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菜坛——如何培育“Me世代”(王有芬)2017.12.13

王有芬

本文原刊于《举目》87期和官网2017.12.13

 

过去近30年,我观察了多个北美华人教会和白人教会,发现最严重的问题之一是老化。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婴儿潮中出生的人,全都垂垂老矣!那么,这个时代的年轻人都去哪里了?到底教会出了什么问题,留不住年轻人?

为了培育全新的“Me世代”(定义容下详述),经过祷告,我们洛杉矶信义会荣耀堂,确立以“福音为基础和方法”为牧会理念,怀着生养下一代的负担,以亦师亦友的方式,和Me世代同行,给他们身教和指引,让Me世代明白如何委身跟随主耶稣,活出基督的生命。透过牧养和训练,以“生命影响生命”,把信徒培育成为门徒。

何谓Me世代

“Me世代” (Generation Me)一词,由美国心理学教授珍·特吉(Jean M. Twenge)提出,用以称呼1970年代后出生的人。特吉博士分析累计60年、超过130万人次的问卷调查后发现,这些人的生长环境,使得他们从小感到自己比其他人重要。他们以自我为中心,自然而然地认同自己。这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世代,所以称为Me世代(注1)。

Me世代活在“后现代”(The Postmodern Era),反对理性主义、科学实证主义,采用相对主义与多元主义,强调“不确定性”、“非中心性”、“非整体性”、“非连续性”……一方面将“我”推到极尽,一方面“我”却拒绝负任何责任。“我”变成了真实的全部:一切经验,一切感觉,一切理性活动,一切对世界的认知,全部源于“我”的意识,也全部在“我”的意识内发生。所谓外在的世界,只是“我”的意识产物。世界是由“我”建构的,其中的秩序法则,也是“我”的意识的想像(注2)

麦拉伦提出后现代的5个核心价值(注3)︰

  1. 怀疑确据。
  2. 对背景和脉络敏感。
  3. 喜欢轻松、幽默。
  4. 注重主观经验。
  5. 注重和睦的多元包容主义。

 

 

泡菜坛理论

面对这样的Me世代,我们荣耀堂建造了一个彼此接纳、彼此相爱、彼此扶持、彼此代祷、彼此饶恕的环境。大家一同吃饭、一同喜乐、一同哀哭、一同祷告、一同敬拜、一同突破……在这样一个安全的环境中,Me世代可以健康地成长,学习无私互爱、真诚分享、牺牲付出等等,实践圣经吩咐的“彼此相爱”。

好的团契环境非常重要,可以让人同行天路、相互尊重、激励、督责、服事,在和睦中彼此建立德行。我们教会牧师常常提到“泡菜坛”理论——好像醃渍泡菜一般,将坛内的百味茎瓜果菜全浸泡在卤水中,让泡出的汁液相互沁渍。于是原先的白菜、萝卜等等的生味、呛味、涩味,都变成了可口香醇的泡菜味,酸中带咸、咸中带辣、辣中带麻。白菜虽还是白菜,但已不是原来的白菜;萝卜虽还是萝卜,但已不是原来的萝卜。都比原来更美味、更丰富。

团契这坛“泡菜”,共同的味道是主耶稣的味道!当门徒失去自己的部分味道,不再是原先的自己时,却共同拥有了更丰富的味道。这应验了“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这正是我们团契进行门徒培训时,经常遇到的惊喜。不是由一个人改变一群人,因为并非每一个人都能像主耶稣一样有能力。而是一群人服在主耶稣的权柄下,圣灵居中运行,成员互相影响,不知不觉中相互感染、潜移默化、逐渐更新。一段日子后回头看,到底是什么时候脱胎换骨了,连自己都不知道!这才是最妙之处!

这种泡菜坛式的门徒培训,一旦进入良性循环后,会逐渐形成非常属灵的门徒小组氛围,塑造出符合圣经的群体。成员的性格会改变,原先的敏感自卑、骄傲狂妄、急躁蛮横、自以为义、争竞猜忌、批评论断……渐渐地消褪,变成了柔和谦卑、平安喜乐、包容大度、体贴舍己、阳光自信。

这是在“泡菜坛”中互动激荡,被圣灵光照,被十字架破碎,被主爱更新的结果。培训第一批门徒的时候,牧师和传道人以自身形成了这样一个美好的环境。培训第二批门徒时,传道人加上第一批门徒,形成了环境。代代相承。泡菜坛中虽然白菜、萝卜不断更新,但卤水不换,香味愈浓。

 

 

生命互动建造   

泡菜坛式的门徒培育,带来生命交互式建造。在这样的环境里,门徒开始了生命改变的第一步——探视内心,由里而外地改变。在改变之前,必须有面对自我真相的勇气。然后,在主面前降服。

降服,不是基督徒“最好”的生活方式,而应是“唯一”的生活方式。保罗说:“我们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悦。”(《林后》5:9)当人向上帝说“阿们”时,就是最有智慧的时刻。当肉体彻底失败在上帝面前时,就是人最大的得胜。

我们教会的一位信徒这样写道:

2011年底,我来到美国,找到信义会荣耀堂。上帝带领了我走出原有的价值体系,抛弃了不义的生活方式。这个过程很慢,却让我一步步地健康起来。

在我信靠主的同时,主也给我很大的自信心。祂用大能的手托住我,让我在大量的爱中,慢慢改造自己原本低落和脆弱的自我形象。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的自信心建立起来了。

我因为对主的信心,明白了自己是被主所拣选的,是上帝的孩子,是有君尊的祭司,是有能力的,是对别人有帮助的,是可以不为世俗价值体系所左右的。“耶稣基督的门徒”这一个荣耀的身份,盖过世上任何其他的任何荣耀,让我真切地感到生命的价值,也让我有了巨大改变。

因为自我形象的翻转,我和人交往时,变得非常有自信,变得擅长与人交流、沟通,对人更加宽容、体谅。我的社交形象大为改观,朋友越来越多,对周围的人有更大的影响力。我获得了与人交往的快乐。

结语

圣经中的门徒造就,不只是一系列的课程,不只是一系列的训练教材,而是上帝借着祂忠心的仆人,以成熟的属灵生命带领生命,就如耶稣以生命领导跟随者。

门徒训练当效法主耶稣,与圣灵同工更新改变生命,培育门徒全面成长,成为合上帝心意的人。要为Me世代提供健康的环境,是可以互动的环境,让Me世代得到塑造,得以蜕变和成长。

今日的教会,面对Me世代的需要时,要有适宜的作法,方能共创新时代!

注:

  1. 珍‧特吉《Me世代——年轻人的处境与未来》,曾宝莹译(台北︰远流出版社,2007),28-29。
  2. 余达心《浅释后现代》,《教牧分享》(2006.5),1。
  3. 麦拉伦《教会大变身——后现代教会发展新思维》,蔡安生译(台北︰校园,2005),205-209。

 

作者为正道神学院教牧学博士,信义会荣耀堂师母/传道人。对校园事工、职场青年事工有负担。致力于圣经教导与门训和协谈辅导。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