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

頌揚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金天明──北京守望家庭教會的牧師,他個子不高,身體略微顯瘦,帶著一副眼鏡,看上去一副書生氣。我們都生活在北京,都忙著教會的事奉,竟有3年沒見面了。

        在北京望京的一家匹薩店裡,我們夫妻和天明一家,一邊用餐,一邊聊著天。記得我第一次見天明,是1995年的春天,他已經牧養教會近兩年了,非常忙。那時街上到處都是黃色的面的出租車,不貴,但他無論是探訪信徒,還是出門辦事,總是騎著一輛破舊的自行車。

         當時他的兒子剛幾個月大,屋子是一居室的公寓,東西堆得滿滿的。我先生告訴我,和以前比起來,這已經好多了。天明剛結婚的時候,在清華西門租了一間小平房,只能放下一張床──而守望教會就是在那裡創建、開始的。

         轉眼間10多年過去了,孩子長大了,教會也長大了,我們人也老了一些。但我看天明還是那個樣子,還是那樣的幹勁十足,就像當年。我望著他,心中暗暗地思忖著,在這個小個子裡面,蘊含著多麼大的能量啊!

        事實上,當時的守望教會正面臨著重大而艱難的挑戰──向政府登記,希望有一個固定的聚會場所,但舉步維艱。天明除了講道、講課、教會管理,還要經常與政府的 人見面。我和丈夫深知其中的艱難和煩躁,因為我們也有同樣的經歷──最後我們發現,政府根本就不會給我們登記,我們也沒有精力繼續與政府交涉,只得放棄 了。

        我們約天明出來,也是想用我們的經歷提醒他。但天明很執著,他一定要做下去。我看著他,眼光又從他的身上移到他的兩個孩子身上。他的兒子雅各和女兒雅歌,一個上初中,一個上小學五年級,他們倆真是乖巧,吃完飯,就拿出隨身帶的書,坐在那裡看書。

         於是我問天明:“你有沒有想到過孩子?你要是有個萬一,孩子怎麼辦?”天明沒有一點猶豫地說:“我已經奉獻了,也包括我的家庭。孩子在神的面前也奉獻了。”

         那天晚上我哄孩子入睡,望著孩子可愛的樣子,想起天明的這句話,眼睛裡竟盈滿了淚水。

         天明身上有一種執著。執著是非常寶貴的性格。如果在與真理背離的事上執著,那生命會受到虧損,甚至完全喪失;如果在真理上執著,那樣的生命最有價值和意義。

         金天明生長在黑龍江省雞東縣的一個小村莊裡,父母都是淳樸的農民。1986年,他考入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1991年大學畢業。上大學以前,他從來沒有聽說過基督教。他從小受的都是無神論的教育,認為宗教是迷信。

         清華大學是全國最好的大學之一,天明盼望著在這裡找到真理和理想,但大學生活卻讓他經歷了理想和信仰的破滅。上大四時,一位同學邀請他去教會,他答應了。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只是想去看看。

         第一次聚會,讓天明的心靈受到非常大的觸動。一種從未感受過的愛,撫慰著他饑渴、迷茫的心靈。那愛來自上帝,上帝的愛是那樣的真切,他知道他的人生有了盼望。從那以後,他每個主日都參加敬拜。

        1990年1月28日,教會的一位弟兄問他:“你有沒有得到永生?”天明心裡想:“這怎麼能知道呢?”於是誠實地回答:“不知道。”對方繼續問他:“你相信耶穌嗎?”“我當然相信了。”“聖經告訴我們,只要我們信耶穌,我們就有永生。”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天明的心門被打開了,彷彿一股清澈的甘泉從心田深處湧出,滋潤著荒漠般的心。他的整個生命都沉浸在從上帝而來的愛、平安、喜樂和盼望中。他強烈地感受到,他已經得到永生了!

        天明從小害怕死亡。人死了以後會被放在棺材裡,埋在深深的地下,寒冷、黑暗、孤單……得到永生,以及對神的盼望,將他從死亡的陰影裡釋放了!從此,他無須再懼怕死亡了!

        這種內在的永生的確據是如此的強烈,連他的人生觀和價值觀也隨之發生了根本的改變。他的生命完全、徹底地改變了。

        他覺得既然得到永生了,活得長、活得短也就不那麼重要了,這一生艱難還是順利也不那麼重要了。而且人總有一天會死,是病死、老死,還是因意外的事故死,也不重要了。既然都是死,為什麼不為主而死呢!?

        原來,人生空虛、沒有意義,是因為人犯了罪,所以與造物主──上帝隔離了。只有重新回到上帝的懷抱,人生才有意義和價值。

        人不能拯救別人,更不能拯救自己,人也不能給自己帶來真正的滿足,只有上帝才能給人帶來永恆的滿足。

        就在那一時刻,天明有了這樣的願望,願一切愛他的和他愛的人,以及所有的同胞,都能認識、接受耶穌。

        就在那一時刻,天明知道自己被神揀選,一生將做傳道的工作,為主生、為主死。

        生命改變了,生活環境卻還是老樣子。在現實的生活中,天明面臨著掙扎、考驗和抉擇。他有他放不下的夢。從偏遠的農村到北京的清華,天明一直夢想自己能讀到博士。這也是父母、弟兄姐妹和愛他的母校老師們的期望。

        一邊是上帝的呼召,一邊是人生的夢想,天明深深地陷入掙扎。這種掙扎持續了一年半。大學畢業前夕,天明雖知道這是不合神的心意的,但還是報考了研究生。隨後學校推薦他去某研究院,他可以在那裡讀碩士研究生和工作。

        1991年5月31的夜晚,在一次聚會中,天明再一次清楚地感受到神的召喚。神不要別的,就是要他將自己全然獻給神。他無法再逃避神、逃避神的召喚,聖靈感動他在神的面前跪下來,禱告:“神啊,我就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你!”

        之後,他便大聲痛哭,心裡空空的,滿了失落的痛。他知道他已經失去了自己,自己已經不屬於自己了,自己的將來也不屬於自己了,從此,再也不能為自己活了。這種失去的悲傷攪動他的心,又化成傷心的淚。

        這樣傷心地哭了一陣子以後,天明驚奇地發現,那空落落的心裡,瞬間又開始充滿神的榮耀和喜樂。他又大聲痛哭起來,這一次不是為失去的而哭,乃是為得到的幸福而泣──當我們將生命之杯倒空以後,神便將愛和恩典注滿,使我們的生命福杯滿溢。

        有了這樣的蒙召奉獻的經歷,天明在大學畢業時,很自然地就放棄了讀研和工作的機會,全身心地投入研讀聖經和傳道事奉。1993年,在清華西門只有10平米的小屋裡,開始了現在的守望教會(守望教會的名字是2002年起的)。2002年,天明由教會選立,由謝模善老牧師等按立為牧師。

        從1991年蒙召奉獻到如今,天明一直忠於神的呼召,以聖經真理教導信徒、牧養教會。儘管在牧養教會的日子裡經歷了很多困難,比如牧養教會的前10年,他的 生活完全是憑信心的,沒有固定的經濟來源,單單仰望神的供應。但蒙召的經歷,成為神在他的生命中烙下的深深的印記,使他堅信,神既然呼召,就一定保守、看 顧、供應、幫助和帶領他。

        神是信實的神,就一直帶領他到今天,也保守教會到如今。

        神常常使用那些執著的人,當他們有了神給的目標後,就會執著地追求,絕不放棄。保羅就是這樣一位執著的人,當他意識到神在耶穌基督裡面的豐盛後,就毅然放棄今生的一切。他說:“我已經與基督同 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如今我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

        想到這兒,我就更深地明白了天明說的那句話:“我已經奉獻了,也包括我的家庭。孩子也在神面前奉獻了。”我心裡充滿了感動,不是被天明的話感動,乃是被神的奇妙作為感動。

        神的作為真是奇妙,他親自成就了一個奇妙的人生,使之成為美好的見證。

作者來自北京,現在美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