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新教與東正教間的鴻溝(漁夫)2018.08.20

渔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08.20

東西教會分裂之歴史背景

土耳其位處小亞細亞,是歐亞交界之地,歷史上曾受過許多強權的入侵。波斯帝國強大時,往西進佔土耳其,希臘亞歷山大大帝強大時,往東經土耳其進攻亞洲,留下希臘文化的影響。後來,中亞的塞爾柱突厥也進佔土耳其,甚至成立奧圖曼帝國近500年。

而在教會歷史上,小亞細亞更是曾居舉足輕重的地位。它是保羅三次宣教必經之地。此外,教會歷史還有許多重要的事件發生在現今土耳其的這個半島。教會早期的四大公會都在土耳其召開,其結果多少造成教會的分裂。

431年的以弗所公會判君士坦丁堡主教長聶斯托流為異端。但許多在安提阿的教會、跟隨聶斯托流的信徒,並沒有接受以弗所公會的決議,他們東遷至亞述,與亞述教會合併,另立“東方亞述教會”,後遷至波斯,他們的宣教士甚至傳福音到中國。

451年迦克頓公會制定信仰定義,確認基督的神性與人性的關係。但下列的東方(Oriental) 教會認為迦克頓信仰定義,將基督的兩性過於分割而拒絕接受迦克頓公會的基督論。這些教會基本上都在羅馬帝國以外:

  • 亞美尼亞教會
  • 埃及的科普特教會
  • 敘利亞的東方亞述教會
  • 伊索比亞(埃塞俄比亞)教會

1054年,位於原羅馬帝國境內的天主教與東正教在君士坦丁堡正式宣佈分裂。

1453年,塞爾柱突厥攻陷君士坦丁堡(拜占庭),成立信奉伊斯蘭教的奧圖曼帝國。但允許境內的東正教繼續存在。

1517年,馬丁路德發起改教,正式脫離天主教。馬丁路德改教後,東正教也熱烈討論西方新舊两派的神學立場。

1629年,君士坦丁堡主教長魯卡里斯(Cyril Lucaris)發表“信仰宣言”,内容與西方的新教信仰非常相似,引起東正教內部激烈的爭論。

1672年,東正教公會宣佈魯卡里斯主教長為 “加爾文派異端”。

以上這些歷史事件都與現今的土耳其有深刻的關聯。這也造成土耳其境內的基督教四分五裂,一直為人詬病。

出版共同教義書

但在2002年,當時的土耳其政府為了教科書的需求,要求基督教的各個派別聯合說明基督教的信仰。各教派因此同意成立一個11人的聯合委員會,包含了所有5個不同的教派,出版一本精簡而又完整的基督教基本共同教義的書。

在十多年間,他們一再的對書稿的內容批評和修改,寫了又重寫。直到2015年,所有的教會都支持最後的版本,而同意出書。這本書在12章簡明的文字中,介紹了基督教的基本教導:從神的本性與基督耶穌的救恩到聖經的默示,聖靈的工作,以及教會的使命。

2018年,這本書正式翻譯為英文,希望讓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可以讀這本書。

東正教的總主教長巴多羅買(Ecumenical Patriarch Bartholomew)在英文版的發表大會致詞時提到:“這個因政府要求而成立的聯合委員會,卻使得我們彼此更為接近,我們發現有共同的信念,因而體認到我們之間的相同點大大的超過造成我們分裂的地方。”(註)

這本書的出版,至少反轉了上述許多因教會歷史上的事件所造成的分裂。出版這本書的聯合委員會包括東正教,亞美尼亞教會,東方亞述教會,天主教,以及新教的各宗派。

亞美尼亞正教的主教馬薩爾彥(Bishop Sahak Masalyan)說: “你在整個教會歷史上找不到像這樣的一頁歷史。這簡直就是神蹟。”他是這本書的主要撰稿人。

世界福音聯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 WEA)的席爾馬克(Thomas Schirrmacher)也在這次英文版發表會上發言:“傳福音最大的障礙就是基督教內部的分裂與爭論。所以,我們必須要證明基督教只有一個信息。這點必須要從各教會派別之間開始。”

双方開始對話

土耳其福音聯盟的孔諾甘(Behnan Konutgan)指出,在土耳其的新教與正教之間一直存在著一面有敵意的高牆”。當雙方開始對話時,大多數的福音派信徒都持懷疑的態度。但大約10年前,席爾馬克與孔諾甘每一年都去拜訪正教的領袖。他們共同建立了一個處理彼此間抱怨投訴的程序。

孔諾甘說: “許多福音派的信徒其實是很短視的。他們沒有想到東正教與天主教在土耳其有數百年的歷史。如果他們去讀讀這本書,就會發現我們之間的信仰有90%到95%是相同的。”

至於是讓保守的新教徒能往基督徒合一跨一步,還是使古老的傳統教會多了解福音派信念,席爾馬克相信雙方對話的力量。在對話之中,福音派突然發現,原來不論是哪一個教派,我們都有同一的信仰。

當然,在一開始對話時,雙方未必會互相幫助。在離土耳其不算遠的埃及就有類似的例子。當早期英國的宣教士到埃及時,他們是在科普特正教的結構中工作。但後來美國的宣教士在埃及,卻要原是科普特教會的信徒脫離科普特教會,另外組成新教的教會。

《哈比比吉爾吉斯》

科普特正教在澳洲墨爾本的主教蘇里葉(Anba Suriel)最近寫了一本書《哈比比吉爾吉斯》(Habib Girgis )。這本書描寫在100年前這位吉爾吉斯執事,如何像“黑暗中的明光”般,將墮落中的科普特教會扭轉回來。

在那個時代,科普特教會的神父沒有任何機會接受有系統性的訓練。他們都是世襲地擔任起神職。新教的宣教士們在埃及建立了一所神學院,一個聖經公會,並且在科普特教會開始兒童主日學。這些都像是點點星火。蘇里葉在書中寫道“絕大多數的科普特信眾都不願意改信新教,但這些星火卻搖醒了他們靈命上的需要,因而開始在教會中進行改革。”

宣教士提供吉爾吉斯材料,埃及聖經公會也以極為低的價錢(有時甚至免費)讓吉爾吉斯可以把聖經供應給學生。聖經公會的副主席沈努達(Shenouda) 說:“當時美國的宣教士提出這個主意,正教也跟著如此做,好像是競爭,但科普特正教卻從宣教士那兒學到了教導孩子的方法,而不是去攻擊這些宣教士。”

今天,埃及聖經公會不再與其他教派競爭,而是由各教派聯合參與。他們的同工中,有許多都是科普特正教的信徒。他們已出版了超過700本針對兒童的書籍。

對話也可以帶來一些政治上的利益。在亞歷山大城,地方政府的法規本來會強迫關閉一些福音派的聖經公會分會。但考慮到若如此,將會使所有的埃及基督徒無法取得聖經,而造成“國家安全”問題,最後當局決定不關閉這些分會。聖經公會的秘書長阿塔拉(Ramez Atallah)說:“在中東,福音派基督徒是一群非常微小的少數族裔。如果聖經公會只是為了福音派基督徒,國家安全部門絕對不會插手。”

基督教的衛星電視台SAT-7

土耳其一家基督教的衛星電視台SAT-7, 幾乎要停播。這家電台在1996年開始,與中東其他的教會合作,2006年開始有土耳其語的節目播出。

一位在土耳其的業務推展員如此說: “當SAT-7 土耳其開播時,所有的人都認為這是個新教的宣教頻道。我們花了相當的時間去改進我們與傳統教會的關係。”最初,政府掌控的土耳其衛星拒絕播放的申請。後來,SAT-7土耳其的執行董事艾肯爾(Melih Ekener)重新申請播放執照,詳細的解釋該頻道的目的以及所代表的各個教派。2015年,終於獲得批准,現在是土耳其境內唯一的土耳其語基督教頻道,目前節目收視的人數超過5千萬。

艾肯爾說:“凡是接受尼西亞信經的都是基督徒。”基於這點,SAT-7很自豪的為《基督教:基本教導》這本書播放廣告。

SAT-7的總裁愛思考特(Terry Ascott)說:“西方的福音派介紹了利用媒體來分享福音。但正教教導我們這些懶惰的福音派信徒如何堅持屬靈的紀律,也讓我們知道如何將我們面對的危機正確地放置於基督教沒有中斷過的教會歷史之中。”

 

註:相闗內容請見2018年6月22日《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土耳其各基督教派出書表明共同教義》,http://behold.oc.org/?p=36754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