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必枯乾,花必凋謝——西班牙小鎮的歷史見證(鄭路加)2018.04.27

 鄭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4.27

自從筆者開始在國際歐華神學院教授教會歷史課程以來,每一年我都會帶學生到距離學校一個小時車程之外的塔拉戈納(Tarragona),做一天的戶外教學。

這個美麗的海濱城市,有什麼歷史價值和屬靈功課,值得今天的基督徒學習呢?這要回溯到2,200多年前。

爭奪沿岸霸權的布匿克戰爭

從主前第3世紀中期到主前2世紀中期,強盛的迦太基王國(Carthaginian Empire)和新興的羅馬共和國(Roman Republic),為了爭奪地中海沿岸的霸權,展開了持續近一個世紀的戰爭,史稱“布匿克戰爭”(Punics Wars)。

主前241年,在首次交鋒之後,戰鬥力曾經是無出其右的迦太基海軍,被擊敗了,不可一世的迦太基王國因此被迫簽訂了停戰協議。

不甘退敗的迦太基,10年磨劍之後在大名鼎鼎的漢尼拔將軍(Hannibal,主前247-181)帶領下,從現今西班牙的巴倫西亞(Valencia)附近登陸。大軍一路勢如破竹,在越過阿爾卑斯山後,出其不意地襲擊了羅馬。

當時,毫無預警的羅馬人被殺得血流成河,慘不忍睹。終於緩過神來的羅馬軍隊,立即使用了圍魏救趙的策略,消解了兵臨城下的危機。

保羅登陸西班牙的港口

在那之後,吃一虧、長一智的羅馬人就出兵,攻擊迦太基在西班牙的軍事據點。不僅如此,羅馬人為了避免北非軍隊的奇襲,從主前2世紀就開始有意識地在西班牙沿海建立前哨站。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據點就是塔拉戈納。

圖1塔拉戈納的羅馬雕像(鄭路加攝)

當歷史的巨輪轉到羅馬帝國的時代,塔拉戈納不但成為羅馬軍隊的糧倉,更成為奧古斯都(Augustus, 63 BC-14 AD)督戰之地。換句話說,在那段時間,塔拉戈納成為西班牙海岸線上最富饒的港口。

正因為這個原因,很多“願意”相信使徒保羅來訪過西班牙的信徒,都一致認為,保羅從羅馬搭船過到西班牙這邊,只能在塔拉戈納登陸——如果傳說屬實的話。(註)因此,今天在塔拉戈納大教堂旁邊的保羅的雕像,依舊靜靜地站在那裡見證滄海桑田的巨變。

圖2塔拉戈納大教堂旁邊的保羅雕像,上面寫著“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人” (鄭路加攝)

   超越奢榮與強權的“道” 

保羅是否真的來過西班牙?後人無從確知。

然而,我們可以知道的是,保羅和彼得都是在尼祿皇帝(Nero,37-68)時期被困羅馬城。彼時的羅馬帝國可謂是盛極一時。相較之下,剛剛興起的基督教是帝國邊遠地區、邊緣人群之猶太人當中的一個小團體,在當時人的眼裡可算作是微不足道的小群體。

就在那個時候,彼得寫信給散居地中海沿岸的信徒,提醒他們另一個雖然不能眼見,但卻更為真實的國度——上帝的國度,與羅馬帝國相比,羅馬帝國的輝煌只不過是“有血氣”的人建立的,他們建立的“美容”不過好像“草上的花”(《彼前》1:24)。

對此,彼得的斷言是:“草必枯乾,花必凋謝。”與這個輝煌強盛的帝國相比,上帝為祂子民預備的國度乃是“不能朽壞、不能玷污、不能衰殘、存留在天上的基業”。(《彼前》1:4)

或許,彼得當年說這樣的話曾被不少人笑話。這也無可厚非。畢竟,從當時人的眼光來看,羅馬帝國根深葉茂,而基督教則頂多算是初露頭角。

圖3塔拉戈納海邊的歌劇場(鄭路加攝)

雖然塔拉戈納在當時,只算是羅馬帝國境內一個遠離首都的小城邦,然而,今天到訪者依舊可以看到其2,000多年前的繁華和奢榮——歌劇廣場、賽馬場、神廟、凱旋門,和長達數公里的引水道等等,一應俱全。

圖4羅馬賽馬場的通道(鄭路加攝)

那個時候的保羅和彼得,只能穿梭於羅馬修建的大道上,到這個帝國的城市中傳講一個看不見的國度。然而,信心的眼光看到的與世人看到的迥異,因為他們看得到另一個更為真實的現實,那就是神的國度雖然不可見,但卻是真實不可推諉的。

彼得2,000多年前的預言——神的國度和話語永存,而人間的霸權必枯乾、必凋謝,這不僅適用於羅馬帝國前的迦太基王國、希臘帝國、波斯帝國等等,也適用於任何一個現今看起來繁榮的國度。

圖5羅馬引水渠道(鄭路加攝)

當今天的遊客來到塔拉戈納的時候,塔拉戈納已不再是兩個強權國度爭霸的戰場。

曾經輝煌無比的迦太基王國和羅馬帝國只能在廢墟塵土中,唏噓著一去不復返的榮耀,而當年人少勢弱的基督教卻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繼續見證著歷史之主的話:“唯有主的道是永存的”。(《彼前》1:25)

這是歷史的功課,更是基督徒必須謹記的屬靈教訓。

 

註:保羅在《羅馬書》15:23,28那裡清楚地表明了他期望到西班牙繼續佈道的想法。後人不確定的是,《使徒行傳》結束的時候提及保羅被囚羅馬。到底那是保羅最後的被囚,還是他曾再次揚帆?早期的歷史文獻中,《克萊門特一書》(First Epistle of Clement)以及穆拉多利殘篇(the Muratorian Fragment)都建議保羅在第一次被囚羅馬後,有過另外一次向西的行程。

作者為美國三一神學院哲學博士,主修教會歷史。現任教於國際歐華神學院http://www.icbsie.org/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