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膀臂(微仆)2018.04.18

微仆

本文原刊于《举目》86期和官网2018.04.18

“摩西对约书亚说,你为我们选出人来,出去和亚玛力人争战。明天我手里要拿着神的杖,站在山顶上。于是约书亚照着摩西对他所说的话行,和亚玛力人争战。摩西,亚伦,与户珥都上了山顶。摩西何时举手,以色列人就得胜,何时垂手,亚玛力人就得胜。但摩西的手发沈,他们就搬石头来,放在他以下,他就坐在上面。亚伦与户珥扶着他的手,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他的手就稳住,直到日落的时候。”

——《出埃及记》17:9-12

有的牧者回忆说,当年回应神的呼召,奉献作全职传道人时,曾听到有弟兄姐妹说:“佩服佩服,你胆子很大!这份工作不好做啊。看到太多牧者因为牧会而遍体鳞伤。”

牧养教会的工作确实不容易。在教会中,有句流行的话叫“同工变同攻”。有牧者感慨道:弟兄姐妹作普通会友的时候,是温顺的羊,但成为教会同工以后,反而变成了凶猛的羊。牧会工作不但吃力、孤单,而且时常伴随冲突和伤害。

教会中何等需要像亚伦和户珥那样的同工,作牧者的膀臂,不是彼此同攻,而是同心为主争战,互相担当扶持,共同取得胜利。

多年前,笔者牧养的一间教会有位弟兄全家搬到了外州,在当地一间教会聚会。一段时间以后,我遇到这位弟兄,他说想和我好好聊聊心里话。弟兄告诉我,现在他已在教会担任同工。但事工参与多了,也看到教会很多问题,尤其是牧者的缺点。据他所讲,那间教会的牧师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上有缺欠,教会已有好几位主要同工,因为与牧师产生严重冲突而离开教会。弟兄很焦急,想和那位牧师面谈指出他的问题。如果谈不好,他也要离开那间教会了。弟兄问我的意见。

我建议他,首先若不是因为教会真理的教导或者道德伦理上出严重错误,最好不要轻言离开属灵的家。其次,感谢神我们弟兄对教会有热心关心。可能这位牧者确有需改进之处。但我建议他先不要急于找牧师谈。因为从弟兄的言语态度情绪上,我听出他虽只是教会近期冲突的旁观者,但对那位牧者也是颇多不满。倘若带着这样的情绪立刻和牧师谈话,可以想见结果不会太好。近来教会经历这样的冲突,牧师也是在巨大的压力下和情绪波动中,人自然处于自我防卫状态。现在你带着不满的情绪去指出牧师的很多缺点,他若不改你也会离开教会。这样情形下牧师是很难听进去的,反而可能埋怨弟兄对实情不了解,对牧师不理解。最后很可能不欢而散。

弟兄问那该怎么办。我说很简单,一句话:你先去和牧师作朋友。我解释道,看来这位牧者的问题主要是在个性上,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你来教会的时间毕竟不长,最好先和牧师建立起彼此的了解信任。让牧师晓得你是真心支持牧者的牧养工作、愿与教会共度难关。当这种互信建立起来,你再慢慢和牧者分享你的忠告与建议,那时你们的情绪都更稳定了,你对牧师的理解也增加了,双方更能亲切地分享,牧师也更能听得进去。听我讲完,弟兄说好,我说我会为你们祷告。

一两年后,我在一个营会里又见到这位弟兄。他很兴奋,说谢谢我当初的忠告,现在教会平静了许多,他和牧师的关系也拉近了许多,有深入的交通,两家关系也很好,最近牧师家还邀请他们家一起去钓鱼呢!感谢神!

曾有一间正在聘牧的教会和笔者联系,希望我帮忙介绍合适的牧者。我问他们为何聘牧。对方说,教会几位主要同工实在忙不过来,他们都是带职事奉,又拖家带口,时间精力有限,应付不了教会繁重的探访、关怀、造就、讲台等工作。我表示完全理解,难为同工们了,确实教会需要有人专心牧养才好。但我也在主里凭爱心提醒他们,避免有因同工忙不过来而需要“雇”一个牧师来帮助打理教会工作的想法。当牧者来到以后,同工们应能端正心态和角色,不是把牧者当作自己的膀臂,而是甘心顺服牧者的引领,甘愿作牧者的膀臂。

那么,教会同工们如何做好牧者的膀臂?我想至少有以下两方面要注意。

一、在生活上关心、扶持牧者,让牧者没有后顾之忧。 

《哥林多前书》9章14节说:“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华人教会有个传统,认为穷才属灵,既然牧师比会众都更属灵,就要最穷。这观点有三个错误:第一,并非穷才属灵。第二,牧师不一定比每位会友都更属灵。第三,牧师不应该是教会里最穷的。

现在很多教会开始晓得,牧者的待遇应该不低于教会各家庭收入的平均线。教会善待神的仆人,他才能更好地全心服事主。在此同工们要注意的是,不是教会花钱“雇”、“养”牧师。牧师是主差派来牧养祂羊群的,为教会指引属灵的方向,为教会警醒守望。是牧者在牧养喂养教会,不是教会在养牧者。牧者要注意的则是,不可单为一份收入而牧会。

北美教会常称牧师的待遇为“工资、薪水”,有的台湾教会则是称作给牧者的“谢礼金”,叫法不同,反映其中的态度也不同。对薪水会讨价还价,对谢礼是没人讨价还价的。牧者只要确知是神所差派牧养的教会,不管收入多少,都要忠心服事。笔者知道有的牧者,因为教会奉献减少财务出现难处,而主动要求减少谢礼金,与教会共渡难关。牧者这样的态度和心志,一定会赢得会友的尊重。而教会同工们也应做好榜样,尽力不亏欠神的仆人。

同工对牧者的关心扶持不单在金钱上,也包括生活的许多方面。有的教会同工真是把牧者当作自己的家人,处处体贴关怀,实在令人感动。比如有位牧者嗓子不好,但讲道教导探访辅导还要常常讲话。弟兄姐妹看在眼里,给牧者送来各种中药西药偏方。不管疗效如何,这一份份情谊是最宝贵的。有姐妹看到牧师师母常请人来家吃饭很辛苦,就特地准备晚餐请牧师一家来吃饭,使师母可以歇一歇。也有姐妹表示,牧师家何时请客,提前告诉她,她尽量准备一两个拿手菜送过来,让师母可以少做一点。有个教会同工们看到牧师一家从不去度假,特意拨出一笔专款,请牧师一家去度假休息,回来能重新得力,更好地牧养教会。

二、不单在生活上关心扶持,更重要的是顺服牧者的权柄,支持牧者对教会的牧养和治理。

有位牧师讲过一件事:他新到一间教会不久,去探访一位主要同工的家庭。因为这家有小孩,他就带了一些糖果给孩子作见面礼。但临走时,这位同工死活不肯接受牧者的糖果,反复强调牧者收入少,可以把糖果留作探访慕道友的礼物。牧师最后只好把糖果带回来,心中也有一份感动,感谢这位同工顾念牧者的清贫。结果没想到,后来在一起服事中,这位同工处处和牧者对着干,公然顶撞、孤立牧师。当这位牧者黯然离开教会后分享说,我宁可这位同工当年少一些顾念牧者的清贫,而能多一些顾念牧者牧养教会的不容易。

《希伯来书》13章17节说:“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儆醒,好像那将来交帐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首先,这里的顺服不是盲目顺服。牧者的教导和带领若偏离圣经真理基要教义,或有违圣经道德伦理,则“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5:29)。但若非以上情形,教会同工则应在充分沟通基础上,尽力顺从牧者的带领治理。

有同工说:“我们请来牧师是专门‘祈祷传道’的,不需要治理教会。” 其实,牧者为教会祈祷传道已经是在治理教会了,两者是分不开的。牧者要为教会的属灵方向、各项事工专心祷告,寻求神的心意,也必定要把从神而来的领受与同工分享,引导教会各项工作;牧者在讲台上的传道同样也必定有关乎教会发展,事工运作,使命异像,教会纪律等等。所有这些信息一定不能只停留在讲台上,必应落实到教会生活事工的各方面。

教会同工们作为牧者的膀臂,应积极配合牧者的教导引领,使得会众整体稳步跟上。同时,同工们也应帮助牧者多分担事务行政性的工作,做好百夫长、五十夫长(参《出》18:21),使牧者能专注在教会的牧养治理上。而牧者则要注意牧养教会时应多听取同工们的意见,从善如流,不固执己见(当然若清楚看到神的引领,则另当别论),避免专制作风。

牧者还要特别注意的一点是,要尽力团结所有同工,都做自己的膀臂,引领整个同工团队同心事奉。避免形成牧师周围的一个小圈子,对与自己意见看法相合的同工偏听偏信,而对似乎常与自己意见不同的同工排斥疏离。其实,意见相同与否不是最重要,是否能在充分尊重牧者权柄基础上又坦诚讲出真实想法更重要。有些意见时有不同的同工却是牧者的好膀臂。有些似乎从来只说恭维话的人最后却变成教会的大麻烦。

笔者和不少牧者有过分享。大家一个很深的感受是,教会里若有几位谦卑事奉、爱护支持牧者的主要同工,就能带给教会一个和睦美好的属灵气氛,帮助牧师的工作顺利开展,教会蒸蒸日上。多年后牧师都还会记得这样的好同工,为他们向主感恩不尽。而另一方面,有时仅是教会主要同工中有一两位不但不能和牧者同心,而且时常产生严重冲突、权力争斗,甚至伤害。最后牧者不得不伤心地离开教会 。有的牧者会经过一段疗伤,重新振作,牧养新的教会,也有许多牧者最终离开了牧会岗位,从此不再全职事奉。

培养一位牧者何等不容易,他肩负神的呼召,历经多年的神学装备。如今庄稼多,工人少,教会荒凉,各处都缺乏牧者。但同时又有许多牧者经过牧会事奉而伤痕累累,不敢再继续,实在令人惋惜。

牧师也是人,也有不完全。有些在教会冲突中也有言语态度不当之处,甚至也会给同工带来伤害。同时,牧会工作也是艰辛、孤独、和常常不被人理解的。常言道,“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求神在教会当中兴起更多的亚伦和户珥,作牧者的膀臂,使牧者能更有果效地牧养带领教会,为著主的荣耀,在属灵争战中同心得胜。

作者在北美华人教会牧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