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我們在天上的父”(范學德)2018.08.06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8.08.06

 

已經寫了一篇《我們在天上的父》(編者按:該篇文章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欄目2018.04.02),但有些問題沒有說透,就再寫一篇吧!

一、“慈愛的天父”

我至今還記得,到美國來到教會之後,3年多的時間,最難理解的一件事情就是,怎麽能稱上帝是“天父”,並且,這一位天父是“慈愛”的?

我從自己的人生經歷中,完全無法理解父親和慈愛這兩個詞居然能連在一起!在中國文化這個大環境中,歷來的傳統是嚴父慈母。父親,就應該是嚴厲的,有權威的,說了算的,甚至可以說是粗暴的,狠心的,打起人來不說道理的;但父親居然是慈愛的,並且,這一位父親是在天上的,從我個人的經驗中,我完全無法理解。

痛苦就在這裡:當我去理解事物的時候,我無法完全擺脫我的個人經驗。

1995年1月9日的那個晚上,人生中第一次,我不自覺地跪下來禱告,更不可思議的是,當我禱告時,“慈愛的天父”一語,脫口而出,我自己一點也沒有意識到。後來我明白了,那是聖靈感動了我,就像保羅說的那樣:“你們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羅》8:15)

真的是這樣,如果不是聖靈在心靈的深處深深地感動了我這個叛逆的人,一直拒絕相信耶穌的浪子,怎麽可能稱呼上帝為我在天上的父親吶?

但是,一說出“慈愛的天父”一語,我就真的自由了,我的心和上帝的心連在了一起。

從那以後,我可以開口禱告或者默默地禱告了,並且常常以“慈愛的天父”一語開始我的禱告。

由於以往的經歷,我確信,天父與我人間的父親是完全不同的,就好像天與地的分別一樣。我的生身父親,哪怕就是在他最美好的時候,也不是天父的形象。

因此,聖經也用母親的形象來比喻上帝。在《以賽亞書》中上帝親口說到:“母親怎樣安慰兒子,我就照樣安慰你們”(《賽》66:13),而耶穌在為耶路撒冷祈禱時,把自己比喻為“母親”。實際上,祂的愛超越了人所能理解的一切愛。

傅士德在《屬靈操練禮讚》一書中,摘錄了14世紀英國的靈修大師茱莉安的幾句話。茱莉安說:“我們美善的主也發啟示,表明一個單純的靈魂赤裸地、開放地、親昵地迎向祂,乃是祂的一大樂事。神啊!我也滿懷愛意地向你禱告,因著你的美善你把你自己賜給我,因為你是我一切所需。”(第103頁)

茱莉安指出:上帝是一切的美善。(第102頁)

她還說:“我們是如此受上帝的鐘愛,以至我們甚至無法明白理解。沒有任何受造物能夠知曉上帝對他們的愛是何等廣大、甜蜜和溫柔。只有在祂的恩典的協助下,我們方可以於屬靈默觀中僥存,且無止境地詫異於祂崇高、超越和無可估量的愛,而這份愛正是我們上主在祂的美善中為我們湧流的。”(第104頁)

啊!三位一體的真神,你的愛無比的長闊高深。

二、兒子的心境

保羅曾這樣描述這個心境:“我們因信耶穌,就在祂裡面放膽無懼,篤信不疑地來到上帝面前。”(《弗》3:12,參《來》10:19)這一位天父不再是我恐懼的對象,而是愛的對象和目標,祂就是愛。

因此,來到祂面前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充滿了信心。老約翰在自己的書信中,重要的事情說3遍,他3次說到了“坦然無懼”這個觀念:“小子們哪,你們要住在主裡面。這樣,祂若顯現,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當祂來的時候,在祂面前也不至於慚愧。(《約一》2:28,參《約一》3:21,5:14)

這樣的心境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那就是我天上的老爸真的喜歡我,非常喜歡。就像在《西番雅書》中說的那樣:“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祂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番》3:17)

這是真的嗎?如果這不是真的,那又有什麽是真的!

天父喜歡我,祂願意我和祂聊天。記得路德說過,信仰無非是禱告而已。而奧古斯丁則說,禱告無非是愛而已。我加上第三句:一切的愛無非是上帝起初的愛而已。

這起初的愛就是永遠的愛。上帝以永遠的愛愛我們。

三、通過主耶穌基督我們認識了上帝是我們的天父

在《馬太福音》中,我們看到“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太》11:25-27)

是的,正是通過降生為人的聖子耶穌,上帝向我們啟示了祂是我們的“天父”,而我們是天父的孩子。

在客西馬尼園,主耶穌在禱告中說:“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意思。”(《可》14:36)研究聖經的專家都說,在聖經中,從來沒有人稱呼上帝是“阿爸,父”,這是一個嶄新的稱呼,這是上帝的新名字。並且,用這個兒語“阿爸”,耶穌凸顯了自己是天父的孩子,是完全信賴天父的小孩子。是被天父深深地愛著的愛子。

無數次了,在禱告中,我不自覺地說出了“阿爸父”這個無比神聖又充滿了慈愛的字眼。每一次向“阿爸父”呼求的時候,我都知道,我是藉著聖子耶穌才來到了天父面前。並且我再一次確認,我屬於上帝,並且僅僅屬於祂。在我內心深處,我也再一次聽到了主耶穌在約旦河受洗時從天上傳來的天父的聲音:“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太》3:17)

我是上帝心疼的孩子,祂從起初就愛了我,在我還沒有認罪悔改,在我還沒有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在整個宇宙創造之先,天父就已經愛了我,並且,這是堅定不移的愛,祂愛我直到永永遠遠。

四、謙卑的心

一個謙卑的心,使我們在天父面前變成小孩子一樣。主耶穌正是這樣要求我們的。(參《太》18:3)

我們每一個人心裡都有一個小兒子,曾經背離了上帝,是一個浪子。因此,當我們向天父祈禱的時候,我們也應當像小兒子一樣地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路》15:21)

當我們看到了天父的時候,我們一定會看到自己生命中的污穢,看到自己在生活中虧缺了上帝的榮耀。即使沒有明顯的罪過,我們也深知,有隱而未現的罪深藏在生命深處。

因此,我們求天父赦免我們的罪。

“免我們的債”,這是我們每一天的祈求。

當我們如此祈求時,我們就像主耶穌所講的那個稅吏一樣,在聖殿裡,“那稅吏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上帝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路》18:13)

當我們這樣向天父認罪的時候,我們就知道,我們的全部罪孽已經都被赦免了。我們也會體會到大德蘭的境界:“在這條禱告的路上,自知以及一個人的罪疚思想乃是糧食,所有愛吃的人都要用它去餵養,不管他們可能多麽脆弱。沒有糧食他們便不能維持。”(轉引自傅士德《禱告真諦》第37-38頁)

五、變得更加像天父

稱上帝為“阿爸父”,這是基督徒的特權,也是應盡的義務。

它首先是一種心靈的渴望,他知道這一位天父不僅是偉大的,而且是良善的,唯有祂才是良善的,這良善無比美好,是一切美好的源頭和標準。

並且他深信並且也知道,天父願意把這良善賜給我們——祂的兒女。天父願意把最好的賜給我們,那就是祂的獨生愛子耶穌基督。天父讓主耶穌基督成為我們今日的飲食,每一天的糧食,因為唯有祂才是生命之糧。

當我們吃了這生命之糧後,我們就不斷地變得越來越像耶穌基督,在行事為人上,我們願意並且努力對得起主,榮耀祂的名。

當然,只要我們呼求天父,我們就深知,這不僅是我的天父,也是我們的天父,我們是天父眾兒女中的一個,與其他的兄弟姐妹血肉相連,就像《使徒信經》講的那樣,我信聖徒相通。而表明我真的與其他兄弟姐妹相通的首要標誌,就是我們遵行主耶穌所命令我們的:彼此相愛。當我們彼此相愛時,我們就知道,天父就在我們中間。

讓我們祈禱吧,讓我們說出第一句話:“我們在天上的父……”

 

作者為自由傳道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