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老(郭為)2018.05.18

郭為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05.18

人們常說,人生七十古來稀。但前不久,在一次見面會上,香港方舟機構總幹事李正榮牧師的一番話,讓我記憶深刻。李牧師說,人生七十才開始。年過七旬的李牧師,雖然早過了退休的年紀,但仍然滿懷熱情,立志要繼續服事主。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上帝要興起的人,不在乎年齡,只要心懷異象,仍然能為主所用。

有愛就有生機

在我的生命中,兩位主內長者的服事見證讓我備受激勵。一位是青島佳音教會的王新牧師,她是一位70多歲的老人,但卻牧養著一群聾啞人肢體。王牧師雖年過古稀,但我在她身上看到一種服事越久越滿溢的喜樂。

王牧師說,“如果我只看聾啞人被人厭棄的一面,我就沒法服事他們。主讓我看他們如同一群沒有牧人的羊。”在聾啞信徒當中,不乏一些老年人,他們曾經被人看為無用的,他們大多很自卑,內心沒有喜樂,但因為認識主,枯乾的生命竟然在老年時被更新逆轉。王新牧師常組織佳音教會的聾啞人肢體精心編排舞蹈,在各處贊美上帝,世人也為之感動。

另外一位激勵我的老人是服事老年群體的王玳華。她是一所養老院的院長。她本來並沒有服事老年人的異象,但是有兩件事情觸動了她的心。有一次,她聽聞徐州睢寧縣教會的一位老牧師,因為是孤寡,沒人照顧,大雪天倒在雪地裡,不幸身亡;還有一件事是教會一位老妹死在房間裡,三天後才被人發現。這兩件事觸動了姊妹的心,她覺得基督徒老人生活得不到保障,這太羞辱上帝了,她聽到上帝呼召她要站起來服事老人。

後來,這位姐妹就著手建養老院。如今這所養老院已經有了不小的規模,很多教會養老機構紛紛效仿他們的模式。院長說:“這所養老院就是用信仰建造起來的,如果沒有信仰,說我們的服事有特色,或者說能夠榮神益人,這些絕對是空話。”

走進養老院你最大的感受就是,這裡充滿了愛的香氣。家裡若有老人生活,時間一久,屋子裡多多少少會有異味,但是在這裡,絲毫聞不到有半點異味。我們詫異之余,院長給出了答案,她說因為基督的愛充滿,這裡就會有香氣,每個人都甘心樂意去服事。

有愛就有生機。每當老人的被褥髒了,護工們就會很殷勤地去換洗;房間也時刻保持著乾淨衛生。老人孤獨時,就有護工陪他們談心,與他們一起禱告。王院長說,養老院哪怕護理設備再現代化,如果沒有愛,就會毫無生氣,但是如果有了愛,這裡就會生機盎然。的確,這所養老院,外部的建築雖已陳舊,但是內裡卻充滿著生命力。

在這樣一個充滿愛的群體,老人們既是被服事者也是服事者,如此就形成了一個和睦同居的團契,彼此相愛的家園,這樣的群體是蒙福的。

在盼望中活出熱情

筆者所牧養的教會以老年人居多。在牧會的過程中,我發現,很多老年人受世俗觀念影響,他們認為一旦人老了,就不中用了,只等著上天堂了。然而,真正的基督徒生活並非如此,基督徒應該是越老越有熱情與盼望。

巴刻在《榮耀神的夕陽》一書中提醒老人們:“雖然身體漸漸軟弱,卻仍維持對上帝的熱情,是我們年長基督徒蒙召的特殊操練……身體的損耗遲早會壓垮我們;精力的程度會逐漸降低。然而,熱忱應當是每一天、全天候、全時間都不屈不撓的。”(註1)巴刻指出了老年人生活得力的秘訣所在。

美國的阿諾德牧師(Johann Christoph Arnold)是老年以及臨終問題方面的專家。阿諾德說到他的教會有一個叫查理·西蒙斯(Charlie Simmons)的人,他晚年不但沒有心生孤獨感,而且生命越活越精彩。作為一個紐約人,曾是一名卡車司機以及公交車司機的查理,他深愛著耶穌,他也從不懼怕為耶穌作見證:在教會聚會,當有人講道時,他總是以種強烈的“阿們”回應;每當唱贊美詩的時候,他總是高聲贊美上帝。

阿諾德觀察說:“只有當我們沈於過去,用我們過去的自我價值衡量我們時,我們的身體才會顯得衰老。如果我們看看我們能給予什麽,而不是我們的局限,我們將能接受我們的新角色。”(註2)靠著那加力量的,基督徒老人應當“不服老”。套用保羅的話說,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老。

年逾90的巴刻也認為,基督徒的熱忱,必須用盼望來餵養。雖然大衛歷經不平坦的人生,但他年老時仍然緊緊抓住上帝:“主耶和華啊,你是我所盼望的,從我年幼,你是我所倚靠的。我從出母胎被你扶持,使我出母腹的是你。我必常常贊美你(《詩》71:5-6)大衛的一生,有上帝作他的牧者,他年老的時候仍會贊美上帝。他沒有把目光聚焦在身體衰殘、記憶力衰退等人變老的情形中,而是看見上帝在他身上的作為和恩典。

我的奶奶信主多年,近些年,她年老體衰,她對上帝似乎漸漸失去了熱情,尤其這兩年患了癌症令她很沮喪,也使她無法正常聚會,她因此常常糾結於一些想不通的事情。為了使奶奶重拾盼望,我常跟奶奶談盼望,談著談著她的苦毒和恐懼消失了,日子過得也不迷糊了。

聖經提醒我們要記掛天上的事情,這能幫助我們操練熱情的生命。基督徒需要每日被屬天的盼望澆灌,盼望像日用的飲食,我們每天都需要被盼望餵養,否則就容易回到世上的眷戀之中。當我的奶奶對死亡不再懼怕,對天家心存盼望時,她仿佛又重新活了一次。奶奶逢人就說耶穌好,盼望激發出來的熱情,使她開始為主作見證。

在我奶奶身上,真是應了保羅的軟弱神學。雖然我們有軟弱,但藉著上帝的剛強,我們即使老了,也可以活得有活力,有擔當。遙想有一天,當我老了,呼吸短促微弱,但願那份屬天的熱情,能成為別人的祝福。

 

註1: 巴刻《榮耀神的夕陽》,85頁,2017年9月由中國主日學協會出版

註2: Johann Christoph Arnold,《Rich in Years: Finding Peace and Purpose in a Long Life》29頁,2013 Plough Publishing House 出版

1 Comment

  1. 我们都是上帝永恒的小孩,上帝等我们长大如上帝。愿我们都追上上帝的信望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