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零零后二代基督徒的信仰自白(金克)2018.09.26

金克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09.26

 

我是一名零零后,也是一名“基二代”。

如今的我刚刚踏入成年。18岁前的我,总被自己价值观的不成熟绊住脚步,很多事不敢去做;现在的我虽不过是成人圈的“萌新”,却也要在此表明,我要开始独当一面的生活了。不仅仅是在社会层面与人的交际,并且是与上帝“有单独的关系“。

或许初信者或慕道友(甚至可能包括老基督徒)无法理解何为“与上帝有单独的关系”,又或许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事实上,在传道人家庭中成长的我,从小就听到了福音,确实比大多数人蒙了更多的恩典,也养成了“良好的三观”。但是长大后,我还要再以孩童的身份,被父母带领进出教会吗?难道我一生相信的上帝,就只是我父母的上帝吗?这就是上文中我为何如此强调自己已然成年。成年确是很多人生命中的分水岭,然而成年对我最大的意义,不是可以自由谈恋爱、可以注册公众号、或可以开通蚂蚁花呗了,而是我的思考能力已伴随身体各样机能,一起成长,并日益成熟。我能明显地感受到思维变得开阔,明白了为何小时候大人总说:“等你长大就知道了。”并且在思考信仰与神学问题时,有了明确的方向和辨识力,不再像小时候一样对听到的全盘接受。

到了一定年龄,自然会对自己的信仰有许多不同方面的思考,而信心的动摇也会有。怀疑可能体现在下列两种情况:有人发现小时属灵长辈言传身教的信仰与后来在学校所学相冲突,于是对上帝的一切产生了怀疑;有更多人因着自己身陷试探,在不可自拔的境地中,对上帝的恩典产生了怀疑。

我的情况更偏向于后者。16岁开始,我即在试探里不停挣扎,却发现越陷越深,有如《天路历程》中基督徒坠入“绝望潭”的场景。我开始看清自己的败坏,却不愿意认罪悔改,于是我开始找不到上帝,找不到重生的确据。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抑郁经历,然而如今回忆起来,在我体验上帝救赎恩典的天路历程中,这是一段神奇的必经之路,无法翻墙跳过。这段经历使我在怀疑恩典的同时,又真切地感受到了恩典带来的福份。

作为二代基督徒,我总以高人一等的眼光看一代基督徒,因为教会中所发生、对他们来说新奇的一切,不论是纷争还是和睦,我早就习以为常。而多数一代基督徒在认识上帝之前的三观往往与基督信仰冲突,因此在重生后必须被破碎,经历从不认识到认识、从不信到信、从罪孽中被称义的巨大转变,而他们的新生命会展现一种“初生状态”,很多事物他们都要以颠覆过去的基督教世界观重新认识。因此我认为自己不同于他们,以骄傲的姿态在教会中与大家相处。后来教会里另一位同为“基二代”的大哥,以这样的分享来提醒我:“二代基督徒其实是不存在的,每个人都是一代基督徒。单纯从有限的时间范围内来看,所谓的二代基督徒,在重生上的优势是认识神的机会可能会更多,但是父母在信仰上的偏差或教育的不得法也可能会阻碍孩子的认信。”

反思这段话,我想我的问题在于,当想在信徒中找知己而不得时,便会骄傲地看低一代基督徒。然而我不应忘记,真正的知己就是我们的救主。每一位属上帝的子民都要各自凭著恩典与祂建立关系,无关乎父母是谁、在教会生活多少年。若没有恩典救赎,我们承担不起将来要面对的审判,而这救赎的恩典却是单单来自基督。因此在个人生命中与主联合,一生所思所想所为都要面对上帝,这就是我的信仰!

作为一个刚刚成年的“基二代”,我想提醒各位二代基督徒们,同时也警诫自己:属世的一切在不断地冲击影响我们。就算我们明明知道,那些暂时满足眼目情欲的事物是仇敌给我们的试探,却也总难免被它们吸引。即使是生长在严格传道人家庭里,我们仍旧是罪人,若不依靠上帝终必失败。生命单靠自己没有盼望,因为我们出生就沾满了罪污。唯有基督是无罪的,祂能且愿为我们承担一切,这就是我们领受的恩典。

因着“基二代”的身份,我的见证总让童年时期的自己现身。希望以后我每一次更能见证属灵生命的不断长大。

 

 

作者是接受在家教育的学生,现居成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