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难周省思:十架七伤——第七天:耶稣基督的十架精兵(冯伟)2018.03.31

冯伟

本文原刊于《举目》87期和官网2018.03.31

 

前言:这礼拜是受难周,前六天我们从圣经记载看到,当耶稣被挂在十字架上,身体有七个部位流出宝血,分别是祂的背,祂的头,祂的双手,祂的双脚,和祂的心。我们还看到在十架七伤之前,受难日开始的那个晚上,耶稣汗如大血点的祷告。今天我们来思想神所赐的全副军装与宝血十架的关系,探讨属灵争战得胜的秘诀。

“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弗》6:13-18)

“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加》3:27)

很奇妙的,从神的话语我们可以看到,在披戴基督的人身上,神所赐全副军装的每一件,都接触对应着主耶稣曾为我们流宝血的一个部位!

主的背为我们流宝血,我们要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

主的头为我们流宝血,我们要戴上救恩的头盔。

主的双手为我们流宝血,我们要一手拿着信德的藤牌,一手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

主的双脚为我们流宝血,我们要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

主的心为我们流宝血,我们要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

而千万莫忘的是,十架七伤前,主在客西马尼园中祷告,汗珠如大血点落下。这提醒我们,在属灵争战的全副军装中,也不可忽略的一样乃是“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弗》6:18)。

耶稣的宝血、十字架、神所赐的全副军装之间,实在是有着极深的内在联系。十字架因宝血成为得胜的记号,十字架是属灵争战的旗帜和指引,宝血是神所赐的军装与我们的属灵生命之间不可缺失、不可割断的纽带。

在旧约里,祭司先用水洁净身体,才可以穿上祭司的衣袍和以弗得(《出》29:4, 5),而之后,要取“膏油和坛上的血,弹在亚伦和他的衣服上,并他儿子和他儿子的衣服上,他们和他们的衣服就一同成圣”(《出》29:21)。在新约里,神的家中人人皆祭司,人人都经历了主宝血的洁净和圣灵的重生,我们都得以穿上神所赐圣洁的军装。

若没有主宝血的功效,我们不能、也不愿穿上神所赐的全副军装。若忘记主宝血的功效,当恶者攻击、争战来到时,我们会丢盔卸甲,或凭自己的血气之勇拼杀。即使一时得手,也免不了最终伤痕累累,败下阵来,甚至一蹶不振。

求主提醒我们:宝血是我们得赎的凭据(参《来》9:12),十字架是我们得胜的记号(参《西》2:15)。每一个穿起神所赐全副军装的人,都是借着宝血把耶稣十字架的印记烙在全身、烙在灵魂深处的门徒(参《加》6:14-17),都是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的人(参《路》9:23),都是主的十架精兵。

让我们思考“精兵”这个词。新约圣经中确有一处讲到:“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提后》2:3)此处的“我”字是翻译圣经时加上去的,否则看似语句不通。其实,这里的“同受苦难”不仅指提摩太要与保罗同受苦难,也与所有遭遇艰难逼迫的圣徒同受苦难,最重要的,乃是基督精兵与主耶稣同受苦难!

亲爱的弟兄姐妹,你有痛苦吗?耶稣在十字架上都经历,祂理解你;你有委屈吗?耶稣在十字架上都经历,祂安慰你;你几乎绝望吗?耶稣在十字架上都经历,祂刚强你。你是否愿意与主同负轭,舍己并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让耶稣作你的元帅,来跟从祂?

“使我认识基督,晓得祂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或者我也得以从死里复活。”(《腓》3:10、11)只有与主同受苦,才能成为祂的精兵,与主一同复活,与主同打那美好的仗,才能得到永恒中的奖赏——公义的冠冕(参《提后》4:7-8)。

让我们思考“宝血”这个词。我们中国基督徒有个好传统,提到主的血,往往尊称为主的“宝血”。这是有圣经依据的。圣经中确有一处称主的血为“宝血”:“知道你们得赎、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不是凭著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著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1:18-19)

每当想到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世人的罪流血舍身,让人因信称义,并且使我们靠宝血成为主的精兵,我们怎能不说主的血实在是宝贵!即使世上价值连城的财富,又怎能与主的宝血相比!

以真理作带子束腰需要宝血。当今时代各种的“真理”满天飞。罗马巡抚彼拉多在把耶稣钉十字架之前,曾问耶稣“真理是什么呢?”(《约》18:38)这真理并不是任何的“主义”、“思想”、“人的遗传”。耶稣自己就是真理(参《约》14:6)我们乃是以“福音的真理”(《加》2:5)作带子,束紧我们的腰,挺直我们的背,不与世俗的世界妥协混杂。

头戴救恩的头盔需要宝血。我们的拯救不是从世界而来,我们也没有一个人能够自己救自己。我们的救恩乃是从十字架而来,我们是被耶稣基督的宝血买赎拯救!

一手拿着信德的藤牌需要宝血。“信德”原文是“信心”。信心使我们得胜。今天的世俗世界也讲“信心”,说“要相信你自己”。而我们信靠的对象乃是耶稣基督,信心的内容是耶稣为我们死,为我们复活,祂是我们的主!

一手拿着圣灵的宝剑——神的道需要宝血。今天有人拿着圣经却不信圣经,拿着圣经却不讲圣经,有人谬解圣经、扭曲圣经以适合自己的神学教义,有人只挑拣出圣经中某些内容来迎合自己的需要,而对神整全的圣道视而不见。求主的宝血洁净我们,让我们“按照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

亲爱的传道人同工同道们,让我们效法保罗,“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徒》20:27)

脚穿福音的鞋为主奔走需要宝血。让我们省察:我们的奔走,说是在传福音,却有多少时候是在为自己?我们所传的,是平安的福音吗?还是什么别的福音?我们是“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提后》4:2)吗?这世界太需要耶稣,让我们作基督的使者,替基督求世人,靠祂的宝血,与神和好!(参《林后》5:20)

胸前戴上公义作护心镜需要宝血。公义保护我们的心,公义也会扎我们的心。心若不被扎,就无法被保护!我们的心若不对世界和肉体死,就无法在基督里面活。“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向神坦然无惧了。”(《约一》3:21)而最终面对神公义审判的时候,我们将看到神是以宝血来审判我们,又是以宝血来赦免每一个接受祂救恩的人。

随时多方的祷告祈求需要宝血。若不是在主宝血遮盖下的祷告,就很可能是出于人血气的祷告。让我们常常默想主耶稣那汗如血点的祷告:“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教会历史上有个传说,讲到马丁路德在一次重病中,撒但夹着一个又重又大的书卷,来到他的病房里。这个控告者把长长的卷轴在地上展开,上面写满了马丁路德一生中所犯大大小小的罪。看着那条条罪状,自己当初犯罪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

一声高过一声的控诉传入耳中,本已在病痛中挣扎的路德几乎心碎绝望。就在此时,路德忽然想起一件事,于是冲着魔鬼大喊:“你控告的都是真的,但有件事你忘了!你忘了写上一句话:‘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一》1:7)一听这话,撒但立刻夹起卷轴灰溜溜地逃走了。

每个基督徒都应该是主的十架精兵,正如人人皆祭司一样!有人说,我很软弱,属灵争战打不赢。回答是:“不在于你是否刚强,而在于我们的主是刚强的!”要记得我们是披戴基督的人!全副军装的每一个部位上,主耶稣都已为我们流了宝血!感谢讃美主,祂在十字架上已经得胜了。正如马丁路德那样,我们的争战乃是靠着宝血,宣告主的胜利!

在今天这样一个弯曲悖谬的世代中,愿主兴起更多被祂宝血买赎,背起十架,披戴基督,穿起全副军装,为神的国度而争战的精兵!

(改写自作者2006年发表在《生命季刊》的《十架、宝血、基督精兵》一文。全文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