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是哪一國?(彭書睿)2018.02.02

 

彭書睿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02.02

 

“若要瞭解上帝的心意,我們需要一本攤開的聖經和一張攤開的地圖。”——威廉克理,印度宣教先驅

“To know the will of God, we need an open Bible and an open map.”— William Carey, pioneer missionary to India

 

當我在翻譯Prayer Cast 2017年度的回顧影片時,看到幾個好像很熟悉的事件,譬如:在位37年的辛巴威總統穆加比下台;美國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大型槍擊事件;北韓飛彈試射;宗教改革500年;還有iPhone 問市10週年,以及Trump 成為美國總統。

但也有很多我根本不知道發生,卻是影響世界某些地區的重要事件。譬如:羅馬尼亞的大型反貪示威;馬爾地夫自由派部落客遭刺殺;阿富汗喀布爾的外交特區遭炸彈攻擊;哥倫比亞革命軍繳械;秘魯土石流造成72人死亡;還有庫德斯坦獨立公投。

這裡面的事件,可能會影響到長久的區域地緣政治生態,或對於受難地區來說,是不得了的大事。

我“有感嗎?”如果我們誠實的問自己,答案也許是否定的。因為不管是地理位置或心理位置,都距離我們遙遠,或因聖靈在心裡催逼,聖經在指引使命,我們好像需要為失喪的靈魂得救來禱告,卻不知道“萬國”是哪一國?那20億“萬族萬民”在哪裡?不丹、汶萊、斯洛伐克、車臣、蘇丹、阿爾巴尼亞、貝理斯、喀什米爾、葉門、北韓、沙烏地,一個比一個更陌生的名字,一個比一個更陌生的國族。

更真切的是,如果光是用數字來看普世宣教的需要,這種急迫性絕對沒有比近身的議題來得懇切,就算雞毛蒜皮,也好過天馬行空。教會空間不敷使用,需要改建,需要拓植,需要奉獻;課輔班、烘焙班、小組長訓練、成人主日學、裝備造就,事工愈來愈多元,需要更多人力物力的投入……這些都是一個積極成長與轉化的健康教會,必須排在優先的年度計畫與預算之中的。宣教?我們有社區福音行動啊,我們暑假有派短宣隊啊,那年我們還有接待宣教士啊,做的還不夠多嗎?!

若從一個單純微觀的論述來觀察“宣教運動”,是沒有骨肉的,因為看到的,只是我們自己。只有更博觀的胸懷,才會對於華人的必然責任有所回應;對於後現代世界,有著更新的國度眼光。只有我們不再單純地“內視”自憐,願意聆聽並瞭解上帝愛世人的心意,是不分種族、血緣、猶太人與外邦人、弱勢者與貧乏者,在同一個洗禮下的同一個肢體,“上帝藉著基督使我們與祂和好”(《林後》5:18),才真正的對我們產生意義。

 

作者為台灣中華基督教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秘書長。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