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的界限——不用交别人的帐(郭易君)2017.11.29

 

郭易君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7.11.29

 

2012年底我在美国,正是灵魂非常黑暗的一段时间。这一年,我的教会生活非常差:由于经常出门布道,我几乎没有多少本地教会生活。

虽然上帝使用了我作为“接生婆”,见证了许多灵魂的得救,但是我内心的苦毒,却与日俱增——被上帝使用的,未必是被祂祝福的;法老王也被上帝使用,但最后却是刚硬和灭亡!而在基督里真正的丰富,未必与一个人做了多少事情有关。

苦毒的原因

当时,使我内心陷入苦毒的原因有3点:

一是,我不理解,我的个人属灵导师(一位韩国宣教士),他也是为我写CIU(编注:哥伦比亚国际大学)推荐信的校友,为何他会在教会中用政治手腕排除异己?为何上帝对他的做法无动于衷?

如果上帝是公义的,祂为何容许他搞个人崇拜,把所有的人和资源拢到自己手里,而不是引向上帝?为什么这位宣教士强制性地不允许我们的好朋友与我们联系,躲避我们如同瘟疫?

二是,我对哥城本地华人教会一锅粥般的结党纷争深恶痛绝!

当我看到,为什么信主几十年,而且都是服事教会的元老,却背后互相诋毁,而不是彼此建造?为什么这些同工对待彼此表面一套,却背后一套?为什么本地有如此多的华人,教会却一直对新移民植堂事工无动于衷,反而把精力都内耗在无谓的表面人际关系上?

这些心中的疑惑,使我对教会深深地失望!

三是,当时CIU正在进行各项改革,学校把许多精力投入到本科教育上,而对神学院重视不够。加上许多信仰生命很好的老教授有的去世,有的调走,我开始对这所学校的校长非常不满,并且怀疑他的领导能力。

我甚至曾在华人神学生团契上,公开质疑学校花几百万美金,建一个使用率不高的美丽操场,却不愿意花一分钱修一条泥泞的小路!

这种不满的情绪影响了我的学业:我不想继续读书了,我想退学;也影响了我的家庭,我常常处于闷闷不乐中,徒然增加我妻子的痛苦。

虽然学校的环境非常美,但是一个人的心若是被乌云罩住了,这美怎么能感受得到?我不想和人交朋友,也不想说话,大部分时间,我只想一个人待着——我不想祷告,也不想赞美,就希望世界上没有我这个人。

我仿佛是在经历约拿被吞到了鱼肚子里的那三天三夜,感觉暗无天日!

 

 

感恩节的悔改

那年的感恩节晚上,我和妻子哪儿都没去。学校里空空荡荡的,本国的学生都回家过节去了,国际学生也都有各种旅行计划。妻子在家里补各种作业,我一个人在校园里瞎晃荡。

来到了学生中心,空无一人。我打开信箱,看到我的信箱里有一个信封,信封里有80多美金的奉献,其中1块和5块的居多,挺厚的一小沓,还有一封信,内容是说这钱是学校的教授和行政人员给国际学生捐的,祝福大家有一个丰盛的感恩节云云。

那一刻,我突然之间觉得很温暖,我开始跪在学生中心的地毯上祷告,一开口,眼泪就止不住了,圣灵提醒我认罪悔改:我想做别人的主,但只有上帝是他们的主,而且我骄傲自大,想坐在审判的位置上。

圣灵也提醒我,我只需要做自己的事,交自己的帐。

我不需要为那位韩国宣教士向主交帐,他要自己向主交帐;我不需要为当地的华人教会向主交帐,我不是他们的牧师;我也不需要为CIU向主交帐,因为我不是校长,而是一名学生。

我越界了,我吃主给我的饭,操的却是别人的心;我自己的园子却没有好好的打理。我真是愚昧啊!

悔改之后,我很快便找到被我的抱怨和苦毒传染的几个朋友,我向他们道歉并悔改。感谢主恩,竟然有几名华人神学生和我一同向主悔改,离开恶道。

这件事情过去很久了,但是其属灵教训确是如此深刻。正如经上所记:“他们都照个人所行的受审判”(《启》20:13)。我们只向主交自己的帐,不用交别人的帐!

 

作者为80后牧师,现在北京植堂建立教会。2011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国际大学神学院,在读神学时参与植堂,2016年回国事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