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无名的传道人》作者边云波荣归天家(《举目》编辑部)2018.02.15

 

《举目》编辑部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02.15

 

2018年2月14日下午17:33,叙事诗《献给无名的传道人》的作者、家庭教会的老传道人边云波在中国宁波歇下劳苦,荣归天家。

边云波生于1925年3月12日,河北省人。1944年高中毕业时经历重生成为基督徒,并加入基督徒团契,1945年在重庆中央大学教育系学习期间,奉献成为传道人,两次谢绝了去英国爱丁堡留学的机会,毕业后远赴西南边疆在少数民族宣教和建立教会。

(边云波伯伯与华欣牧师夫妇等人参加2013年芝加哥聚会)

(边云波伯伯与苏文峰牧师夫妇热切交谈)

(边云波伯伯编著的作品)

从成为传道人到离世,边云波伯伯服事七十多年,曾在西南边疆传道,有过坐监的经历,出狱后继续在各地做见证,后来去到美国服事华人教会,晚年回到中国。他于1948年写下的叙事诗《献给无名的传道人》 广为传诵,激励了无数的基督徒不忘十字架的道路,忠心服事。

安平对边云波伯伯的专访

最后,愿将边云波伯伯的另一首散文诗《呼声》,送给新一代服事主的仆人!一位神仆离开了,求上帝兴起新一代的见证人,接续见证的火把,坚守主的道,脚踏实地走以基督为元首的十字架的道路!

 

呼 声

边云波

我是基督的一个小兵

也就是你们的弟兄

虚度了多少个岁月

已经是将残的小灯

常念救主的恩宠

常愧不配的一生

常感亏欠重重

常怕两手空空

常叹欠债累累

常恐无力还清

常有一些负担

常觉心情沉重

常盼多有弟兄

常望共同担承

我曾经

到过一个边疆的小寨

离别时大家送到村外

一个满脸稚气的姊妹哭着说

——爷爷,我不愿意你离开

我怕你走了以后

就再也不会回来

我曾经

到过一个远方的小县

离别时大家送到村前

一位银发飘洒的老人流着泪

——叫我早日再来看看

他说恐怕来晚了

就不能在地上相见

我曾经

到过一个彝族的山城

离别前大家泣不成声

有位弟兄送了七里山路

留步在山顶

我沿着崎岖的山径

踉跄地前行

下山后回望山峰

他仍在山头招手不停

蓝天衬着他山上的身影

山风吹着他的衣衫抖动

一直刻印在我的心中

我曾经

到过一个荒僻的矿区

离别前大家不胜依依

许多肢体送进了车站

月台上只能遥相示意

当车轮徐徐地开启

一位姊妹追奔不息

她一只手擦着眼泪

一只手高高地举起

我看不清她的面孔

也记不起她的名字

但是我不能忘记

她那件红格的黑色毛衣

我不能忘记

那些用苗族话唱诗的姊妹

我不能忘记

那位用彝族话翻译的弟兄

我不能忘记

那些头上插满野花的儿童

我不能忘记

那个帽子有些破洞的学生

我不能忘记

那位那鸡头敬给我的老人

我不能忘记

那位用爱心责备我的同工

那位老伯母紧紧锁著双眉

劝我不要再翻山越岭

那位老妈妈笑开一脸皱纹

把酸枣塞在我的手中

那位白发的姊妹眯着眼睛

把我的衬衣补补缝缝

那位魅梧的弟兄因我患病

在山中要背着我前行

我不能忘记

这些历历如昨的往事

我不能忘记

这些牵动人心的深情

亲爱的弟兄啊

我以神的慈悲向你吁请

愿你看到这如声如动的情景

请你记念这尚未完成的事工

我是基督的小兵

也是将残的小灯

常感有心无力

常觉忧心忡忡

常向西方倾听

常闻羊群哀鸣

主心日日伤痛

谁肯为主出征

亲爱的弟兄啊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啊

亲爱的弟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