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更好的长执会(赖瑞·奥斯本)2018.03.14

赖瑞·奥斯本

本文原刊于《举目》86期和官网2018.03.14

 

建立健全的团队,发展健全的教会

《民数记》13-14章;《提摩太前书》3章

我们都希望有一个健全的领导团队,但知道从哪里着手却是一个挑战。《建造教会领袖》采访了加州维斯塔北海岸教堂(North Coast Church,Vista)的牧者赖瑞·奥斯本(Larry Osborne)。他是《领导期刊》固定的撰稿人,也是《如何建立合一的领导团体》(The Unity Factor, Owl’s Nest, 2001)一书的作者。《如何建立合一的领导团体》是一本关于如何建立健全长执会的书。

 

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去写一本关于教会长执会的书?

赖瑞·奥斯本:我对一个健全的教会领导团队的兴趣,是来自我成长中的经历。我目睹身为教会执事的家父,经历了许多个漫长、令人泄气的晚上,只期待着卸任的那一天。这现象似乎有点不对劲。

等我来到北海岸教会,一间成立大概只有一年半时间的小教会,我假定每个人都已整装待发,结果发现是一群负伤的人。我犯了一个错误,没有把重点先放在满足他们的需要上,反而对他们说:“来吧,让我们去满足外面世界的需要。”这导致头3年的工作并不顺利,教会人数只增加了一个人。对我来说,那是一段困难的日子。我突然顿悟,除非领导团队健全,否则我们的教会不会更健全。我从此把我的重点转向上帝交托给我的核心小组,从长执会着手。

你到底做了一些什么?

我们改变了开会的地点和时间。我参与了决定谁会加入长执会,最重要的是,我开始训练他们。

我意识到,没有人训练领袖怎样去带领教会。我们只想到把更多的神学知识灌输给这些领袖。但他们往往是教会中神学知识和属灵方面最强的人,除了这两方面,他们同样需要知道的是,怎样去带领教会。正如一个主日学老师需要明白教不同的年龄,需要采用不同的教学方式一样。

你教他们一些什么?

我让他们接触我从神学院、会议和牧师期刊学到的东西。我教导他们各种知识,从教会增长的原则到群体动力。我们也讨论有关教会事工的理念。

我们身为牧师,往往把那些知识抓紧不放。等到要作决定的时候,便把知识搬出来,以此证明大家应该按我们的意思做。这样做只会让人感觉你是一个游说的政客。

我在有需要以前,先用这些材料训练长执会。我的目的是要帮助他们能像牧师般去思考,叫他们着眼于怎样去带领一个志工团体。大多数人都把教会当作商业团体般地带领。教会并不是货运公司,教会是完全不一样的。

 当你组织长执会的时候,要找怎样的人才呢?

首先,我们要肯定长老的候选人中,没有《提摩太前书》3章和《提多书》1章所形容明显的弱点。我们首先要按照圣经的要求去找。

第二,我们找与我们事工理念配合的人。只因某人的灵命成熟,又参加我们的教会,并不等于他有权利去完全改变教会的方向。很多教会在挑选领袖的时候都没有考虑这点。

第三,我们找配合团队的人。我们会问:“我们的领袖团队目前需要的是什么呢?”这会带来改变。好比一个球队,你不能靠5个侠客.欧尼尔(美国职业篮球明星)去夺取冠军。总得有人会传球。

领导群体怎样才可以成为团队呢?

首先,确定你的团队有合适的人数。我的建议是在5至12人之间。如果人数太多,不可能有流畅的沟通。老实说,正是那些稍微过大的长执会,为了填补最后的一、两个空缺,往往找来一个定时炸弹型成员。

第二,花时间在一起。越多花时间在一起,越能增进彼此的了解和欣赏。许多时候长执会聚在一起,匆匆祷告、开会,然后就回家。我会想办法让大家有时间一起游戏、交通。

第三,创造共同的经历。这是训练可达成的目标。我们从训练学到共同的术语,创造共同的背景,借此帮助我们虽然不一定有相同的看法,却可以更明白大家意见不一样的地方。

长执会的目的何在?长执应该怎样去看他们的功能?

教会改变,长执会的目的也会跟着改变。在较小的教会,长执会的目的,通常是要协助牧师把事情做好。在较大的教会,则是为了协助牧师作出最好的决定,并且跟会众沟通。在最大的教会,长执会基本上是在发挥约束和问责的功能,是组织中的“刹车板”。长执会也会是智囊团。较大的教会都有同工负责事工,因此长执不是亲力亲为的领袖,比较该是提供智慧的辅导,亦是待命的危机处理小组。

如果你的团队不同心,你怎么办?

祷告。就算你明白和洞察全世界关于领导的知识,都不能取代主的手在带领你所做的事。

第二点,假如大家的关系真是一个问题,就要引进一个外面的顾问,一个双方都信任的顾问。当大家没法好好沟通,多讲话通常也不能解决问题。

怎样才能保持健全的长执会?

不管你是牧师或是长执,要谨记你们是一个单元。我是一个很强的领袖,不过当我的长执会说不,便是不。当长执会作的决定,不完全是我想作的决定,这个决定仍然是“我们”的决定,不是“他们”的决定。有时候某些决定是10个人对1个人的意见。在这种情况下,那个人开会出来仍然要说:“这是主带领我们作的决定。”

回想你的长执会哪一次曾被迫面对一个困难的情况,结果怎样?

3年前有人对身为领袖的我,提出严重的控告。长执会没有马上为我辩护,却以认真的态度处理那些控告。我当然希望他们马上说:“那些控告毫无根据。”不过一个健全的长执会不会唯命是从。他们没有马上说我是对的,却努力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让大家能向前迈进。结果,我们度过了这个足以动摇牧师和教会事工的考验,大家的关系就更为密切了。

 

讨论

  1. 在这个采访中,哪一项陈述引起你的注意?是什么使这一项陈述引起你的注意?
  2. 在《民数记》13-14章,什么因素使以色列人无法进入应许地?我们需要怎样避免整体作出错误的

判断?

  1. 我们应该在我们的长执会,应用奥斯本的哪一个理念?

 

编按:此文选自“建造教会领袖”系列训练工具库中:“领导的基础”这一单元。《今日基督教》授权[海外校园机构]翻译出版。每个单元均有多篇供团队学习成长的工具资料,目前已出版近二百个单元,涵盖教会事工的各个方面。可扫描二维码,进入网站下载使用更多资源。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