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宣教韓國”大會看南韓教會宣教的興衰(彭書睿)2018.10.05

彭書睿

本文原刊於《擧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10.05

 

“宣教韓國”大會

2018年8月6-10日,位於緯度較高的韓國,仍然正值盛夏,首爾熱浪來得不留情面。來自韓國各地的的大專學生與青年,來到這個以發明“訓民正音”(指韓文的字母兼音標)的明君為校名的世宗大學,參加“宣教韓國”(선교한국-Mission Korea)這兩年一度的宣教盛會。這次的主題是“Re-”(再次的…)。

若單與韓國許多超大型教會平時主日動輒數萬會友的規模相較,或與過去大會最風光的年代、近萬與會者的盛況相比,單以此次官方公佈的參加人數來說(1600位本土的與會者,110位來自海外其他國籍來賓)稱作一個“大”會也許有些勉強。但若是回顧韓國近代的宣教史,“宣教韓國”的存在,則有真真實實的份量。

自1988年開始,“宣教韓國”就是韓國最大的青年和學生宣教大會。美國的爾巴拿(Urbana)宣教大會,受學生志願宣教運動(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的影響,在美國校聨團契(Inter-varsity)的羽翼下茁壯。而台灣校園福音團契每三年舉辦一次的青年宣道大會(YMC,明年將會是第14屆)就是受其影響而生。

“宣教韓國”,是由不同的學生事工團體輪流主辦,今年是第16屆,已整整30個年頭,剛好輪到韓國校聨團契(IVF, 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來作東。

韓國跨文化宣教的歷史,如果說“宣教韓國”大會是最重要的推手,應該是沒有異議的。透過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人被呼召、派遣,為世界福音化而努力。30年當中,有超過5萬人參加過此特會,至少動員超過3萬人委身宣教工作,這是鐵錚錚可供檢驗的成績。

韓國教會宣教的歴史

為何過去這幾屆的“宣教韓國”大會,在學生福音工作團體如此地投入之下――有超過60個宣教差會、團體參加,宣教博覽會上有55個攤位介紹各機構事工……,但近年來參加的學生人數卻一年不如一年?(2016年的人數是歷年來最少的一次,本屆稍微多了些)

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從源頭來看韓國的近代宣教歷史。在首爾廣津區的的韓長大(長老會神學大學校,也就是長老宗神學院),有這樣的一面牆,講述最早的韓國宣教史。1908年他們開始差派宣教士前往日本,這是韓國第一次送出海外跨文化宣教士。如果以韓國“本土”之外來說,最早則是差派到濟州島。1912年,又派出3個宣教士到中國(山東)宣教,這些都是最早的宣教記錄。

然而殖民、戰爭、貧窮與種種的動盪,接踵而來,真正的跨文化宣教士差派的跨越,則要到80年代之後,其中最重要的一個轉捩點,大家公認是1988年的漢城奧運。在這一年,因著奧運讓南韓從內而外整體對外開放,申請簽證、護照和出入境更加容易。到了這一年,韓國已差派了一千位海外宣教士,第一屆“宣教韓國”大會也是在這年開始舉辦。

根據Marlin Nelson這位服事韓國40年的宣教士,也是長年研究韓國宣教運動的權威,歸納的數據(曾多次被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所引用):1979-1989年間,韓國海外宣教士從93人成長至1178人;1990-2000年間,從1645人升至8103人,服事國家從87個增至162個。2002-2010年間,宣教士數目仍然增長,但增長率開始下降,從1980年代的29.8%,到2010年只有1.8%。

如按里程碑來看,韓國宣教士人數在1980年達到100名,1989年達到一千名,2002年一萬名,2012年兩萬名。根據2016年“宣教韓國”大會的現場報導指出,目前韓國的海外宣教士有27,672位,分别分佈在171個國家。南韓國內有159間宣教機構,113個差派機構和46個支援機構。

宣教興旺之因

韓國教會對以倍數增長的宣教運動,是怎麼分析的?除了政府政策、放寬僑居與旅遊限制等等客觀大環境的推波助瀾(其實許多開發中國家也都經歷同樣的旅程),以及教會整體快速增長,為蓬勃發展宣教運動打好根基(也不見拉美、非洲、亞洲其他教會快速增長地區如此積極宣教?),還是與他們的教會論以及神學教育有關。

一個不諱言的事實就是,韓國多數教會和基督徒,都強調為普世宣教“奉獻、犧牲”的精神,將普世宣教列為極重要的奉獻與預算項目。在台多年的卜同成宣教士,在今年4月接受《論壇報》訪問時,就提及:“韓國不論大小教會都有宣教部門,專門關懷、支持宣教士。若是教會太小無法差派宣教士,也可以用經費支持其他教會的宣教士。教會對宣教支持的比例,有的佔全教會預算的70%,甚至80%;一般至少佔10-20%,最少也有5%。”

高齡60歲才開始學中文的玉仁英牧師,原是兒童骨科權威。在來台擔任總幹事做宣教動員前,辭去韓國環球福音會董事長。他曾多次在公開與私下的場合都提到,實在不解台灣教會為何對於跨文化宣教,也就是回應耶穌的大使命,對許多教會而言,不是最重要的事工方向。“我們韓國教會,要是到了100人聚會(的規模),會友會主動問牧者,為什麼我們教會還沒有做宣教?”這番話,不一定代表整體的面貌,卻是真實的感受。

近來宣教萎縮之因

另一方面,韓國蓬勃發展的大規模宣教運動,也帶來一些明顯的缺點:不少韓裔的宣教士在激情、強勢、一派熱血的狀態下,帶著錯誤動機或期待,抵達服事的國家,為服事的國家或是一起配搭的團隊,帶來不少衝突。以外人來看,很多時候的確與民族性有關。在傳統的西差會當中的韓國宣教士“小圈圈”也好,或是大量前往宣教工場差派的短宣團隊(每年暑假上萬人次前往台灣以及其他東亞地區),時常讓他們自己,也被貼上刻板印象的標籤。

若要解釋韓國近年來宣教動能萎縮,以及“宣教韓國”大會每況愈下真正的原因,必須看得更深一點。宣教圈的核心同工認為,近年來許多其他機構(如青年使命團,國際學園)或教派也舉辦宣教特會,所以Mission Korea不再是唯一的平台,分散了資源與注意力,這也許是一個主要原因。這可以解釋為什麼大會參加者變少,卻不能解釋差派比例變少的趨勢,以及資深宣教士要退休卻沒有足夠新一代來承接的原因。

其實韓國教會整體,正在經歷一個更大的問題,那就是整個世代的出走,二代三代的基督徒對於教會的律法主義與官僚習氣厭倦,加上大環境競爭激烈、社會壓力大、高舉世俗價值等因素。

要年輕人有從神而來的眼光和勇氣,做出不一樣的選擇,不只是需要“宣教韓國”這樣偶一為之的聚會,而是要有真正委身的見證,願意謙卑地看見各處各方神都在做奇妙的大事。

如何繼續點燃下一代的熱情,開闊年輕基督徒的國際視野,正確、合宜的宣教認知,並鼓勵每個人走出自己生命中的本族本家,其實只要問對了問題,答案就不遠了。

 

作者為宣教動員者,聨合差傳促進會(台灣)理事長。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