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下挽別

沙柳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主的僕人陳廉秀,也就是張谷泉牧師的妻子——張師母,於2009年7月24日傍晚7點,在新疆烏魯木齊家中離世安息,享年95歲。

       7月26日,張師母生前的西北靈工團同工和教會的兄弟姐妹近300人,為她舉行了追思禮拜。

把嫂子帶上吧

        張師母的本名叫陳廉秀。1915年生於山東昌邑。自幼裹腳。1932年嫁入張谷泉家。1936信主蒙恩。跟著識字班認字。1940年生下女兒。在張谷泉牧師到濰縣期間,她在家侍奉公婆,料理家事。

       張師母回憶道:“1948年,我家裡的聖經被沒收。因為信主,土地和房子也被沒收。女兒玉珍也被接到靈修院上學。我就到了濰縣靈修院。

        “我剛到靈修院一個禮拜,軍隊就圈起了濰縣,開始攻打。這種條件下,仍有9個人受感動,要去新疆傳福音。聖經學院的學生和護士學校的學生,都抱在一起,哭著禱告,依依不捨,結果,這些要去新疆的人,錯過了上午11點鐘的飛機——那是最後一班飛機。

        “過了幾天,聖靈感動他們,他們就背著書包,裡面裝著聖經和詩歌本,離開濰縣,走路前往青島。

       “第二天,我帶著幾個孩子,跟著聖經學校的人,坐著馬車,也前往青島——我在濰縣時,我丈夫張谷泉因為吐血,正在青島養病。等我到了青島了,他卻已經去了南京。

        “我到了青島一禮拜後,那群走路的也到了青島了。我說:‘我也去新疆!’他們就說:‘把嫂子帶上吧!’”

河兩邊都打槍  

        就這樣,1948年,張師母攜帶女兒,隨從靈修院的工人前往新疆。那時,張牧師已經到新疆了。路途上,經常是河這邊在打槍,河那邊也在打槍。

        “我們出門時,穿著單衣。他們說:‘過烏梢嶺冷得很。’他們給我們7個人每人一件毛衣。我們感動得不得了。又不敢說。

       “我想我啥也不是,我去新疆能幹什麼?就禁食5天,去明白主的呼召。”

       1948年8月,張師母一行人到達烏魯木齊市,住在明德巷的明德堂(明德堂:40年代中期,李開煥、翟明霞夫婦帶領聚會。新疆省主席張治中撥款,購買了明德路的30多間土坯屋子,建立了禮拜堂)。

        禮拜堂人多,住不下。張師母和孩子就睡在院子裡。後來張谷泉牧師到哈密建造禮拜堂,於是1949年3月,張師母和孩子也去了哈密,在哈密一直住到1950。

心裡唱出的歌

       1951年,張師母住在疏勒教會。1953年,她到了烏魯木齊,帶女兒上中學。1954年,張谷泉牧師在烏魯木齊監獄接受復查。1956年9月21日,張牧師殉道。張師母料理了張牧師的後事。

       接下來的日子,師母一直探訪、照顧著被抓去勞改的西北靈工團的工人。張谷泉牧師留下的事工,師母接著擔當。

       張師母敘述當年的光景:

       “當時公安寫一個罪證書,說西北靈工團是特務組織,張谷泉是特務頭子,還逼著一個小弟兄簽了名。這麼,張牧師被戴上腳鐐手銬,關押起來了。

       “後來,張谷泉、李道生、李天存、趙西門、姚榮天、李元奎,都從喀什監獄,調到烏魯木齊監獄,等待案子復查。1956年9月,當局叫我去監獄看張牧師。我在星期天看到他的,到了星期四,人就死了。

       “他一心就想著報答主恩。他老唱這樣的歌:‘我願意為主流淚、流汗、流血,把一切榮華富貴撇下。我留下的寡婦孤兒,你必看顧。’”

       張師母說到這裡,唱起這一段歌。她聲音顫抖地唱道:“我願為主流淚、流汗、流血,把一切榮華富貴撇下……我留下的寡婦孤兒,你必看顧。”

        我們哽咽了。這是從張師母的心裡唱出的歌,她從未怨自己至愛的丈夫把她們母女撇下。張師母低聲說:“他這麼唱,主也這麼成就。”

牧道上的小腳

        50年代起,西北靈工團的成員,就被關押了,受審了,也發配勞改了。60、70年代,還不斷有弟兄姐妹來勞改隊服刑。張師母一直做著探訪工作。她的探訪安慰了眾人的心。在孤獨裡、受傷中的弟兄姐妹,得到了極大的溫暖。

        烏魯木齊附近的勞改隊,都在荒郊野外。沒有大路可走,僅有一些牲畜踩踏出的牧道,都是在深草叢裡。

        張牧師、師母的女兒張怡說:“我媽每兩週一次,步行去離家很遠的勞改隊,看望弟兄和姐妹。出去一趟,只能看望一個人。回到家就很晚了。”

        張師母的腳,在幼年就纏裹了,已經變形;沒有大路可走,也沒有車輛可乘坐。張師母就這樣拎著吃的、用的東西,走路去看望勞改隊裡的弟兄、姐妹。

        她去看望董淑貞姐妹的時候,勞改隊的管理人員問:“董淑貞和你什麼關係?” 張師母說:“是我妹妹。”

        去看望趙西門弟兄時,勞改隊的管理人員又問:“他和你什麼關係?”張師母說:“是我弟弟。”

        勞改隊的管理人員覺得奇怪:“你的弟弟、妹妹都不是同一個姓?”後來,他們才知道,張師母看望的勞改人員,都是靈工團的兄弟姐妹。

        鞏守仁在烏魯木齊監獄,得了半身不遂。監獄通知張師母當擔保。張師母就把他保了出來,安排在明德堂住下,然後通知他在甘肅的家人──兒子、妻子,到烏魯木齊來接他。

殉道者的名字

        每年的清明節,張師母和女兒會到東山公墓,掃墓追思。

         我們詢問那幾乎被遺忘了的殉道者的名字。我問張怡:“孫新明、劉德民二人,是在1957年聚會時被捕的。你父親殉道,是1956年9月。你父親的事情,他們倆都知道吧?”

       “知道。”

       “所以,他們知道自己面前的代價,他們還堅持?”

       “是的!”

        明知張谷泉牧師已經殉道,明知還有危險,都沒有動搖孫新民、劉德明的決心。他們心裡準備好了……他們繼張谷泉牧師之後,於1960年殉道。

        西北靈工團在新疆的殉道者共5人:黃天華,張谷泉,文沐靈,劉德明,孫新民。

       主啊,你的名配得榮耀!見證你道的人有福了!

       我們知道我們信的是誰!

在每一個黎明

        在20世紀80年代開始,福音在中國復蘇。

        無論在南疆,還是北疆,無論在哈密、吐魯番地區,還是烏魯木齊、沙灣等地,西北靈工團的工人,及其後代子孫,都不斷地為主開荒、撒種、收割……

        而張師母,不論是在冬秋濃霧、寒流緊鎖的黎明,還是春夏飄著鳥語花香的清晨,她都在主的面前,為新疆祈禱,為正在成長的羊群、牧人祈禱。

       誰認識這位蹣跚在清晨小路上的師母呢?一雙幼年纏裹的小腳,走在主的身邊,一路輕聲細語,一路祝福著腳掌所踏的大地。

        那綿延了半個多世紀的禱告,那裡面流淌的眼淚,都化作寶座前的裊裊的馨香。

        2009年7月是多事的7月。憂傷的事纏繞著美麗的烏魯木齊,人心還在忐忑之間。7月24日傍晚北京時間7點,張師母離世安息,享年95歲(虛歲)。

作者現住中國貴州。中國西部知名詩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