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使我的心回歸家庭(羔小羊)2018.06.05

羔小羊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6.05

 

 我曾一心想做女強人

從小,受電視節目和世界價值觀的影響,我一心想當女強人,覺得這樣才能體現我的人生價值。

大學時和先生戀愛,我們兩地分隔。先生想等我畢業後就結婚,可我卻對先生說,我想去外省奮鬥幾年,先實現自己的理想,再回來和他在一起。那時我覺得自己還年輕,如果就這樣被家庭束縛,活得好像中年人,生活也無味。

考研失敗後,我進了先生的單位,但仍計劃要考出去讀幾年書再回來。先生說好,讓我邊工作邊看書,若考上了他就供我讀書,過幾年再考慮買房和結婚的事。

上帝打消了我外出的念頭

工作不到一年,我信主了,但是我對信仰認識存在偏差。身邊弟兄姊妹被家人逼迫的例子,讓我不敢將我的信仰告訴先生。後來先生無意中發現,他覺得很受傷,因為這麼大的事我竟瞞著他,他說不知道我還有什麽事瞞著他。其實他并不抗拒信仰,他內心一直相信有主,大學時有一次他還說,希望有一天能在主的面前,在教堂裡娶我。只是那時我不認識主,早忘了他的話。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我和先生的感情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對真理的不了解,和發生的這些事,使得原本說要和我步調一致、且興致勃勃想認真了解信仰的先生,從此開始抵觸信仰了。

那時上帝很明確地藉著《哥林多前書》告訴我:“信主前是什麽身份,信主後就是什麽身份。‘你這作妻子的,怎麽知道不能救你的丈夫呢?’(《林前》7:16)”我知道先生就是要和我共度一生的人,我想早點和他結婚,但提了幾次,先生仍說要買了房才行,因為這是我父親曾提出的要求。

我禱告主:神啊,我們又沒有錢買房,得等到什麽時候?有一天特別軟弱時,上帝回應我:你自己的心都沒有安定下來,還想出去幾年,為什麼要求快點結婚呢?我恍然大悟,我以為我在等上帝,原來上帝在等我。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不是出去奮鬥,而是和他在一起。

我徹底打消了考研和出去幾年的念頭了。說也奇妙,我的心一安定,上帝就親自為我們開路。幾天後,在我們並無存款的情況下,上帝突然就帶領我們買了房,又很快登記結婚了。

錯把教會服當作自我價值的實現

我不再把到外地奮鬥一番當作自我價值的實現了,但不知不覺,我又把心放在了教會的服事上,我在教會裡學敬拜、帶敬拜,甚至當起小組長,這些都讓我覺得在教會中很受重視,被肯定,我也覺得傳福音、和弟兄姐妹們在一起才能實現我的價值,才是為主發熱心。

那時,先生的工作性質決定他幾乎都在郊外,很難得才回家一趟,但即使他回來,如果當天有聚會,我也會撇下他出去。

有一次他回家,我們約在超市會面,逛了才十多分鐘,我說今晚有聚會,就撇下他離開了。等我回到家,已經過了晚上十點,而第二天一早他就要走。還有一次,我們和同事聚會,都是帶的家屬,但我匆匆吃了幾口,就離開了。我先生說,他管不了我,特別是有聚會的那幾天,我不屬於他。

但漸漸地,上帝帶領我在讀聖經時,看到妻子要完全地順服丈夫,丈夫是妻子的頭,丈夫活著的時候,妻子的身體都完全屬於丈夫,不應該“有幾天他管不了”。那段時間,我每次讀聖經,都注意到妻子要以丈夫為重要的話。“已經出嫁的,是為世上的事掛慮,想怎樣叫丈夫喜悅。我說這話是為你們的益處,不是要牢籠你們,乃是要叫你們行合宜的事,得以殷勤服事主,沒有分心的事。”(《林前》7:34-35)

主又藉著傳導人關於婚姻的講道對我說:“教會中的姊妹離了你沒有任何問題,可是你的丈夫離了你不行。最需要你的人是你的丈夫,你最要服事的人不是教會的姊妹,而是你的丈夫。”這讓我的心受到極大的震動。我開始有了不同的優先順序。

禱告中,上帝多次問我:“你願不願意為了我放棄外面的事業,放棄在外面尋找價值感?你願不願意為了我,放下教會的服事,失去在教會中的掌聲、認可,寧願在家做一個默默無聞的小信徒,學習服事你的丈夫?”

在一次次的破碎中,我終於對上帝說,神啊,我願意。即使教會弟兄姊妹都覺得我不愛主、不熱心,我也願意回到家中愛我的先生,去做你看為寶貴的事。

這樣,我便辭去了教會的一切事務,並且只要先生回家那天,我就會專心在家裡陪伴他,我開始學習以他為重,尊榮他,愛慕他。先生說,現在才又有戀愛的感覺。

上帝徹底讓我的心回家

但先生不在家時,我仍熱心聚會。先生希望我學習料理家務、做飯、烘焙等,我都沒有興趣,我在家也待不住,我還是喜歡呆在教會。

有一天,先生帶著我買了隻小狗,我心裡萬般不願意,但為了順服先生就沒有說話。先生讓我學會好好照顧小狗,以後才會照顧孩子。

可我卻嫌小狗麻煩,下班後本來可以直接去聚會,但卻必須先回家給小狗弄了吃的再去,還要花很多時間給小狗打掃衛生等,影響我追求主。我的厭棄,再加上沒有精心照顧小狗,它很快就死了。先生很傷心。

人的心啊,多麽容易為自己而活,容易被外界的掌聲所迷惑啊!那段時間在單位上,我的文章頻頻發表,我成了炙手可熱的宣傳骨幹,我從早到晚想著采訪、寫稿、投稿這些事了。在那樣的狀態下,幾年沒有生過病的我,突然重病一場,連續三天不能起床、外出。但那幾天,我的心開始從浮躁,竟然一點點變得安靜起來。

那是第一次,上帝問我:“你願不願意為了今後的孩子放下現在的工作?”我心想,我還沒有孩子呀,而且為什麽有了孩子就要放下工作呢?但是上帝又問我:“你願不願意為了今後的孩子放下現在的工作?”一連幾次,我終於回應上帝:我願意,我願意徹底地放下外面的事業,放下外面的掌聲,我願意回到家裡,默默無聞地照顧孩子,經營家庭。

這一次,上帝讓我的心徹徹底底地“回家”了,我放下了外面一切的榮耀,願意做一個真正合神心意的女人、妻子、媽媽。我也想要學做飯、做家務了。

沒多久,讀聖經時,“兒女是耶和華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的賞賜。”(《詩》127:3)這節經文跳到我的眼前,好像對我說話一樣。沒想到,再過幾天,我真的懷孕了。

不久,我參加了馨香女人網絡婦女小組,一起學習如何在主的愛裡,以家庭為優先。奇妙的是,小組的理念就是建議孩子12歲以前,媽媽能親自在家帶孩子。

原來,上帝就是這樣一步步地帶領我。如果我的心不回家的話,有了孩子,也許也會像先生說的,我照顧不好孩子,甚至我可能會把孩子當累贅,嫌孩子耽擱我。但現在,我知道先生和孩子才是上帝讓我首先服事的對象,才是在這世上我最需要重視的人。

如今,我開始享受經營家庭、養育孩子的過程,這是曾經的我不能想象的。

更奇妙的是,多年後的今天,在先生的鼓勵下,我竟開始實現從前小時候的渴望,我開始寫起自己真正喜歡的文字了——這是當我放下自己後,上帝給我的意想不到的豐盛。

感謝上帝愛我,引導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作者是80後基督徒媽媽,現居中國四川。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