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為何如此蒼白?——富士康事件省思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xpic8725          今年(2010)上半年,深圳一家企業富士康(其母公司鴻海精密集團,躋身世界500強),卻發生了令人震驚的“12連跳”的員工自殺事件。隨著年輕的生命一個接一個從高空墜落、消逝,那殷紅的鮮血拷問著整個社會: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生命緣何變成難以承受之重?

不知所措的青春

           細數那些一躍而下、驟然逝去的生命,發現他們多為20來歲、風華正茂的青年,甚至還有10幾歲的“90後”!在人生如“早晨8、9點鐘的太陽”、本當絢麗綻放的當兒,他們卻前仆後繼地奔向死亡,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其實在過往10多年中,筆者服事國內年輕學子時,就已經發現,多年來流行在大學校園中的,竟然是“鬱悶”、“寂寞”、“崩潰”等詞語。一張張稚氣未脫的臉 龐,透出的是迷茫、困惑的神情。他們的嘴中不經意間就會蹦出諸如:“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或者:“我像一隻趴在玻璃窗上的蒼蠅,感覺有些 光亮,但是總找不到出路,最後死在窗台上!”那樣青春的年齡,這樣老氣橫秋、悲觀厭世的話,著實不能不令人震驚!

生命的四大根本問題

           困惑著人、讓生命不能綻放出絢麗色彩的原因,是人對生命的4大根本問題沒有找到答案:

          問題一:我到底從何而來(生命的源頭)?
          問題二:我到底向何而去(生命的指向)?
          問題三:我為什麼要活著(生命的意義)?
          問題四:我如何才能活著(生命的依託)?

          這四大所謂“哲學上的難題”,讓古今中外、古往今來多少哲人、學士,殫精竭慮、傷透腦筋,也催生出無數宗教、哲學理論甚至主義。然而,卻鮮有令人信服、經得起時間檢驗的答案。

          其實,在一個不認識真神的世界中,這4個問題,本就無從尋得答案。因為有限的人類,要解答這些超越人類理性限度的問題,實在是有心無力。對此,咱們孔老夫子 就很誠實地回答:“未知生,焉知死!”(“連生都不知道,還談什麼死呢!”)西方的存在主義者乾脆說:“你問這些問題,本身就沒有意義!”

          於是,人類便活在一個不知生死、沒有意義的“空虛混沌”狀態,“像碎片一樣活著”(《南方週末》對富士康員工的形容)。人在哇哇大哭中百般不願地墮地,在淚水和汗水中辛苦度日,在慾望和名利中掙扎、沉浮,在心靈煎熬中獨自舔撫傷口,也在惶恐、無奈中等待死亡。

來自天上的啟示

          人類的無助和無奈,在於想抓著自己的頭髮把自己從地上提起來,結果當然是徒勞無功。其實,我們若能謙卑一點,承認人類有限,承認我們的生命已經被罪污染,而 與本源有了阻隔,然後接受來自天上的啟示和救贖,那麼我們將看見,那4個問題的答案是如此的簡單明瞭:“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 祂,直到永遠!阿們。” (《羅》11:36)。

           聖經只用了一節經文,就為這4個問題,提供了簡單而又清楚明瞭的答案,那就是:

           生命的來源——本於神,生命的指向——歸於神,生命的依託——倚靠神,生命的意義——榮耀神!

           也就是說,所有的答案,都歸於一個大寫的字:神!神創造了我們的生命,也創造了宇宙萬物,祂是一切的創造者和掌管者;祂又是萬有(當然包括人類)的依託和承載,因為“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徒》17:28)。
          生命的指向和歸宿,當然也在神那裡:永生(與神永遠在一起),或者永死(與神永遠分離);而人活著,若是無法榮耀神,活出神的形象和樣式(道德屬性)、完成神託付人的責任(工作屬性)、滿足神造人時的期待(團契屬性或關係屬性),便會覺得人生乏味、虛空!

我們的心遲早破碎

          人總以為隨著現代化的發展,特別是步入“後現代”後,道德會越來越不重要,人會越來越“跟著感覺走”,會在越來越多元的價值觀前,最終拋棄所謂的“良心”判 斷。但事實是,內在的良心不斷提醒著我們:我們與動物有著本質的區別;我們的道德屬性源自造我們的神,源自祂的形象和樣式,諸如“仁愛”、“和平”、“良 善”、“公義”、“聖潔”等等。

           當人困在物慾橫流、爾虞我詐的環境中,當人為了金錢、利益可以不擇手段時,那種失去道德支撐的生 命,是會隨時飄散、崩潰的。下從富士康的員工,上至剛剛爆發“學歷門” 事件的原“微軟”中國區總裁唐駿等,當人放棄了道德和價值理想,一味在滾滾紅塵中載浮載沉、追求現實成功時,生命的沉淪乃至崩潰,其實是早晚的事情。

           工作是為了什麼?為了能夠活下去?為了養家?或者是為了有朝一日成為老闆,可以吃香喝辣?媒體形容富士康的員工,“每個人每天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影子。一樣 的工作服,一樣的工作”,“機械式的在流水線上幹著重複的工作”,“感覺自已成了機器的一部分,裡面的人已經死了”……

           不認識神的人,根 本不理解,何謂人真正的“工作屬性”。神創造我們時,也將“看守、管理、維護”大自然及其他受造物的責任,託付給了我們人類——祂最獨特的所造物。人類本 當在工作中獲得喜樂和滿足,因為我們藉著神賜的智慧和才能,不斷地在工作中發覺著上帝的奇妙,發現上帝的無窮大能,不斷讚美上帝創造的智慧和心意,將榮耀 歸給祂,誠如《詩篇》所讚嘆的“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詩》19:1)。

           然而,當我們認為自己不過是生產流水線旁一顆 可有可無的螺絲釘,當我們只是在無奈地被老闆剝削生命價值,又或者,我們工作只是為了賺夠錢,有一天也成為老闆、好去剝削別人(今日的世界正是如此教育和 薰陶著我們),那麼我們的心終有一天會因為失望、失落,或者過度疲乏而破碎……

鮮血呼喚的思索

           一位“臥底”富士康近一個月的記者,這樣描述員工之間的關係:“在每平方公里聚集了約15萬人的狹小空間裡,人與人之間卻幾乎沒有任何聯繫,像碎片一樣地活 著。”“人之間幾乎很少交流,彼此的稱呼,幾乎都是用綽號或一個代號。”因此,當富士康工會在跳樓事件後開展心理輔導,要求工人說出自己室友的名字,能說 全的,便獎勵 1,000元,最終獲獎的,竟然寥寥無幾,絕大多數人答不出或答不全一共才5、6個室友的名字來!

           是不是現代的人已經習慣了“獨來獨往”、習慣了“寂寞孤獨”呢?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否則就不會有這麼多輕生者了。“人們需要對工作和生活的壓力進行傾訴和分擔,但在富士康卻沒有。”富士康中國總部行政經理李金明如是說。

           法國社會學家、人類學家艾彌爾•涂爾幹,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在他的巨著《自殺論》中談到,個體的社會關係越孤立,越疏離,便越容易產生自殺行為。他下結論:“集體(或者團契)的力量,是最能遏制自殺的手段之一。”

          筆者認為,正是因為創造我們的三一神有著團契屬性,祂也將這樣的屬性賜給了人類,並藉著聖愛將之表露無疑,所以人類的內心深處才有這樣的需要。人類的群體性、群居性,以及對愛和被愛的需要、渴求,無不彰顯著我們裡面從神而來的“團契屬性”(或關係屬性),及其心靈渴求。

           在高舉個人、彰顯“個性”、唯我獨尊、自我中心的世俗潮流中,人們不要神、隔斷了與神的團契關係,自然很難再想像和擁有健康、正常的人際團契的關係。雖則我們可以高喊“和諧”、“相愛”,但事實總是與口號南轅北轍,讓這些口號變成一廂情願的美好願望。
           希望富士康這些跳樓者用年輕的生命和鮮血寫下的悲哀和絕望,也就是無神世界中的悲哀和絕望,能啟發我們這些還活著的人,去認真思考生命的根本問題,以及我們當如何活下去……

作者為《播種者國際宣教協會》中國事工部主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