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面对世俗社会之道(张纪德)2018.07.28

张纪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07.28

 

【编者按:一个基督徒作为公民,应当如何参与到社会公共生活中,如何面对不同的社会议题?本刊于昨天和今天连续发表的两篇文章,共同指出一点:教会和信仰实践是有公共性的。同时,这两篇文章又从不同的角度与层面来看基督徒参与公共生活,供大家思考。在此也真诚欢迎读者们踊跃回应、投稿,本着真理原则一同深入探讨,帮助基督徒在社会生活中更好地为主作盐发光。】

 

在第1世纪,保罗和使徒们艰苦外出宣道,宣告“人需要悔改,信耶稣得救”的福音,沿地中海的欧亚地区建立许多教会。主后前3个世纪的教会,受到各样传统宗教、文化及政治的打压,信徒常面对坐牢、被杀害的危险,他们却以超越的信心作光作盐,活出了不同于世俗价值观的见証,使得基督教持续在罗马帝国发展。

到第4世纪,君士坦丁大帝信了耶稣,宣告基督教在罗马帝国合法,并将之定为国教。以后一千多年,基督教传遍欧洲。如今,欧洲各国文化里传承了许多圣经典故及思想。但由于伊斯兰教在中亚及北非的强大势力,基督教长期被限制在欧洲。

罗马帝国崩解后,教会也因宗旨分歧,分裂成天主教、东正教及抗罗宗(就是一般所说的基督教或新教)3大流。16至19世纪,宣教士们随欧美的强盛扩张,把天主教和基督教传到了世界大部份地区。

基督教教义从多方面奠定了西方的主流价值,如“天赋人权”和“君权神授”引申出来的人民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集会结社自由、国民教育、人民参政、废除奴役制度等等。

自由派冲击

17-18世纪文艺复兴之后,欧洲理性主义抬头,有哲学家开始懐疑上帝及任何超自然的事。19世纪,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后,进化论很快流行欧美学术界,不可知论(Agnosticism)和无神论也跟着而来。

到20世纪初,各样偏离圣经的思想进入神学院,发展出与世俗观妥协的自由神学。自由神学进到一些教会里,就形成了自由派或新派教会。新派教会有3大特点:

1.强解或曲解圣经,不按字面意义,不信圣经无误;2.即使进化论明显与经文的教导不合,还用进化论的框架来论事情;3.推崇人文关怀的社会福音,却避免讲罪和地狱的问题。

1920-30年代,持守传统解经、反对新派的西方教会,与接受新派神学的主流大宗派分道扬镳,形成了基要派或福音派。在中国,王明道的讲道和文章常批判新派的错误,把那些认为“圣经有误”的新派定性为“不信派”。

虽然大部分华人教会和信徒持保守的福音信仰,但不同神学观的交流,难免在教会里引起风波,特别是政治及社会议题。虽然通常华人在教会里回避或简化谈论这类问题,以免冲突。然而,有一些社会议题及法令会影响到我们的社区和学校,我们就不能不面对。另外,针对国内或国际不公不义的事件,我们也应该按上帝的公义怜悯为此呼龥和代祷。

后现代现象

近100年,西欧和北美的主流宗派大多成了新派。他们把教义哲学化、世俗化,偏离真道失了味,导致信徒大量流失,很多会堂因缺少会众而关门,教会甚至出卖教堂资产。

21世纪欧美国家普遍变成了后基督教社会,许多人不信绝对真理,一切“凭感觉”,以致胆大妄为。

数千年来,同性恋在世界各国都被视为不正常、羞耻的。但近10年从西欧开始,到部分美洲国家,自由派以大量财力推动舆论及政治使“同性婚”和“变性/跨性”合法化。他们不顾人伦道德,攻击上帝的道及卫道者,并用立法来限制教会和逼迫圣徒。这些欧美人士忘了上帝对他们祖上的恩待,选择自由放纵,走弯曲悖谬的路。在这背后,有一股邪恶势力在鼓动,藉大众媒体、艺人和政客,使同性恋运动成为潮流推向世界各国。这摆明在与上帝的主权对抗,要把更多人陷在邪淫里。

有些教会领袖害怕失去教会中同情同性恋者的支持,特别是经济上的支持,而在同性恋的议题上采取沉默。

有人以为把悖谬的事,以法令“除罪化”,就“没罪”了。其实,世俗的“除罪化”不等于在上帝的圣洁公义下无罪。《彼得后书》2章10-13节警告人们:“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他们胆大任性,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遇败坏。行的不义,就得了不义的工价。”

实例一:随同性恋的潮流,美国的艾滋病患不断上升。疾病防治中心(CDC)统计至2016的报告:

  • 全美国有125万艾滋病患;每年有5万多新感染者,80%是男性(其中80%是男同性/双性行为者)。
  • 艾滋病的感染在年轻人(20-29岁)中增加,90%是男同性恋者。50%的年轻患者不知已感染艾滋病毒,是不定时炸弹。
  • 1/5 的“男同志”带有病毒,他们放纵、多性伴侣的生活型态是传播艾滋病毒的主要管道。他们到50岁前得艾滋病的几率是50%,而大多数艾滋病患活不到50岁。
  • 男同性恋者中的60-70%有异性关系,甚至有自己的家庭,因此不少女性也被感染,把病毒传播到普通人群中。

实例二:自从美国数州通过娱乐大麻合法化,2018年各地急诊室统计,越来越多使用大麻的民众,被送医时会出现一种“既尖叫又呕吐”(Scromiting)的新症状。近一年估计,泛滥吸用毒品,尤其是鸦片类而致死的超过7万人。

人若违背上帝主权的命定规范,就没有保障。当自由不受节制,就变成“放纵”,后果会是灾祸。有位华人牧师更简明的比喻:一只无知的小鸟开心地飞来飞去,不愿意受约束,要到海阔天空去翱翔。飞累了,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但发现下面除了一片汪洋,什么落脚点都没有。最后飞得累死,掉落在大海中喂了鱼。

但是,自由激进团体不顾客观事实,一再制造假新闻,配合他们的“政治正确”议题,通过社群及媒体,影响社会的价值观及政治法规。2016年的牛津英文字典有个新字被收入—“post-truth(后真理)”,这词就是指这种缺乏事实、不合理、凭感觉的世俗现象。

21世纪,世俗在推崇“平权”及“全球化”,大家要当心!颠覆社会及国家的原因不只是政治制度,还有“道德与文化腐败”。

基督徒的本分

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 (《太》5:14-16)

首先,基督徒要分别为圣,因为上帝是圣洁的。任何不正常的情欲行为,包括奸淫、同性性行为、色情活动,均违背圣洁原则。我们要劝人知罪悔罪,并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脱离罪。其实每个人都是罪人,惟靠神十架宝血的恩典,因信称义,才能成为新造的人。重生后的生活当与救恩相称。这是圣经给我们的提醒。

正道神学院的林院长曾在一次证道中,用大量数据表明普世的放纵淫乱现象,并勉励信徒按圣经教导持守圣洁,护卫我们的家庭及儿女。马丁⋅ 路德早在五百年前就警告:“我很担心学校成为地狱之门,除非用上帝的话调教少年们的心”。我们在每个教会有义务按圣经正确教导下一代,不然他们会在世俗公立学校被谬误影响,乃至被恶者掳去。

当遇到有人认同不合圣经的世俗价值观,我们就要为真理作见証,“用温柔劝诫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可以醒悟,脱离他的网罗。”(《提后》2:25-26)

教会的本分

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彼前》1:15)。

麦卡瑟(John MacArthur)牧师严批邪淫败坏,说教会按真道警诫、谴罪,才是真爱。他引用《以西结书》33章3-6节:“(守望者)见刀剑攻击那地,若吹角警诫众民,凡听见角声不受警诫的,刀剑若来除灭了他,他的罪就必归到自己的头上……倘若守望的人见刀剑临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诫,刀剑来杀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他虽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守望的人讨他丧命的罪。”

2014年11月18日,华克理(Rick Warren)牧师代表美国福音派,在梵蒂冈的国际人道会议发言:“关于婚姻,教会不与世俗妥协,也不能退缩沉默,因为上帝的话是明确的。” 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教会为主的道站立,在各种议题上,应及时站出来护卫我们的家,保护我们的下一代,使之可以生活在有信仰自由,不被威逼的社会。

有牧师呼龥:在末世,人心变坏,很多恶事会一件件呈现。此时教会已不仅是要为“信仰”站出来,而是“分别”的时候到了!牧师并提醒:现在是上帝分别哪个是“真的教会”,哪个是“流失真理的教会”的时候!教会不要因政府的法令就改变!无论法令如何改变,人类无法重写圣经。

2015年,美国有200多家大小教会,不认同美国长老会 (PCUSA) 的“同性婚”立场,脱离该宗派。2016年,英格兰教派大公会惩诫美圣公会3年不得参与该宗派之决策,其缘由是美国圣公会背离了该宗派对“一男一女”的婚姻教导。2017年,台湾的基督徒发动全民游行,并众教会联合发表公开宣言,一致反对“同性婚”合法化。还有许多事例,就不在此一一列举。

综上所述,社会议题不仅是道德问题或政治哲学争议,教会更要防备阴间的权势。撒但很容易借着人的邪情逆性及世俗的弯曲悖谬,大力攻击上帝的道、逼害主的教会——这是教会在地上常遇到的挑战。

教会要拒绝新派神学,不容许世俗媒体及法律来指导教会,不与违反圣经真理的文化妥协,不背离教会的使命。教会固然要遵守政府法令,但在社会议题上要持守神的诫命及规范,因为“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 (《徒》5:29)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