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想放棄牧養時——讀《善牧領袖》(小七)2018.04.16

小七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8.04.16

當你真的想放棄時

作為一名牧者,不知道你是否曾有這種體會:“牧養一間教會,有時候感覺像是在做一份艱難的工作。有時我所流的不是喜樂的淚,而是沮喪、憂傷、甚至更差的情況的淚。那些不太高興和離開的人,通常是那些要求我花最多時間在他們身上,並且在要離開時喋喋不休的人……我遇過一些情況,所做的事情行不通,無人關心我所關心的事;一些期待落空,甚至有時遇上悲劇。羊群走迷,被狼吞食,都是很自然的事。我想如果我不能處理這一切,我只能離開牧養的崗位”。(註1)

這是狄馬可牧師在《健康教會九標誌》開篇序言所描述的自己牧養中的感受。如果用一两句話概括教牧事奉,按約翰牛頓的話講,確實是“充滿甜美的苦澀”,“充滿喜樂的憂傷”。

除了這種切膚的牧養感受外,牧者們還要面對令人膽顫心驚的經文:“因他們為你們的靈魂時刻警醒,好像那將來交賬的人。”(參《來》13:17)在這種情形下,牧者們該如何帶著盼望和牧者的心腸繼續牧養呢?衛天牧博士的《善牧領袖》是一本值得一讀的好書。透過他美好的文字,上帝給牧者們安慰以及確實的引導。

弗格森牧師毫不吝惜地評價此書:“(這是)一本闡述基督教會真正領導力本質的書,很有見地,符合聖經,合乎中道,在屬靈方面有指導意義,思維敏銳,切合實際;而且還有雙重的益處:這本書不僅可讀性強,而且饒有趣味。”(註2)閱讀本書,不用擔心作者只是“紙上談兵”,或是天馬行空的“成功學技巧的漫談”,反而,你可以看到,本書是基於聖經以及作者深刻的牧養教會經驗寫成的。正如作者所言:“雖然我是神學院的教授,這本書卻不是以學術研究為主……我的動機是為了牧養,並且我有一個謙卑的期待,願能幫助你把這些原則應用在你們的事工裡。”(註3)

代理牧人和善牧君王

《善牧領袖》分為3個部分。第一部分是關於牧養的聖經與歷史的依據;第二部分為“牧人應當做什麽?”作者还介紹了一個全方位的服事矩陣;第三部分是將牧養的理念與實際的牧養相結合的融會貫通。通篇作者既為牧者的服事搭建了一個全方位的框架,又結合實際,為牧者們提供了實用的指南,幫助牧者們改進目前教會的事工。

在第一部分“牧養的聖經與歷史的依據”中,作者提到兩個關鍵詞:“代理牧人”和“善牧君王”。作者特別強調一點,即牧養教會不是一個新的思想和主題,而是貫穿整本聖經的主題。作者通過聖經神學的思路,提出上帝自己是大牧者、終極的牧者(參《詩》23:1、《詩》95:6-7),因此上帝也在人間設立了代理牧人,他們像上帝一樣去牧養、關懷群羊。

“人們需要依靠上帝做他們的牧者和君王,而代理牧者在跟隨上帝時,則需要時刻保持警醒。不幸的是,人間的牧者的弱點一直都是貫穿以色列歷史的主題”。(註4)但耶穌成為那位最終的善牧君王,“好牧人為羊舍命”(《約》10:11),“在人間牧人跌倒之時,道成肉身的耶穌是不會跌倒的”(註5),基督成為牧者和教會最終的盼望,以及牧養之恩典所在。

透過聖經默想牧者的職分,給我很大的幫助和安慰。首先讓我看到,牧者永遠不是被選召出來,只想做一個“決策者”的人,而是一个效法基督的人。很多時候,教會容易把服事簡單地等同於一個又一個事工,於是教會成為一個永遠做不完事情的地方。事工導向的服事,容易滿足或沮喪於事工的結果,而忽略了事工背後的每一個具體的“靈魂”。

教會好像不斷在做事情,卻沒有愛和馨香流露出來,也沒有生命的果效。正如一位牧者所言:“教會可以做一件最敬虔的事,心裡卻一點也不敬虔;建造一間教會不難,做主的門徒卻要命;看中外面的事,建禮拜堂,但說倒,一瞬間就塌了;會禱告會讀經,心裡卻沒有耶穌……”

其次,我也看到,當牧者覺得受傷時,當牧者面對牧養時的挫敗感和軟弱時,當面對弟兄姊妹的誤解以及傷害時,要記得基督從不會失敗,祂是那一位終極、善牧的君王。在我雖有失敗,但在基督那裡沒有,這讓我願意正視問題,而不是逃避。正如書上所說:“當牧養工作遇到困難時,方顯出牧者是否真正的委身。然而對於那些真正的牧者來說,牧養工作就是一種愛的耕耘。”(註6)

第三點,所有的牧者都要知道,我們不過是“代理的牧人”。上帝才是那位終極的牧者。一方面,我們要提醒自己有一天要向上帝交賬,我們不能僭越成為“上帝”,成為教會的“老闆”,要用心去牧養群羊;另一方面,代理牧者也需要承認我們不過是地上有限的牧者,我們也同樣需要上帝的牧養。當你在牧養中 “焦頭爛額”時,需要快快轉向那位大牧者,承認自己的軟弱,看到自己並不比“普通信徒”更屬靈。

“‘我也是一樣’,這可能是牧養輔導中最重要的一句話。有的牧師經常用‘我不是這樣’取而代之。在講壇上,在辦公室裡,有的牧師使用冒險經歷的故事,靈性和個人的聖潔,把自己和會眾分隔開來。好牧師在講壇上,在辦公室裡,談論罪、試煉和徹底的無能,並且說‘我也是一樣。’我用不同的方式說‘我也是一樣’時,我曾見過人整個臉色都變了。”(註7)

牧養關鍵詞

作者還通過梳理歷史,讓我們反思牧者這一定義如何偏離聖經,又如何在上帝的引導下重新轉回。作者不僅透過扎實的解經,讓我們重新思考何謂牧者,他也進一步闡述牧養到底是什麽:認識;餵養;引領;保護——作者用這四個關鍵詞描述“牧養”,且每一個關鍵詞都包含了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

關於這四個關鍵詞的闡述,非常精彩,在這裡不一一贅述,僅以“餵養”為例。作者強調:“作為耶穌的代理牧人,他們把祂的羊領到祂話語的青草地上,以靈糧餵養他們,能令上帝的子民靈魂飽足的,是上帝的話”,(註8)這是餵養群羊的重中之重,沒有上帝的話,餵養就成了空談,群羊也勢必“營養不良”。

而“餵養”在宏觀方面的體現,就是“要負責監督教會裡全方位的教導和講道事工”,如講壇上、教育課程、小組事工的傳道。在微觀層面的應用就是:“對一些個人和家庭開展的個人傳道事工……重點在於與羊建立關係,在個人層面行使牧養的職責”。(註9)

微觀上的這個描述也提醒牧者們,不只要做“決策者”,也要做“愛羊之人”,要去關註“年少體弱的信徒”、“陷入某種特別的罪中,苦苦掙扎的信徒”、“走向衰敗的基督徒”以及我們常常忽略的“信心剛強的信徒”。作者在這部分提到一個簡單的建議:關註父親。當我試著在微觀上去關註教會中的父親時,督促父親成為家裡的頭和屬靈的遮蓋,並請父親們在家庭敬拜中操練自己時,我驚奇地發現,父親們開始慢慢成熟,而父親的成熟帶來了家庭和教會的穩定。

帶著盼望切實的操練

在最後一部分,作者提到一些實際的操作,以及有效牧養事工的七個基本要素。每一個要素都值得牧者們深思。對我個人觸動頗深的有幾點。

一是有效的牧養事工必須符合聖經。牧者們總是盼望看到復興,但一些牧者卻為了一些所謂的“復興”,偏離了真理。有時,他們會錯誤地使用人的方式,把教會當成公司運營,忘記了聖經的真理才是有效牧養的基礎。

有效的牧養事工必須要有問責。很多時候教會有美好的計劃,但計劃成為一回事,落實卻變成另一回事。所以,定期的問責是必要的,它確保我們實際去牧養,而不是被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影響了重要的服事。

第三,有效的牧養事工必須包含禱告。牧養工作是一項屬靈的努力,我們喜歡做一些事情,而忽略禱告,因為事工容易被大家看見和認可,而內室中的禱告卻是看不見的。只有在隱秘處多多與神同在,神才會在眾人面前與我們同在。

“思想靈魂的寶貴,得救的價值,神聖托付的重任,全能神的可怕,審判日的肅穆,還有你自己的全然無力。這樣你就必不會有虛妄的自信,而是單單依靠神。” (註10)

一位不願意禱告的牧者,是一位驕傲的牧者,因為他總是嘗試靠著自己努力去牧養。他行事仿佛以為靠他自己就完全足夠了,所以不需要向上帝禱告。但只有當牧者們忠心禱告時,牧養的工作才能有果效。這一點對我個人是極大的提醒。

願上帝按照祂的應許,安慰和引導我們的心,在受傷和要放棄時,也在怠惰和自滿時。求上帝今日使我們成為這樣的牧者,並賜我們這樣的牧者:“我也必將合我心的牧者,賜給你們。他們必以知識和智慧,牧養你們。”(《耶》3:15)

 

註1:狄馬可,《健康教會九標誌》,美國麥種出版社,2009,P14

註2:衛天牧,《善牧領袖》,山行文化出版社,2015,P3

註3:衛天牧,《善牧領袖》,山行文化出版社,2015,P12

註4:衛天牧《善牧領袖》,山行文化出版社,2015,P11

註5:衛天牧《善牧領袖》,山行文化出版社,2015,P18

註6:衛天牧《善牧領袖》,山行文化出版社,2015,P5

註7:古舊福音《好牧師說的十句簡單話》

http://www.old-gospel.net/viewthread.php?tid=602&extra=page%3D2

註8:衛天牧《善牧領袖》,山行文化出版社,2015,P129

註9:衛天牧《善牧領袖》,山行文化出版社,2015,P96

註10:James Meikle,《牧師的性質、重要性、本分與資格》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