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零零後二代基督徒的信仰自白(金克)2018.09.26

金克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9.26

 

我是一名零零後,也是一名“基二代”。

如今的我剛剛踏入成年。18歲前的我,總被自己價值觀的不成熟絆住腳步,很多事不敢去做;現在的我雖不過是成人圈的“萌新”,卻也要在此表明,我要開始獨當一面的生活了。不僅僅是在社會層面與人的交際,並且是與上帝“有單獨的關係“。

或許初信者或慕道友(甚至可能包括老基督徒)無法理解何為“與上帝有單獨的關係”,又或許很多人認為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事實上,在傳道人家庭中成長的我,從小就聽到了福音,確實比大多數人蒙了更多的恩典,也養成了“良好的三觀”。但是長大後,我還要再以孩童的身份,被父母帶領進出教會嗎?難道我一生相信的上帝,就只是我父母的上帝嗎?這就是上文中我為何如此強調自己已然成年。成年確是很多人生命中的分水嶺,然而成年對我最大的意義,不是可以自由談戀愛、可以註冊公眾號、或可以開通螞蟻花唄了,而是我的思考能力已伴隨身體各樣機能,一起成長,並日益成熟。我能明顯地感受到思維變得開闊,明白了為何小時候大人總說:“等你長大就知道了。”並且在思考信仰與神學問題時,有了明確的方向和辨識力,不再像小時候一樣對聽到的全盤接受。

到了一定年齡,自然會對自己的信仰有許多不同方面的思考,而信心的動搖也會有。懷疑可能體現在下列兩種情況:有人發現小時屬靈長輩言傳身教的信仰與後來在學校所學相衝突,於是對上帝的一切產生了懷疑;有更多人因著自己身陷試探,在不可自拔的境地中,對上帝的恩典產生了懷疑。

我的情況更偏向於後者。16歲開始,我即在試探裡不停掙扎,卻發現越陷越深,有如《天路歷程》中基督徒墜入“絕望潭”的場景。我開始看清自己的敗壞,卻不願意認罪悔改,於是我開始找不到上帝,找不到重生的確據。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抑鬱經歷,然而如今回憶起來,在我體驗上帝救贖恩典的天路歷程中,這是一段神奇的必經之路,無法翻牆跳過。這段經歷使我在懷疑恩典的同時,又真切地感受到了恩典帶來的福份。

作為二代基督徒,我總以高人一等的眼光看一代基督徒,因為教會中所發生、對他們來說新奇的一切,不論是紛爭還是和睦,我早就習以為常。而多數一代基督徒在認識上帝之前的三觀往往與基督信仰衝突,因此在重生後必須被破碎,經歷從不認識到認識、從不信到信、從罪孽中被稱義的巨大轉變,而他們的新生命會展現一種“初生狀態”,很多事物他們都要以顛覆過去的基督教世界觀重新認識。因此我認為自己不同於他們,以驕傲的姿態在教會中與大家相處。後來教會裡另一位同為“基二代”的大哥,以這樣的分享來提醒我:“二代基督徒其實是不存在的,每個人都是一代基督徒。單純從有限的時間範圍內來看,所謂的二代基督徒,在重生上的優勢是認識神的機會可能會更多,但是父母在信仰上的偏差或教育的不得法也可能會阻礙孩子的認信。”

反思這段話,我想我的問題在於,當想在信徒中找知己而不得時,便會驕傲地看低一代基督徒。然而我不應忘記,真正的知己就是我們的救主。每一位屬上帝的子民都要各自憑著恩典與祂建立關係,無關乎父母是誰、在教會生活多少年。若沒有恩典救贖,我們承擔不起將來要面對的審判,而這救贖的恩典卻是單單來自基督。因此在個人生命中與主聯合,一生所思所想所為都要面對上帝,這就是我的信仰!

作為一個剛剛成年的“基二代”,我想提醒各位二代基督徒們,同時也警誡自己:屬世的一切在不斷地衝擊影響我們。就算我們明明知道,那些暫時滿足眼目情慾的事物是仇敵給我們的試探,卻也總難免被它們吸引。即使是生長在嚴格傳道人家庭裡,我們仍舊是罪人,若不依靠上帝終必失敗。生命單靠自己沒有盼望,因為我們出生就沾滿了罪污。唯有基督是無罪的,祂能且願為我們承擔一切,這就是我們領受的恩典。

因著“基二代”的身份,我的見證總讓童年時期的自己現身。希望以後我每一次更能見證屬靈生命的不斷長大。

 

 

作者是接受在家教育的學生,現居成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