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菜罈——如何培育“Me世代”(王有芬)2017.12.13

王有芬

本文原刊於《舉目》87期和官網2017.12.13

 

過去近30年,我觀察了多個北美華人教會和白人教會,發現最嚴重的問題之一是老化。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嬰兒潮中出生的人,全都垂垂老矣!那麼,這個時代的年輕人都去哪裡了?到底教會出了什麼問題,留不住年輕人?

為了培育全新的“Me世代”(定義容下詳述),經過禱告,我們洛杉磯信義會榮耀堂,確立以“福音為基礎和方法”為牧會理念,懷著生養下一代的負擔,以亦師亦友的方式,和Me世代同行,給他們身教和指引,讓Me世代明白如何委身跟隨主耶穌,活出基督的生命。透過牧養和訓練,以“生命影響生命”,把信徒培育成為門徒。

何謂Me世代

“Me世代” (Generation Me)一詞,由美國心理學教授珍·特吉(Jean M. Twenge)提出,用以稱呼1970年代後出生的人。特吉博士分析累計60年、超過130萬人次的問卷調查後發現,這些人的生長環境,使得他們從小感到自己比其他人重要。他們以自我為中心,自然而然地認同自己。這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世代,所以稱為Me世代(註1)。

Me世代活在“後現代”(The Postmodern Era),反對理性主義、科學實證主義,採用相對主義與多元主義,強調“不確定性”、“非中心性”、“非整體性”、“非連續性”……一方面將“我”推到極盡,一方面“我”卻拒絕負任何責任。“我”變成了真實的全部:一切經驗,一切感覺,一切理性活動,一切對世界的認知,全部源於“我”的意識,也全部在“我”的意識內發生。所謂外在的世界,只是“我”的意識產物。世界是由“我”建構的,其中的秩序法則,也是“我”的意識的想像(註2)

麥拉倫提出後現代的5個核心價值(註3)︰

  1. 懷疑確據。
  2. 對背景和脈絡敏感。
  3. 喜歡輕鬆、幽默。
  4. 注重主觀經驗。
  5. 注重和睦的多元包容主義。

 

 

泡菜罈理論

面對這樣的Me世代,我們榮耀堂建造了一個彼此接納、彼此相愛、彼此扶持、彼此代禱、彼此饒恕的環境。大家一同吃飯、一同喜樂、一同哀哭、一同禱告、一同敬拜、一同突破……在這樣一個安全的環境中,Me世代可以健康地成長,學習無私互愛、真誠分享、犧牲付出等等,實踐聖經吩咐的“彼此相愛”。

好的團契環境非常重要,可以讓人同行天路、相互尊重、激勵、督責、服事,在和睦中彼此建立德行。我們教會牧師常常提到“泡菜罈”理論——好像醃漬泡菜一般,將罈內的百味莖瓜果菜全浸泡在滷水中,讓泡出的汁液相互沁漬。於是原先的白菜、蘿蔔等等的生味、嗆味、澀味,都變成了可口香醇的泡菜味,酸中帶鹹、鹹中帶辣、辣中帶麻。白菜雖還是白菜,但已不是原來的白菜;蘿蔔雖還是蘿蔔,但已不是原來的蘿蔔。都比原來更美味、更豐富。

團契這罈“泡菜”,共同的味道是主耶穌的味道!當門徒失去自己的部分味道,不再是原先的自己時,卻共同擁有了更豐富的味道。這應驗了“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這正是我們團契進行門徒培訓時,經常遇到的驚喜。不是由一個人改變一群人,因為並非每一個人都能像主耶穌一樣有能力。而是一群人服在主耶穌的權柄下,聖靈居中運行,成員互相影響,不知不覺中相互感染、潛移默化、逐漸更新。一段日子後回頭看,到底是什麼時候脫胎換骨了,連自己都不知道!這才是最妙之處!

這種泡菜罈式的門徒培訓,一旦進入良性循環後,會逐漸形成非常屬靈的門徒小組氛圍,塑造出符合聖經的群體。成員的性格會改變,原先的敏感自卑、驕傲狂妄、急躁蠻橫、自以為義、爭競猜忌、批評論斷……漸漸地消褪,變成了柔和謙卑、平安喜樂、包容大度、體貼捨己、陽光自信。

這是在“泡菜罈”中互動激盪,被聖靈光照,被十字架破碎,被主愛更新的結果。培訓第一批門徒的時候,牧師和傳道人以自身形成了這樣一個美好的環境。培訓第二批門徒時,傳道人加上第一批門徒,形成了環境。代代相承。泡菜罈中雖然白菜、蘿蔔不斷更新,但滷水不換,香味愈濃。

 

 

生命互動建造   

泡菜罈式的門徒培育,帶來生命互動式建造。在這樣的環境裡,門徒開始了生命改變的第一步——探視內心,由裡而外地改變。在改變之前,必須有面對自我真相的勇氣。然後,在主面前降服。

降服,不是基督徒“最好”的生活方式,而應是“唯一”的生活方式。保羅說:“我們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悅。”(《林後》5:9)當人向上帝說“阿們”時,就是最有智慧的時刻。當肉體徹底失敗在上帝面前時,就是人最大的得勝。

我們教會的一位信徒這樣寫道:

2011年底,我來到美國,找到信義會榮耀堂。上帝帶領了我走出原有的價值體系,拋棄了不義的生活方式。這個過程很慢,卻讓我一步步地健康起來。

在我信靠主的同時,主也給我很大的自信心。祂用大能的手托住我,讓我在大量的愛中,慢慢改造自己原本低落和脆弱的自我形象。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我的自信心建立起來了。

我因為對主的信心,明白了自己是被主所揀選的,是上帝的孩子,是有君尊的祭司,是有能力的,是對別人有幫助的,是可以不為世俗價值體系所左右的。“耶穌基督的門徒”這一個榮耀的身份,蓋過世上任何其他的任何榮耀,讓我真切地感到生命的價值,也讓我有了巨大改變。

因為自我形象的翻轉,我和人交往時,變得非常有自信,變得擅長與人交流、溝通,對人更加寬容、體諒。我的社交形象大為改觀,朋友越來越多,對周圍的人有更大的影響力。我獲得了與人交往的快樂。

結語

聖經中的門徒造就,不只是一系列的課程,不只是一系列的訓練教材,而是上帝藉著祂忠心的僕人,以成熟的屬靈生命帶領生命,就如耶穌以生命領導跟隨者。

門徒訓練當效法主耶穌,與聖靈同工更新改變生命,培育門徒全面成長,成為合上帝心意的人。要為Me世代提供健康的環境,是可以互動的環境,讓Me世代得到塑造,得以蛻變和成長。

今日的教會,面對Me世代的需要時,要有適宜的作法,方能共創新時代!

註:

  1. 珍‧特吉《Me世代——年輕人的處境與未來》,曾寶瑩譯(台北︰遠流出版社,2007),28-29。
  2. 余達心《淺釋後現代》,《教牧分享》(2006.5),1。
  3. 麥拉倫《教會大變身——後現代教會發展新思維》,蔡安生譯(台北︰校園,2005),205-209。

 

作者為正道神學院教牧學博士,信義會榮耀堂師母/傳道人。對校園事工、職場青年事工有負擔。致力於聖經教導與門訓和協談輔導。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