的,麻木的,随波逐流的。

一位美国牧师在牧会多年后感叹:耶稣拯救我,使我的生命度量从小人变成君子。然而,长期的牧会生涯却使我的生命度量又从君子堕落成小人,从单纯的传道人熬成左右逢源的“政客”。

牧会难,难就难在我们这些“食人间烟火”的“正常人”,将原有的生命投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生态环境而不自觉。其实,这正是上帝在地上营造的特殊的社会生态环境。借着这一独特的环境,催逼每一位真正忠心的牧者,带头走向“正常生命的死亡”。

 

 

这就好像陆生动物突然进入水中生活,其与生俱来的呼吸系统失去功能。如果学不会在水中呼吸,那么淹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这种生命的转换,不是单靠神学装备和奉献心志能奏效的。唯有仰望圣灵的大能,更新生命。

很多牧者,包括我自己,“下水”前不知激流险川,也不会水中呼吸。入水后呛水,在所难免。所以,下水前,要特别清楚上帝的具体呼召,因为只有上帝才有这种改变生命的大能,使我们学会在水中呼吸。虽然每一位信徒都要经历生命改变,但是,牧者(包括所有蒙恩、被呼召的牧者及长执同工)的改变,尤为必要和重要。上帝当年花40年时间来改变摩西的呼吸系统,不是没有道理的。

牧会,就是一种死里复活的经历。我们与上帝同工、建造上帝的家时,我们就被建造。虽然牧会难,但有一点我们可以放心、可以共勉,那就是,主耶稣已经得胜,从这一特殊的生态环境中走出来了,并且手牵手亲自带领祂拣选的每一位小牧人。我们还有什么可叹、可怕、可怨的呢?有了清楚的呼召和下水前警醒的心,就无往而不胜了。“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太》4:19)

 

作者来自上海,从事医学研究,现居美国华盛顿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