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會

雪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近年來,從國內到海外,不時地聽到同學聚會的故事。有自己同學的,也有別人的同學的。有歡笑,有眼淚,等等,甚至還聽到一首打油詩,描述同學聚會帶來的舊情復燃、紅杏出牆等造成的婚姻破裂:“同學會、同學會,拆散一對算一對……”

       聽到這首打油詩後,我心裡感歎。來美國快20年了,以前總擔心離開故土太久,自己會變成邊緣人,不中也不美。而今看來,我已不是邊緣人,而完全是局外人了,已經不能理解這樣的同學會了。

       幸運的是,不是所有的同學會都這樣!上個週末,我去參加了丈夫的高中同學聚會,聽到了許多催人淚下的故事。

彈指一揮間

       我先生是亞特蘭大的“古董”。他生命歷程的每一站,都是同一個站名,“亞特蘭大”。出生,成長,讀書,工作,婚姻,家庭,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在亞城。

       他們的高中同學聚會,就選在亞城美麗的石頭山公園內(Marriot Evergreen Resort)。聚會的主題是,“戰勝人生旅途中的高山”。

       大家報到後,都領取了一個掛牌,上有每個人的名字,及當年高中畢業時的照片。幾十年未見面的老同學,不少人只能憑著掛牌上的黑白照片喚回記憶。人人的臉上都刻有高山蒼海的記錄,對照著照片上十七八歲青春洋溢的面孔,真讓人感慨歲月如梭,幾十年彈指瞬間!

       他們高中畢業時,舉辦過一個Baccalaureate Service(畢業禮讚,又稱大學畢業感恩崇拜),主題是“讚美神”。同學聚會的第一天,他們就以同樣的主題,再度舉辦了感恩崇拜——當年是朝氣蓬勃的 少年分享青春的夢、人生的理想,伴以充滿希望和信心的祈禱,而今則是已過中年、頭髮灰白的同學,分享珍藏的記憶,暢談人生的苦難和上帝的恩典!
Ray的故事

       一個同學,Ray,幾十年,和妻子照顧天生植物人的女兒及生病的岳母。是的,幾十年,他們一天一天地走了過來。他辭掉了大公司的高薪職位,在家中開了一個公 司,這樣他可以照顧女兒及岳母,減輕妻子的負擔。他說,上帝通過他的女兒及岳母,讓他們夫婦及家中其他的孩子,學會什麼是愛,什麼是忍耐,什麼是信心。每 一天,他們的日子都是靠著上帝走過來的。

       他還說,岳母已去了天堂,女兒仍在他們的愛中生活。但他們不擔心,將來有一天他們去了天國,女兒會怎樣。這幾十年,上帝沒有丟棄他們,將來也不會丟棄他們的女兒!多麼堅定的信心!

輪椅上的Marva

        另一個同學Marva坐在輪椅上的分享,更是讓我流淚。10年前,Marva被診斷為腦腫瘤,手術雖然保住了她的生命,但她得從頭如嬰兒一樣學習坐、立和走路。直到今天,她也只能走幾步。

        幾年後,當她還在學習挪步子的時候,她的女兒也患了腦腫瘤。全家再次經歷同樣的苦難歷程。她先生被折騰得夠嗆。除了工作外,他成天忙於照顧兩個心愛的家人。當女兒手術後,病情漸漸穩定時,癌症的魔手卻伸向了他自己。直到今天,他還做化療……

        我的心在痛,我的淚在流。神啊,為什麼?當我這樣質疑的時候,Marva為我們朗誦了她用心血和淚水寫的讚美詩:

       為什麼?為什麼不?
有時,我們會問:為什麼?為什麼是我?
也許,我們應該問:為什麼不是我?
如果我走在主走的路上,是否意味一切都順利通暢?

       當我感到痛苦敲擊著胸膛,
是否想到,我的主如何承受釘手腳的錘鎯?
當我哭訴疼痛是如何難以承當,
是否想到,我的主如何戴著荊棘的頭冠?

       難道不是為了你和我,
他才走上了去骷髏地的路,
讓我們的罪,把他的手腳釘上?……

       在那最痛苦的時候,我的主也向父祈訴:
“如果可能,請拿走我手中的這杯苦酒……
但無論如何,父啊,我要成就您的願望!”
所以,跟隨我的主,勝利在望。

        聽來雖然簡單,
但多少年的悲傷,多少的淚水,
才讓我不再問“為什麼”。
跟著主走,直到天堂!

        Marva就這樣,用自己的苦難頌揚主的恩典,讓我們心痛的淚,變成了感恩的泉水!
我的高山是我自己

       我先生也是上台分享的人之一,因他當年是畢業典禮上的學生致詞人。為這短短的演講,他準備了好幾天。以前他回家,總是打開電視,翹著腳看節目。那幾天,電視機也不開了,一有時間,他就翻開床頭的聖經,不斷地查找經文。

       但是,當天聽了其他幾個同學的分享後,他只講了簡單的幾句,從原計劃十分鐘的演講,減到了兩分鐘。他在幽默的開場白後,說:“和同學們攀過的高山相比,我的 生活道路是太平坦了。我的高山是我自己。直到7年前,我才真正認識到,生命的意義和目的,在於盡力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榮耀上帝……”

       這幾天的同學聚會,不僅先生很開心,我和女兒也很開心。先生同他在高中的兩個老搭檔在一起,開口便是笑話和喜劇。他們說,他們三人在高中總幹壞事。例如把同學的車挪到樓道裡,把煤灰桶掛在教室門上,等等。因他們都是成績很好的學生,老師從沒有懷疑過他們。

       他們三人在一起就是一台戲,讓我們這些家屬笑得前仰後翻。我們直說,一定要經常聚會,不能一隔就是幾十年。

Letrelle的告別詩

       兩天的聚會,多少的眼淚和歡笑,但更多的是祝福和鼓勵,是上帝的愛和恩典,讓每個人在離開的時候,內心充滿了信望,對未來的“高山”,不再是悲歎和畏懼。

       同學Letrelle,創作了告別晚會上的祈禱詩:

       生命在繼續,我們都得面對一座又一座的高山──
高的,深的,陡的,峭的……

       我們知道,我們知道
不都是平坦順暢。
我們知道
有林蔭小徑,也有懸崖峭壁。
有驚喜,也有悲歎。
有點燃燭火的歡笑,
有秋天收割的喜慶,
有一年又一年的學習,
有一年又一年的錯誤和磨難。
更有溫暖的手為我們抹去眼角的淚,
捧著我們受傷的心……

        我心深處,總在呼喚
我走向何方?
一個聲音,從纖弱到呼喊:
“請伸開雙臂,迎接這個禮物──
上帝祝福我們,我們每個人!”
……

       讓我們今天的讚美,
跨入將來所有的日子……

        我在此為所有的同學聚會祈禱:讓每一個同學聚會,都充滿上帝的祝福,和對未來日子的信望!

作者來自雲南昆明,現住在亞特蘭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