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國基督教高中收滿了無神論的學生?(漁夫)2018.05.18

漁夫

本文原刊於《擧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05.18

 

急遽增加的中學國際學生

在惠頓專科學校(Wheaton Academy)165年的歷史中,絕大多數的時間它都是個寄宿學校。1980年代,惠頓結束了寄宿的運作。但在20年後,於2006年,該校又以寄宿家庭的方式,恢復了寄宿的運作。

該校的學務副校長蔚山奧夫(Brenda Vishanoff)說:“中國在前一年批准了中學生留學的政策。第一年,位於芝加哥近郊的這所基督教高中收了兩位國際學生,一位來自中非共和國,另外一位來自中國。在後續的幾年裡,這個數字增加到8,然後到16,甚至37。

不久,申請入學惠頓的國際學生超過了他們能夠錄取的人數。於是,他們開始了一個聯絡基督教高中的網絡,將一些申請書送到其他的基督教高中。在這些國際學生中大多數都來自中國。今年在惠頓的60名國際學生中,有45名來自中國。

這個增長率不只發生在惠頓。按照國際教育學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IIE) 最近的報告,從2004年到2016年,全美國高中的國際學生人數增加了3倍。有3/4的學生是用F-1簽證進入美國,而其中58%是中國學生。

中國中學留學生增加之因

蔚山奧夫說,中國的父母親將孩子送到美國,主要是因為中國高考的壓力太大,而且,只注重學術課程。由於中國經濟的快速成長,越來越多的家長有足夠的財力來支付他們孩子在美國大學的學費。他們發現,如果高中就到美國就讀,對於進入美國大學更為容易。至少,在孩子申請大學的表格裡,可以讓大學負責審核的人員更願意錄取這樣的學生。於是將孩子更早的送到美國讀書。

按照IIE的說法,由於美國公立高中通常只允許J-1 交換學生的簽證(有效期為一年),所以,幾乎所有持F-1簽證的國際學生都在私立高中就讀。而美國大多數的私立高中都是教會學校,所以,來美國高中就讀的學生,幾乎都是在教會學校就讀。

按照皮優研究中心的資料,在中國,基督徒只佔總人口的5%。而無神論的中國公民佔52%。

不在乎就讀基督教學校

盡管如此,中國的家長似乎並不在乎孩子就讀的是基督教學校。蔚山奧夫說:“我們聽到一些不信的中國家庭說,他們認為在基督教學校,孩子會比較安全,也較有好的學習環境。”

在過去7年中,惠頓在他們的WAnet 介紹了400名國際學生到其他學校。而屬於基督教學校聯會(Association of Christian Schools International, ACSI)的 700間學校都有國際學生就讀。相較10年前,只有“幾間”學校有國際學生。ACSI甚至新聘了一位助理副總裁來協助這些學校。

學校需付上的代價

這些學校錄取了國際學生後發現,事情並不如想像那麼容易。他們必須要訓練教師面對英語不十分流利,而又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學生。他們一方面要教這些孩子英語,還要教導本國學生包容與歡迎與他們不一樣的同學。此外,還要教寄宿家庭如何關懷這些在文化衝擊下想家的少年人。

這些零零總總的加起來就是一筆可觀的數目。惠頓收美國學生一年約$17,000 的學雜費。但一名國際學生的學雜費加上寄宿費,一年幾乎是 $50,000。  與惠頓連線的11所學校每名學生收費在 $34,000 到 $50,000 之間。

對一向預算緊迫的基督教學校來說,這個數目有如救星。如果一個學校的管理總監認為錄取50名國際學生可以幫助學校的財務,其實,這筆學雜費的大部份還是要花在這些學生的需要上面。校方可能先看到錢的數目,但逐漸的他們會體認到教育這些孩子的困難。

從來没有的宣教機會

一位名叫王翠珊(Trixanna Wang)的華裔,在愛荷華州佩拉基督教高中工作。她的職責是專門幫助這些國際學生。她說:“國際學生其實會改變整個學校的文化氣息。在宗教比較的課程,我們學校的中國學生很願意講述他們個人對佛教的經歷;在政治或歷史課程裡,他們會談論在共產國家成長的經歷。這些都為學校的學習環境增加了色彩。”

當然,這些在教會學校上學的中國學生,他們住在基督徒的寄宿家庭,通常週末也要跟這些家庭的成員上教堂。所以,傳福音給這些孩子的機會隨時隨處都有。佩拉與惠頓在過去兩年都有因此而相信耶穌的中國學生。

蔚山奧夫說:“我們通常都會問這些學生的家長,他們可否接受孩子成為基督徒。而孩子們在受洗前也需要得到家長的許可。一般來說,這些家長可以接受孩子選擇自己的信仰。”

紐澤西州的美東基督教學校教務主任庫德爾(Ruth Kuder)說:“這些中國學生是美國基督教學校從來沒有過的宣教機會。10年前,我們根本沒有考慮過這種情形。當我們為這些國際學生服務時,其實也是為整個社區服務。他們的影響遠遠的超過在我們面前的這些孩子。”

機會漸漸衰退

但從2014年起,這個機會好像開始衰退。國際學生的增長率在2014年是8%,2015年是3%,而2016年只剩1%。

原因或許是中國經濟成長減弱。但蔚山奧夫認為,家長之所以會對送孩子來美國唸書感到猶豫,是因為美國近兩年來的政治氣氛以及安全問題。她說:“有些家長擔心美國對移民的政策開始緊縮。另外,校園槍擊事件也是一大擔憂。惠頓離芝加哥不遠。我們很積極的去告訴家長,我們的校園很安全,但我們還是會接到家長對這方面的詢問。”

要正確預測整個趨勢並不容易。目前,澳洲、英國、加拿大都吸引了成千上萬的中國留學生。5到10年前,沒有人會預測到目前的狀況。2000年時,全美的所有基督教高中大約有數千名國際學生。目前數字顯示,有超過7萬名國際學生在美國上私立高中。

惠頓網絡的主任歐以樂(Benjamin Euler)說:“或許我們目前還看不到,但在幾年後,這些來美國就讀基督教高中的學生,將會對整個世界帶來改變。”

感謝上帝,一些華人教會已注意到中國的小留學生福音事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