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失踪後——看男女處理問題方式的不同(靜燃)2019.09.12

靜燃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9.09.12

 

有兩個學生不見了!我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半路落跑

事情是這樣的:夏令營結束後,學生阿梅邀請我們幾位講員去她家做客。阿梅家坐落在海拔三千多米的美麗大草原上。我、林弟兄和從大洋彼岸來的麗莎,還有幾個夏令營的學生,欣然前往。

那日,我們在縣城吃完晚飯,回到阿梅家的時候,發現竟然少了兩個男生,小紮和小奇!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們能跑哪兒去呢?難道遇到什麼意外了?

千百個念頭在我腦海裡翻騰!我責備著自己的大意,問:“他們人呢?是從什麼時候起不見的?”

“我明明看著他們上了計程車!就跟在我們後面啊!”林弟兄道。

“他們是上了車,可是不一會就下去了。”阿梅終於開了口。

“他們怎麼能不經過我們同意就下車?他們是想要跑哪兒去玩嗎?”在焦急和擔心中,我請林弟兄趕緊打電話聯繫他們,然後問表情有些怪怪的阿梅。阿梅和這兩個男生坐的是同一輛出租,只有她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們好像……好像要去買酒喝。”阿梅吞吞吐吐地說:“他們說不想回來……”

我胸腔裡的怒火,一下湧上了腦袋。17歲的小紮出生在草原上,家境一般,以前混跡街頭,喝酒、打架、鬧事。不過自從信主後,他那些壞習慣改了不少。這次夏令營,他主動當了小組長,認真學習聖經,在學生中起了很好的帶頭作用。沒想到,一離開夏令營,他就打回原形了!

林弟兄終於打通了電話,原來小紮和小奇回到了我們吃飯的地方。林弟兄在電話裡叮囑了幾句後,就準備趕過去。

“我也去!”我決定,親自把那兩人抓回來,好好教育一番。

“還是……還是讓他一個人去吧!”阿梅在一旁小聲地說。林弟兄也安慰我們,讓我們不要太著急。他堅持自己一個人去。

雖然我對這一安排不解,也不滿,但最後還是林弟兄一人去接他們了。

鐵青著臉

因為語言不通,美國來的麗莎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我跟她說了大致的情況,她聽了之後也很生氣:“青少年真是太任性了!我在美國做青少年事工時,經常遇到這樣的情況! ……沒想到小紮會這樣!他在營會裡,明明表現得那麼渴慕主,那麼渴求學習聖經!我確實很欣賞他,他對聖經的理解有著超乎同齡人的成熟。我們這次旅行雖然是自發的,但也是一個團隊,應該同進同退,他卻帶著同學私自行動!因為這次來旅遊的學生中,只有他是我們主動邀請的,所以他就把這個當成了Privilege(特權),憑著我們看重他,他就這樣不遵守紀律,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下次再有這樣的活動,我們要好好考慮,要不要讓他參加!”

麗薩的一番話也讓我有些吃驚,因為她提到了一個我沒考慮過的原因,但我也有些難以想像,小紮真的會忽然這樣耍起城市孩子常有的任性脾氣嗎?

20分鐘後,林弟兄帶著小紮和小奇回來了。與我和麗莎鐵青著臉不同,他們3個人有說有笑的。

“沒事了,沒事了。這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林弟兄笑著說。

看著他們輕鬆、愉快的樣子,我幾次想上去責問,都被林弟兄擋了回來。有次我開口的時候,有其他幾個學生湊過來聽,林弟兄高聲阻止了我:“這件事情我已經處理了。不要再提了,讓它過去吧!”

這下,我連林弟兄的氣都生上了。麗莎也在一旁連連搖頭。

等我和麗莎終於找到機會,和林弟兄單獨說話,林弟兄才告訴我們,原來,小紮和小奇發現自己沒錢繼續旅遊了。他們覺得很尷尬、很丟臉,就決定乾脆不跟大家回去了,反正也沒錢和大家一起繼續走了。鬱悶之中,兩人還去買了瓶酒喝。

林弟兄說,他已經幫他倆墊上了旅費,並且讓他們反省。他還告訴他們,以後遇到這樣的事應該如何解決。因為兩個男孩子不希望其他同學知道這件事,所以他用了那樣的處理方式。

當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再看到小紮那故作自然的微笑,才驚覺,自己差點好心犯了大錯。

事關尊嚴

看到林弟兄的處理方式,其實我的第一感覺,是他太過“嘻嘻哈哈”。後來我發現,事關男性自尊,林弟兄比我和麗莎更能感同身受。他採取了合適的處理方式。早就聽說,男人需要尊重。這件事情讓我看到,小紮這樣一個未成年的男孩子,也如此渴望尊重。他不想讓同學、老師知道他的窘況,也想不到合適的解決方法,於是選擇了喝酒這樣自暴自棄的方式。

這不禁讓我想到,當今社會用經濟能力把男人分為了高、中、低幾等。有多少錢,成了評判男人,甚至男人評判自己優劣的標準。很多男人在這樣的壓力下,選擇了“宅”、“喪”及各種癮症來紓解這種壓力,例如選擇在與異性混亂的關係,或是不好的影片那裡去尋找男人的尊嚴。

林弟兄的處理方式,讓我看到,在自尊心已經受到打擊的情況下,那晚的小紮和小奇,需要的是同為男性的理解、安慰、接納和提醒。而我和麗莎的批評教育、追究責任,甚至考慮以後不再邀請他們出行……都會讓小紮和小奇更加懷疑自己的能力和價值,受到更大、更深的傷害。那是需要恩典的時候。等以後有機會,我也許會對小紮和小奇說,男人需要尊重,他們有“做頭”的渴望,但是,不能讓“尊重”成為他的偶像。如果為了獲得尊重,而向人做出不適當的妥協或迎合的話,這就是掉入偶像的網羅了。就連耶穌在地上的時候,也不是每時每刻受人尊重。跟隨耶穌的人,自然也不會一直得到世界的喜歡和尊重。

那又如何呢?是誰造了男人?是誰給了世上第一個男人照顧伊甸園的任務?只有上帝真正認識男人!正如祂對摩西所說的:“我按你的名認識你。”(《出》33:17)

只有在上帝的愛,以及聖經對男人身份和使命的啟示裡,男人才能面對自己的軟弱,才能如使徒保羅一般一邊承認“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12:10),一邊如鋼鐵戰士般,在詭詐的人心、艱苦的環境、複雜的民族糾紛、波雲詭譎的屬靈爭戰之中,仍然持守使命,向標杆奔跑!

適時退後

現代女性要承受家裡家外的壓力,在辦公室打拼後,回家還要在廚房奮戰。全職媽媽則要面對孤獨和質疑自我價值等問題。面臨各種壓力,人容易滿懷怨氣。如果男人達不到她的期望,批評、指責、教育,一股腦都會爆發出來。而這些怨言中,隱含著對男性的輕蔑。不僅在社會中,在教會中也經常有這樣的情況。

《女人誤信的謊言》(作者:Nancy Leigh DeMoss)一書裡提到:“多數女人是天生的‘修補者’,只要有什麼不對勁,我們就想‘撥亂反正’。如果有人做錯了什麼事,我們就想改變他。”而在這個“撥亂反正”的過程中,女人容易通過情緒來判斷事情,並且快速做出反應。據研究表明,女性的語言表達能力強過男人,所以女人容易在言語上傷害男人。聖經裡也提到:“寧可住在房頂的角上,不在寬闊的房屋,與爭吵的婦人同住。”(《箴》21:9)可見女性言語的殺傷力。

在小紮的例子裡,如果當時沒有被人攔住,我和麗莎一定會去教育他們一番。就算我們知道了事情原委,我們也未必會意識到,那是“恩典”時刻。我們還是會進行教育、指正。

我也沒有對林弟兄足夠信任。在他說“事情已經解決,讓它過去吧”時,我仍然覺得我的處理方式才是好的。後來我學習到,男子氣概只能通過男性傳遞,我的指正會傷了小紮自尊,我的安慰也可能給他帶來另一層面的壓力。

在我參加“世界需要父親”培訓時,凱西‧卡斯特老師指出,6歲前的孩子,和母親在一起的時間更多。媽媽對孩子的身心發展,起了主要作用。6歲後,孩子應當從媽媽的懷抱中脫離出來,更多地和爸爸在一起。

這個過程不是自然發生的,需要媽媽退後,將爸爸推向前。比如當孩子問媽媽問題,媽媽即使知道答案,也應當將孩子引到爸爸面前,讓孩子問爸爸,幫助爸爸成為家中主要的帶領者。可見,女性的適時退後是多麼重要,尤其是在培養男性時。

女人的感性、敏感,用在對的地方,可以安慰、體貼人,及時發現他人的需要。然而若用得不對,就可能是武斷、打擊人……

女人確實需要在神的幫助下,“裡面存著長久溫柔、安靜的心”(《彼前》3:4),懂得什麼時候上前,什麼時候退後。

結語

男女處理問題的方式不同,是因為上帝造男女不同。凱西‧卡斯特在推動“世界需要父親”異象時,提到《路加福音》1章17節施洗約翰有三件事要做,其中一件就是“叫為父的心轉向兒女”。在英文中,這節經文裡的“父”是複數。而一個男人如果不成為敬虔的男人,是無法成為合格的父親的。我們不僅需要婚姻內的關於父親的培訓,也要從兒童主日學,青少年團契及至單身團契,注意男女的不同,建造合神心意的“男性品格”,來抵禦世界對男人形象的扭曲和摧毀。

 

作者現居成都,自由職業者。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