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范學德 )2018.07.02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8.07.02

 

一、當年的困惑:沒有出息

在接觸基督教之前,我一直覺得事業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人活著就應當努力奮鬥,把自己的才能充分地發揮出來,實現“立德、立功、立言”的目標。具體來說,就是成為一個不低於二流的學者(至少在國內),寫出幾本三五百年後還有人讀的著作,如此,才不枉此生。

1991年秋,我來到了美國,接觸到了教會,當時,許多問題令我十分困惑,其中有一個問題就是,有些人成為基督徒後,就失去進取心了,對發揮自己的才能變得無所謂了,在事業上也不努力奮鬥,結果成了一個碌碌無為的人。看到了之後,讓我挺害怕的,難道,所謂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主,就是無所作為,無所事事?

猶太人的經典《塔木德》上寫到:“在這個世界上,最煩人的工作就是無所事事。”

二、上帝的家業

95年我信主了,不可避免的,我遇到了兩個問題:應該如何看待自己的才幹?如何在人生中使用自己的才幹?

我多次閱讀《馬太福音》25章14-30節,這給了我一個清楚的答案。這幾段的經文,記錄了耶穌所講的一個著名比喻,通常把它概括為“才幹的比喻”。實際上,它講的是將來上帝審判我們的標準之一,就是我們在一生中是否把上帝賜給我們的才幹充分發揮出來,榮耀上帝,造福世人,成就自己。

耶穌一開始就說到,“一個人要往外國去”,正像教父大貴格利所說的:“這個要往外國去的人,除了是我們的救贖主外,還能是誰呢?”(註1)祂要到哪裡去了?天上。但有一天,祂還會從天上回來。

這個主人在離開前,“就叫了僕人來,把他的家業交給他們”。這家業是什麽?亞歷山大的區利羅說:“這是一份‘屬靈的恩賜’,大貴格利也說,上帝把祂的屬靈恩賜賞給相信祂的人。”(註2)今天,我們可以這樣說,這家業,就是上帝在我們生命中的心意。沒有一個人能夠知道上帝留給他的家業有多少。但我們都確信上帝給了我們足夠的家業,使我們可以活在今天,活出上帝的生命。

我們基督教應該如何看才幹?

首先我們必須看到,人的才幹都是上帝賜給的。不是你自然而然就有的,而是“被給予”的,給予者就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祂按照自己的意願將才幹賜給不同的人。

從《創世記》第1章來看,人是上帝創造的,因此,人的才幹也是上帝創造的,不可能有其它的來源。嘉柏霖說:“天賦都是從上帝而來的。基督教‘普遍恩典’的教義強調,上帝把各樣的天賦分賜給眾人,信徒與非信徒都一樣。”(註3)他又說:“聖經以獨特的態度教導我們:任何周遭的世界都是上帝所創造的,我們所有的一切,包括創作及感受藝術的能力,都是上帝的恩典;上帝以至高的意志,決定賜予人這項恩典。因此,如果我們蔑視或抑制藝術能力,貶低有價值的藝術創作,認為這些都屬世不屬靈,就不榮耀上帝了。”(註4)

才幹,這是上帝賜給我們的一份厚禮,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以感恩的心接受這一禮物。

其次,上帝所賜給的才幹是好的。

還是看《創世記》第1章,人之才幹就其本身來說,是好的。上帝在創造人之後,對自己的創造作出了一個基本評價:“甚好”。人的才幹、才能,就包含在這個“甚好”之中。它是好的,但不是最好!最好的是人心中所反映的上帝的形象。

加爾文說,雖然人心已經墮落了,但“上帝仍將各樣傑出的才華放入人心,用以裝飾人心。假如我們相信上帝的靈是真理唯一的源泉,那麽,不管真理在何處顯明,我們都不應該拒絕或藐視,要不然我們就是侮辱上帝的靈了。”(註5)

第三點,人與人之間的才幹是各不相同的。上帝隨己意賜給人不同的才幹,沒有任何一個人擁有全部的才幹,也沒有任何一個人一點才幹也沒有,並且,不同的人的才幹是不同的。至於為什麽上帝賜給這個人這樣的才幹,那個人那樣的才幹,這是出於上帝的旨意,而這一點不是我們能夠了解的。我們應該明白的是:感謝上帝賜給我才幹,我要在一生中善用自己所擁有的,而不要抱怨自己所沒有的,更不能妒嫉他人所擁有的。

保羅在他的書信中,幾次談到上帝賜下不同的屬靈恩賜。這人有醫病的恩賜,那人有說方言的恩賜,又有人有禱告的恩賜,作先知講道的恩賜,幫助人的恩賜等等(參《羅》12:6-8;《林前》12:4-11)。保羅強調,恩賜“各有不同”,但都是“聖靈所運行、隨己意分給各人的”。(《林前》12:11)

正是因著每個人有不同的才幹,人類生命才豐富多彩。教會也是如此,正因為兄弟姐妹有不同的恩賜,我們才能成為一個身體,彼此需要、彼此配合,彼此建造。

三、使用才幹的兩種態度

耶穌告訴我們,人們對使用自己的才幹有兩種態度。

第一種態度:“隨即拿去作買賣”。

隨即,就是立即使用自己的才幹,刻不容緩,為了天國的大業,抓緊時機,抓住時機,馬上行動。

作買賣,就是要賺大錢,連本帶利,多多益善。

基督徒要最大限度地使用上帝所賜給我們的才幹。用古人的話來說,就是“人盡其才”,把生命的一切潛能都盡力發揮出來。

由於每一個人的才幹不同,所遇見的機會也不同,所以,每一個人能夠作成的買賣也不相同。但哪怕我們只有一千兩的銀子,我們也要感謝上帝,並好好地使用它。

我所能完成的未必是最好的,但我要把最好的獻給上帝,我要讓上帝賜給我的才幹得到最充分的顯現。

人首先要看的不是我要做什麽事,而是主耶穌要我做的事是什麽。我是一個被創造者,這是基督徒思考事業時的前提。從這個前提出發,基督徒要問的第一個問題,也是第一位的問題是:天父啊,你讓我在人間活著的目的是什麽?主啊,你賦予我的人生使命是什麽?完成天父賜給個人的使命,這就是“天命”,即上帝賜給我們的使命。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天命,天命之所在,就是事業之所在。生命之過程,就是完成天命的過程。

第二種態度:“把主人的銀子埋藏了”。

這就是拒絕使用自己的才幹,浪費自己的才幹,他們沒有使用自己的才幹來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榮耀上帝。

教父大貴格利認為:“人把自己的才幹用於地上,卻不尋求靈性上的得益,從來不讓自己的心思離開地上的思慮,升到更高的層次。”(註6)因此,那些拼命使用自己的才幹來為自己謀利益,也是“把主人的銀子埋藏了”,因為他們用錯了地方。

四、上帝衡量的標準

首先我們注意到,上帝在一切之先。因此,耶穌說的不是仆人來到主人那裡,請他評價自己的工作結果,而是“主人來了,和他們算帳”。耶穌基督有一天要再來,祂要審判我們,這是我們必須時刻放在心上的,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我們活在今天,就是活在末世中,活在等待基督再來之中。

當耶穌審判我們的時候,祂的標準是什麽?它就是我們對上帝是否忠心,成為一個“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對主盡忠,這就是基督徒衡量一切事業的最終標準。把主賜給我的才能充分地發揮出來,這就是對主盡忠的重要標誌。

充分發揮自己才幹的目的是榮耀神。教父俄利根說:“人無論從上帝那裡得到了多少的恩賜,都應該用來使上帝得到榮耀。”(註7)

根據是否對主盡忠的標準,耶穌將所有的基督徒區分為兩類僕人。第一類僕人就是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在這裡我們首先註意到,盡管頭兩個僕人工作的效果不一樣,有的多賺了五千兩銀子,有的是兩千兩,從人間的標準看,一個貢獻大些,另外一個小些。但是,主人一句也沒有說這個比那個多賺了多少,主人衡量的不是錢財,而是人心;不是事業,而是人品:這人是不是一個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因此,他對頭兩個僕人的評價一模一樣。

並且,人使用上帝賜給他的才幹,他越使用,上帝就會越多地賜給他,反之,連已經賜給的,也會失去。“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余;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太》25:29)

這就是上帝的大平等,祂衡量的是人心。

這就是上帝對我們的大恩惠,即使我們能力很小,才幹不大也不多,但不必灰心,只要我們“人盡其才”,我們就會得到主的賞賜,會誇我們是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這是我們的盼望,到那一天,我們可以來到耶穌身邊享受祂的快樂。

第二類仆人:又惡又懶的僕人。

同樣,主沒有說他的能力小,成果不大,沒有,主評價的是他的心,沒有對主盡忠,又惡又懶,把自己的才幹“藏”起來了。

以自我為中心,就是惡,不肯努力奮鬥,就是懶。又惡又懶,就不可能對主人盡忠。

歷史上,有許多典範,堪稱主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他們共同的特別就是竭盡全力完成上帝賜下的天命。其中一位就是威伯福斯(1871-1833)。他說:“全能的上帝為我設下了兩個偉大的目標:廢止販賣奴隸和校正社會習俗。”他1780年進入英國國會,並在9年後提出廢止販賣奴隸法案,“我由此下定決心,在沒有成功地廢除奴隸制度之前,絕不罷休”。45年後,法案才在國會上下兩院通過,3天後他與世長辭。

回到開頭,信主20多年了。我慢慢體會到了,上帝的確賜給了我某些才能,我應該在上帝恩典的感召下,竭心盡力,抓住他為我準備好的機會,把他賜給我的才幹在他要我完成的事業上,不斷地發揮出來,服務教會和社會,榮耀上帝的聖名。

 

註:

註1、註2、註6、註7,《古代基督信仰聖經註釋叢書》(《馬太福音》12-28章),臺灣校園出版社,第317頁、第318頁、第320頁、第326頁。

註3、註4、註5,《當代基督徒人文素養》,嘉柏霖著,蘇茜譯,臺灣校園出版社,第49頁、第55頁、第69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