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道爾和YouVersion(劉新憲)2018.05.30

劉新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5.30

 

由美國超大型教會Life Church開發的YouVersion,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讀經軟體,免費提供1134種語言的1588個聖經譯本,在移動設備及個人電腦上均能使用。至2017年底止,全球下載數已跨越3億次!

YouVersion計劃在2033年,讓新約的多語種翻譯完成度達到99%。也就是說,地球上99%的人都可以用他們的母語閱讀聖經。

這是何等的喜訊啊!

當我們這些已經習慣使用電子版聖經的基督徒為此歡欣鼓舞之時,也不該忘記歷史上那些為翻譯和傳播聖經而獻身的聖徒,特別是英國改教家威廉‧丁道爾(William Tyndale)。500多年前,為將聖經翻譯成現代英文版,他一生風雲跌宕,如一部悲壯史詩。 我們現今有傳播最廣影響最深的英文版聖經,是上帝的恩典,也多虧了他。

一、丁道爾之前的聖經翻譯

聖經中五旬節神蹟的啟示是跨越文化語言障礙,將真理傳至地極。但在2000年的教會史中,聖經翻譯的過程卻是艱難曲折,令現代基督徒幾乎無法想像。

舊約聖經是由希伯來文寫成。70位學者在西元前3世紀左右,把希伯來文的舊約聖經翻譯成古體希臘文,該版本亦被稱為《七十士譯本》。

此後有不少聖經學者將聖經譯成不同的拉丁文版本。耶柔米(Jerome)自382年開始修訂當時的新約拉丁文本,並於390年,開始史上第一次把舊約直接從希伯來原文譯成拉丁文(之前的拉丁文舊約都是由希臘文版轉譯)。全部工作於405年完成,這就是著名的《武加大譯本》。

然後,聖經翻譯停止了近千年,其間教會一直以《武加大譯本》為標準聖經。到了中世紀,只有神職人員或少數知識分子才懂拉丁文,而廣大平信徒只能間接通過神職人員的宣講來學習聖經,即使遇到違背聖經的教導也無從判別。

中世紀羅馬教廷的統治黑暗而漫長,它嚴格禁止聖經的翻譯。大衛‧丹紐爾說:“(當時的)教會永遠不會允許將新約從希臘文翻譯成英文,因為新約既沒有七聖事也沒有煉獄的教義,而這正是教會權力的兩個主要來源。”(註1)

中世紀的英國改教先驅約翰‧威克里夫(c. 1330-1384)首先提出一切回歸聖經,堅持以聖經為信仰生活的準則。1381年威克里夫開始把拉丁文聖經譯成了古體英文,將反抗羅馬教廷的利器交在同胞手裡。教廷對他深惡痛絕,於1415年定他為異端、決議焚毀他一切著作,並於1428年將遺骸挖出焚燒並棄於河中。

但是黑暗不可能永遠遮擋光明。將聖經翻譯成不同語言是上帝的意志,無人可阻擋。在此聖工上,必有聖徒相繼而起。

二、丁道爾時期的其他聖經翻譯

16世紀時,教皇和各地王室貴族的對抗、農民起義、東方土耳其人的進攻及羅馬教廷的腐敗終於使宗教改革如燎原之火在歐洲大陸迅猛地燃燒起來。

宗教改革提出“五個唯獨”——“唯獨聖經、唯獨信心、唯獨恩典、唯獨基督、唯獨神的榮耀”。“唯獨聖經”是一面最醒目的戰旗,因為它意思清晰明確易懂。

1516年,伊拉斯莫在巴塞爾編輯並出版了新約近代希臘文本,這給馬丁路德和丁道爾後來的新約聖經翻譯帶來極大幫助。

1521年,著名改教家馬丁路德為躲避教廷迫害,在同情他的貴族保護下,隱居瓦爾特堡。在那裡,他把新約聖經由希臘文譯成德文,並於1522年9月出版,一般稱為《九月聖經》。它旋即成為世界上第一本暢銷書。路德後來組織多位學者完成了舊約聖經的德文翻譯,並於1534年出版了德文版的全本聖經。

1526年比利時安特衛普的印刷商雅格伯‧範‧萊斯弗爾徳出版了荷蘭文版聖經。1536此版聖經被教廷列為禁書而焚燒,他也於1545年11月27日被處決。

1530年,法國著名神學家和人文學家雅克‧勒菲弗‧戴塔普勒完成並出版法文版聖經。法文版聖經幫助了日內瓦改教運動。當著名改教家加爾文在1536年來到日後成為“國際宗教改革陣地”的日內瓦時,日內瓦人已通過無記名投票,決定“從此以後遵循福音的律法和上帝的聖言,廢除教皇的一切權力。”(註2)

那時候的英國依然受轄於羅馬教廷。根據英國在1401年頒佈的《關於將異端分子處於火刑》法律,所有翻譯、閱讀、抄寫、販售,或持有威克里夫英文版聖經的人都會被捕入獄或判處火刑。

據記載,在英國曾有7位追隨威克里夫的羅德拉派信徒於1519年4月4日被縛於火刑柱燒死,他們的罪名是把英文版的主禱文給了自己的家人。其中有一位女士本可得豁免,但差役在押她離開刑場時,無意間搜出了幾段英文版聖經章節,隨即也把她捆上火柱燒死。(3)

三、丁道爾的新約聖經翻譯

就在英國仍然被黑暗籠罩的時期,一位“一生只專注做一件事”的殉道者丁道爾,義無反顧地走進了“死亡禁區”。他將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一個偉大使命。

丁道爾於1494年出生在英國格洛斯特。除了英語母語,他能流利使用法語、希臘語、希伯來語、德語、義大利語、拉丁語和西班牙語。1515年7月,不到21歲的他已獲得牛津大學文學碩士的學位。之後他去劍橋大學繼續學習語言和神學,並擔任神學課程助教。

在劍橋期間,他結識了一批改教運動的同志。他們時常在當地的白馬客棧聚會,討論路德和宗教改革。在那裡,丁道爾為自己確定了一生的使命,那就是將聖經翻譯成通俗的英文版。他要讓英國的普羅大眾都可以用自己的母語閱讀聖經,他要讓農民不再需要支付幾個便士,僅僅為了請神父用拉丁語念一小段聖經。

1521年,丁道爾離開劍橋回到了他的出生地格洛斯特。他在約翰‧沃爾什爵士家擔任家庭教師,此外還為附近的教區和教堂服務。但很快地他的佈道便激起了教會的憤怒,並被禁止再佈道。

在那裡,丁道爾清楚地看到了很多神職人員對聖經輕視甚至無知。一次,丁道爾與一位博學的教士辯論,當談到教皇的權柄時,那位教士說:“我們寧可要教皇的法律,也不要神的律法。”丁道爾尖銳答道:“我蔑視教皇和他的一切法律。神若允許我活下去,要不了幾年,我會讓一個扶犁的小伙子比你更懂聖經。”

丁道爾不願再等了,他決定立刻開始著手翻譯聖經。他首先請求倫敦主教的支持。根據當時的英國法律,只要獲得主教許可,聖經翻譯就不犯法。但丁道爾的請求被拒絕了。

1524年4月,丁道爾從倫敦前往德國,從此他未能再回到自己的祖國。在德國丁道爾開始了他的新約聖經翻譯工作。1525年,丁道爾的英文版新約譯竣。當印刷工作在隆剛開始時,印刷廠遭到當局突襲,以致半途而廢。丁道爾只得帶上排印稿,沿萊茵河而下到達荷蘭的沃爾姆斯。

1526年初,6千本丁道爾英文版新約聖經終於印刷出版了。這批聖經至今只有3本存世。

由於在當時的英國,持有英文聖經是非法的,人們開始把被禁的新約拆散,藏在酒桶、油桶或布匹內挾帶入英國。這些散本進入英國後再被裝訂成冊,在黑市出售。

通俗英文版聖經的出現,就像穿透重重烏雲灑落在英格蘭大地的陽光。蒂莫西‧喬治充滿激情地寫道:“在這片土地上的黑暗角落,在這裡,在那裡,普通人秘密聚集在一起,來讀丁道爾的新約聖經。想像一下吧!他們在這樣的聚會中,第一次聽見用英文讀出聖經上的如下話語,會是一種怎樣的情景:‘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神差祂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

教廷權力受到了巨大的挑戰。國王亨利八世發佈諭令禁止丁道爾的新約,倫敦主教則公開焚燒任何查獲的版本。但熊熊燃燒的烈火並沒有燒毀人民渴慕聖經的熱情,反而使英國改教運動更加如火如荼。

四、在烈火中騰飛的丁道爾

丁道爾的英文聖經源源不斷沿萊茵河順流而下,再從海路進入英國。主教用高價從市場上買下它們焚燒,但收購資金很快就回到丁道爾那裡,用以印刷更多的英文新約。宗教改革的思想在英國迅速蔓延傳播。

教廷和國王坐立不安,他們派出一批批鷹犬,去尋找藏匿在歐洲的丁道爾,企圖將他綁架回英國。

丁道爾小心翼翼,隱姓埋名四處躲藏,提防著英國特務突如其來的綁架,但他知道殉道的日子終將來臨。1528年,他在自己的第一部主要神學作品《邪惡瑪門的比喻》中寫道:“有人或許會問,我為何要如此辛苦地去做這份工作呢?他們反正要把它付之一炬。我的答案是,他們焚燒聖經,在我意料之中。他們所能做的,是有朝一日連我也予以焚燒,假若我來日殉道是出乎神的美意,我也從心裡順服。”

與此同時,他抓緊時間修訂英文版新約聖經,並著手舊約聖經的英文翻譯。他的工作進展迅速,似乎曙光就在不遠的前方。

可惜丁道爾沒能完成全部的舊約聖經翻譯便被捕了。一個被重金收買的奸細在安特衛普找到了丁道爾。1535年5月21日,在夜幕下,丁道爾被綁架到布魯塞爾近郊的菲爾福特城堡。

丁道爾在牢獄裡經受了16個月的折磨之後,於1536年10月6日被處死。一位教士幾天後如此寫道:

“囚犯被帶進來了,他還可以作最後的申訴,只要他願意放棄自己的信仰。丁道爾毫不動搖,……他嘴唇顫動著作了臨終禱告,慷慨激昂的禱告聲在刑場回蕩,‘主啊,請開啟英王的眼睛!’鄶子手從柱子後面用力將絞索繩下拽,……丁道爾被勒死了……軀體墜入熾熱的熊熊烈火中。” (註3)

五、丁道爾殉道後

丁道爾死了,但是英文聖經的翻譯和傳播已不可能停下了。

丁道爾的朋友邁爾斯‧科弗代爾將丁道爾尚剩不多的未譯舊約聖經章節翻譯成了英文,並於1535年在歐洲大陸出版了歷史上第一本完整英文版聖經。

1537年,約翰‧羅傑斯把丁道爾和科弗代爾的譯本合併,出版了歷史上第一本自原文翻譯的完整英文版聖經。

1539年,羅傑斯版本成了托馬斯‧克蘭夫大主教監督印行的大聖經版本。在亨利八世的命令下,這版聖經被放在每一個教堂內,任何想要讀的人都可以自由地去讀,而這正是丁道爾臨終時所禱告的。

1611年,欽定版聖經(King James Version)出版,其中有90%採用了丁道爾的譯本。

1952年,英文聖經修訂標準版(RSV版本)出版,其中有75%採用了丁道爾的譯本。

丁道爾生前沒有像路德一樣獲得同情教改之貴族的保護,教皇和英王的鷹犬一直像影子一樣跟隨他。他顛沛流離、四處躲藏、居無定所、終身未娶、沒有家人、也沒有神學博士頭銜。他被囚大牢,最後被殘忍處死,從某種角度上說,他似乎更像使徒保羅。

500多年過去了,歲月的流逝並未讓人們忘記他。人們將他的故事寫入不同版本的圖書和史冊中。1988年,近代神學家蒂莫西‧喬治在他著名的《改教家的神學思想》修訂本中,自路德、茲溫利、加爾文、西門之後,把丁道爾列為第五位歷史上最著名的改教家。2002年,丁道爾被公認為英國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的100位人物之一。(註4,5)

倘若丁道爾今日有知,他或許不會為這些認可而特別激動;但是,他一定會為世人可用YouVersion上的一千多種不同母語閱讀聖經而無比欣慰。蒙神恩典,英文版聖經至今依然是全世界排名第一的暢銷書。五旬節的彩雲彰顯了妙不可言的神蹟,而丁道爾是一位用生命採擷了一片彩雲給予人間的天使。他將永遠活在我們的心間,並且是每一個基督徒應學習的榜樣——為了主,完全無我地奉獻自己。

 

參考書:

(1)譯自David Daniell, William Tyndale, A Biograph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4。

(2)蒂莫西‧喬治(Timoth George),《改教家的神學思想》(Theology of the Reformers〉譯者:王麗,孫岱君。中國社會出版社 2009。

(3) 參考William J McRae ,A Book to Die for: A Practical Study Guide on How Our Bible Came to Us。Clements Publishing,2002。Prologue: William Tyndale—The Father of the English Bible  https://bible.org/seriespage/prologue-william-tyndale-father-english-bible

(4)參考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Tyndale

(5)約翰‧福克斯(John Foxe),《殉道史》(Foxe’s Book of Martyrs)譯者梁魯。 三聯書店2011。

 

作者1989 年自上海赴美讀MBA、CPA。曾多年在美任職高科技公司(美國政府合同商)財務總監和總經理。現為高科技公司CEO獨立諮詢師。

 

2 Comments

  1. 感謝神的恩典,賜下這些用自己的性命去捍衛真理,讓真理得以廣傳。諷刺的是,亨利八世百般迫害翻譯聖經的人,自己後來想跟皇后離婚和教廷鬧翻,自己成立安立甘教會。結果反而讓英國成為改革宗甚和福音派最興旺的國度,18世紀開始成為全球差派宣教士最多的國家,中國人也終於因著前仆後繼的英國宣教士得以聽聞福音。神利用這些荒謬的皇帝和執政掌權者,完成祂預定的救恩。除了讚嘆,我們只能感謝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