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無名的傳道人》作者邊雲波榮歸天家(《舉目》編輯部)2018.02.15

 

《舉目》編輯部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2.15

 

2018年2月14日下午17:33,敘事詩《獻給無名的傳道人》的作者、家庭教會的老傳道人邊雲波在中國寧波歇下勞苦,榮歸天家。

邊雲波生於1925年3月12日,河北省人。1944年高中畢業時經歷重生成為基督徒,並加入基督徒團契,1945年在重慶中央大學教育系學習期間,奉獻成為傳道人,兩次謝絕了去英國愛丁堡留學的機會,畢業後遠赴西南邊疆在少數民族宣教和建立教會。

(邊雲波伯伯與華欣牧師夫婦等人參加2013年芝加哥聚會)

(邊雲波伯伯與蘇文峰牧師夫婦熱切交談)

(邊雲波伯伯編著的作品)

從成為傳道人到離世,邊雲波伯伯服事七十多年,曾在西南邊疆傳道,有過坐監的經歷,出獄後繼續在各地做見證,後來去到美國服事華人教會,晚年回到中國。他於1948年寫下的敘事詩《獻給無名的傳道人》 廣為傳誦,激勵了無數的基督徒不忘十字架的道路,忠心服事。

安平對邊雲波伯伯的專訪

最後,願將邊雲波伯伯的另一首散文詩《呼聲》,送給新一代服事主的僕人!一位神僕離開了,求上帝興起新一代的見證人,接續見證的火把,堅守主的道,腳踏實地走以基督為元首的十字架的道路!

 

呼 聲

邊雲波

我是基督的一個小兵

也就是你們的弟兄

虛度了多少個歲月

已經是將殘的小燈

常念救主的恩寵

常愧不配的一生

常感虧欠重重

常怕兩手空空

常歎欠債累累

常恐無力還清

常有一些負擔

常覺心情沉重

常盼多有弟兄

常望共同擔承

我曾經

到過一個邊疆的小寨

離別時大家送到村外

一個滿臉稚氣的姊妹哭著說

——爺爺,我不願意你離開

我怕你走了以後

就再也不會回來

我曾經

到過一個遠方的小縣

離別時大家送到村前

一位銀髮飄灑的老人流著淚

——叫我早日再來看看

他說恐怕來晚了

就不能在地上相見

我曾經

到過一個彝族的山城

離別前大家泣不成聲

有位弟兄送了七裏山路

留步在山頂

我沿著崎嶇的山徑

踉蹌地前行

下山後回望山峰

他仍在山頭招手不停

藍天襯著他山上的身影

山風吹著他的衣衫抖動

一直刻印在我的心中

我曾經

到過一個荒僻的礦區

離別前大家不勝依依

許多肢體送進了車站

月臺上只能遙相示意

當車輪徐徐地開啟

一位姊妹追奔不息

她一只手擦著眼淚

一只手高高地舉起

我看不清她的面孔

也記不起她的名字

但是我不能忘記

她那件紅格的黑色毛衣

我不能忘記

那些用苗族話唱詩的姊妹

我不能忘記

那位用彝族話翻譯的弟兄

我不能忘記

那些頭上插滿野花的兒童

我不能忘記

那個帽子有些破洞的學生

我不能忘記

那位那雞頭敬給我的老人

我不能忘記

那位用愛心責備我的同工

那位老伯母緊緊鎖著雙眉

勸我不要再翻山越嶺

那位老媽媽笑開一臉皺紋

把酸棗塞在我的手中

那位白髮的姊妹眯著眼睛

把我的襯衣補補縫縫

那位魅梧的弟兄因我患病

在山中要背著我前行

我不能忘記

這些歷歷如昨的往事

我不能忘記

這些牽動人心的深情

親愛的弟兄啊

我以神的慈悲向你籲請

願你看到這如聲如動的情景

請你記念這尚未完成的事工

我是基督的小兵

也是將殘的小燈

常感有心無力

常覺憂心忡忡

常向西方傾聽

常聞羊群哀鳴

主心日日傷痛

誰肯為主出征

親愛的弟兄啊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啊

親愛的弟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