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还是死?——第10届网络宣教论坛散记(范学德)2018.09.03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18.09.03

范学德

“生,还是死”是“IMF2018”的主题。“IMF2018”是“第10届网络宣教论坛”的缩写,看到“10”这个数字,我有些惊讶,这么快吗?已经将近10年了!第一次会议是在哪里召开的?对,是旧金山,《大使命中心》的办公室,2009年3月7日。那天参加会议的才十来个人,王永信牧师在会议一开始就带领大家祷告说:“主啊,你的真理永不改变,信仰永不改变,但传扬福音的方式却在不断变化之中。我们要跟上时代的步伐,用最先进的传播媒介传扬你的真理。”

不久前,在王永信的倡议下,由海外校园和普世佳音机构制作的一套网络宣教课程已经上网了,我还参加了录制,但王牧师已经离开了人间。加州美福神学院新开了一门网络宣教课程,用的就是这套教材。

我大概是最早在华人基督教界中提出“网络宣教”这一概念的人之一,那是2005年。到如今,已经有了一些基督徒成为网络上的基督使者,而颇多的华人教会也已经加入了互联网宣教。但是,相对于蓬勃发展的互联网来说,基督徒以及教会的行动还是十分乏力,在整个中文互联网上,基督教的声音微乎其微。

安平邀请我参加这次论坛并讲一讲,讲什么呢?我说,安平,你就给出题目吧?他一给就给出了六字真言:“真人,活人,全人。”

会议在洛杉矶举行,具体地点是Biola大学。在从芝加哥飞到洛杉矶的途中我还在想,什么是“真人,活人和全人”?想着想着,心思慢慢地集中到了一点上,就是耶稣赐给我们的更丰盛的生命。但是,这个“更丰盛的生命”到底是什么呢?保罗的话开启了我的心智:“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叫你们的爱心有根有基,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弗》3:17—18)对,“长、阔、高、深”这4个维度,就是衡量“丰盛”的尺度。

网络宣教,说到底,就是用各种方式传扬耶稣基督长阔高深的爱。这爱在十字架上达到最高峰,耶稣爱我,为我的罪舍己,我的罪,我们的罪。

自从认识Jerry,就知道他对网络宣教充满了热情。当初他和几位兄弟姐妹一起,办了一个“基督徒百科网”,后来又推广Youversion。他还提出了“三大联合”的观念,网络宣教要“上下联合(年长与年轻的,基督徒与上帝)、左右联合(不同的机构、不同的教会)和中西联合(向西方教会学习)。美福的神学生闫弟兄会后在文章中还补充了一个联合:“文字和视频的联合”。

会议一开始,安平就以“同一条船上”为题讲演。互联网使我们坐到了同一条船上,我们该怎么办?弃船,没有可能,进到头等舱,钱不够,住在普通舱里的我们,怎么办?听安平讲话,我脑子里一直打转转,看来,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能归结两个字:祈祷。正想着,就听安平用耶稣的话鼓励大家:“不要怕!”他说,“因为主耶稣与我们在同一条船上。”

精彩,太精彩了。他说,乘这条船有几个特点,就你的文章来说:话题比内容重要(我明白了,这就是大家拼命蹭热点的原因);认同比观点重要;偏重体验(也可以说体验比说理重要)。说白了就一句话,你得是这条船上的一个乘客。用保罗的话说,就是像什么样的人,你就要做什么样的人。

安平的另一段话也很精彩,他们机构根据去年做出的一个调查指出,在冠之以基督教名号的公众号中,影响最广的竟然是由几个非基督徒办的营销号,不过是挂上了基督教的招牌以谋利。而绝大多数基督徒的公众号,影响微乎其微。他将这种现象概括为“劣币驱逐良币”。我在短讲中借用他的话鼓励大家,置之死地而后生,没什么好怕的,尽自己的力量去作战,小狗也有小狗的叫法,好好地叫,使劲地叫,这就够了。

这次会议请了3位专家级的人物讲互联网的最新进展,一个是讲人工智能,另一个是讲区块链。后者的讲演我记住了两点,一个就是去中心化、分散化;还有一个是凡是你发出去的东西,就在那里了,去不掉了。许多与会者和我一样,听了之后还是懵,但对这一点都很兴奋,敢情只要是咱们汇入区块链的东西,今后都抹不掉了。

黄嘉生牧师以上帝是否爱机器人为题的讲演,妙极了。黄牧师是专家。讲起来头头是道,他特别提到了机器人的5条道德律,其中的第1条就是:“机器人绝不可以伤害人,或者让人被伤害。第2条: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除非违反第一条。”我的问题是,如果制造机器人的个人或者社会势力是邪恶的,他或者他们就是想通过机器人来杀人,甚至统治世界,这该怎么办呢?不过当时我就是想想,没有提问。

回到家中就看到了BBC中文版8月21日的一篇文章,它的要点就是:“无人机和机器人取代军人作战的现实离我们有多近,有多可怕?现在人权活动人士和许多专家都呼吁尽早采取行动,阻止‘杀人机器’战争成为现实。”

“杀人机器人”,太恐怖了,它真的很快就会问世吗?

就像多年前一样,每次参加这样的讨论会,我最高兴的就是见到一些老朋友,结识几位新朋友。这次也是这样,看到了基甸、利未,我们是在这个世纪初期,就一同在互联网上并肩作战了。那时利未还没有结婚,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而基甸,也已经辞去了工程师的工作,全时间从事传福音的工作。

又看到了苏文峰牧师,他可以算是中文文字宣教的元老了。20多年前,我就是在他的鼓励和引导下,走上了文字传教的道路。他也是最早宣扬“网络宣教”的华人基督教领袖之一,当年旧金山的第一次网络宣教会议,他就是十来位与会者之一。另外一位入会者是丹牛兄,这一次他来了,忙着会议的直播,只能和我匆匆打个招呼就赶紧继续忙他的直播了。

我和接替苏文峰牧师工作的OC总干事华欣,抽空赶紧聊了一通,我坦诚地建议,一定要关注热点,一定要注意流行音乐,这些对青年人的影响太大了。

几个月前我在圣彼得堡的宣教之旅中相识的陈弟兄,,这次也来了,我期待他的散文集早日问世。这次终于见到了yesHEis的制作者之一,我们高兴地谈到了他们的作品,也许,这个专题可以做的更深更广一些。盲福会讲的向盲人传福音的故事很震撼,可惜,我没有时间与演讲者交谈。

在会议期间,我注意到了两个来自澳洲的人,他们是从最远的地方来的,我觉得他们有些面熟,休息期间赶紧打招呼,一问,果然我见过他们母子,是在墨尔本,做网上福音广播电台,母亲还采访过我。她儿子当年还是小青年,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那是2008年7月中旬,我参加了墨尔本华人教会主办的“青年福音营”,与会者除了我和刘明耀牧师、师母外,几乎都是八零后。现在,他们都已经是孩子的爸爸妈妈了。

我想起了墨尔本郊外的那几个夜晚,月亮已经升的很高了,几个青年人还和我一起聊信仰,我们在大草地上散步,还有那些鹦鹉,那些高高的大桉树。

会要散了,大家赶紧互相加微信好友,并且合影留念,人人心里燃烧着一盆火,要在网络上同心协力,广传福音。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