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旅行簡記(李漁岣)2017.11.17

 

李漁岣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11.17

 

一、偶遇土耳其基督徒

6月10號一早,聽到兩位在巴基斯坦被綁架的宣教士遇害,我非常傷痛,但也非常確信,兩位宣教士的死不是白白的,他們知道自己的歸宿,知道自己所走的路,且知道這條路通向何處。

此期間我正在拜訪土耳其的《啟示錄》七教會遺址,身處在穆斯林國家,更能感受到向穆斯林宣教的迫切性。

昨夜(東三區6月9號晚),我們遇見了整個土耳其為數不多的基督徒(500多名)中的一名。作為前臺負責人的他,看見我們手中聖經上面的十字架符號,立刻認出我們的身份。他平時是在網上靈修、讀經,連紙質聖經都不能用。我們這一隊基督徒的造訪給他帶來了安慰。

他更是給我們帶來激勵,與他相遇是上帝給我們的莫大禮物。尤其是當我們看到遍地的清真寺,定時而來的穆斯林祈禱廣播,齋月人們排隊領齋期食物時,這種體會更深。初代教會的肥沃之地已經變成了一片荒漠,但我們相信主已看到這一切,定有祂的時候。

二、高山上的聖母堂

這趟旅行我們就是懷著如此一種複雜的情感。嚮導為我們安排了探訪高山上的聖母堂,參加晚禱。在去之前,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就是靈裡的不安寧,可到了聖母堂,這個位於山上的20平米的小教堂,是為記念耶穌的母親馬利亞而建,據說是馬利亞餘生生活的地方。

當我一進入聖母堂,安寧的靈一下子沖進心裡,心一下變得平靜。修女們反復地吟誦晚禱文,感恩與聖潔的淚水在我的眼裡湧出。我巴不得主看見我們腳踏之地的光景,祂快快地回來。

離開土耳其時,看著雲層下這片曾蒙主眷顧,使徒教會遍佈的土地,我深深地感到一種時代的迫切性。無論人們怎樣評價這片土地,或歪曲或力挺,我們的主祂從不忘記,祂尚留餘種給這片土地。

不只是我們這群中國人關注著這片土地,還有一切親歷過主在歷史中作為的基督徒,也關注這片土地。想起那些與我們同行的參觀者,他們帶著盼望和期待,雙手觸摸索菲亞大教堂遺址裡的墻壁。

這座曾是小亞細亞教會種子的使徒教會,遭遇清真寺改造,聖像被塗抹和毀掉,如今又因政策被修繕作為遊覽的博物館而存在著,裡面的巨型伊斯蘭教標誌和重見天日的聖像相對照,形成一種特殊的共存模式,讓我們這些遊歷者不禁倒吸一口冷氣,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對峙,和當下中東地區ISIS對基督徒的迫害,形成一種現實的寫生效果。

 

三、為耶路撒冷求平安

6月16日晚,我和我們團隊正在哭墻禱告。在大馬士革發生槍擊事件,ISIS組織襲擊以色列員警,造成一名年僅20歲的女警喪命,兩名組織人員當場命喪,路人受傷。我們為耶路撒冷祈禱平安,更為主的再來祈禱,我們處在這混亂的時代,確實要更加地警醒。

當我一眼望去,聖殿遺址上矗立著金頂清真寺,聖殿東門遺址被緊鎖,穆斯林的墳墓密密麻麻堵在東墻腳下,我的心是顫慄的,不是仇恨,不是悲痛,而是一種被深深的激勵。耶穌祂親背十字架,為的是要我們追隨祂,為的是要讓我們做門徒的榜樣,讓更多的人背起十字架跟隨祂,更深地認識祂。

無論何種境況,歷世歷代的聖徒已經作了最好的榜樣。土耳其士每拿城的聖·坡旅甲教會仍然在使用,這是聖徒留下的餘種。想起這位80歲為主殉道的聖徒,他的遺言至今激勵著我們:主從未虧待過我,我怎能背叛我的主呢!

蒙主恩20多年的我從未被主虧待過,短暫的旅行使我靈裡深處被激勵,讓我深信勇敢與信心並存,恩典與神蹟並存!

 

作者來自山東,現居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