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为何如此苍白?——富士康事件省思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45期

          今年(2010)上半年,深圳一家企业富士康(其母公司鸿海精密集团,跻身世界500强),却发生了令人震惊的“12连跳”的员工自杀事件。随着年轻的生命一个接一个从高空坠落、消逝,那殷红的鲜血拷问著整个社会: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生命缘何变成难以承受之重?

不知所措的青春

           细数那些一跃而下、骤然逝去的生命,发现他们多为20来岁、风华正茂的青年,甚至还有10几岁的“90后”!在人生如“早晨8、9点钟的太阳”、本当绚丽绽放的当儿,他们却前仆后继地奔向死亡,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其实在过往10多年中,笔者服事国内年轻学子时,就已经发现,多年来流行在大学校园中的,竟然是“郁闷”、“寂寞”、“崩溃”等词语。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 庞,透出的是迷茫、困惑的神情。他们的嘴中不经意间就会蹦出诸如:“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或者:“我像一只趴在玻璃窗上的苍蝇,感觉有些 光亮,但是总找不到出路,最后死在窗台上!”那样青春的年龄,这样老气横秋、悲观厌世的话,着实不能不令人震惊!

生命的四大根本问题

           困惑着人、让生命不能绽放出绚丽色彩的原因,是人对生命的4大根本问题没有找到答案:

          问题一:我到底从何而来(生命的源头)?
问题二:我到底向何而去(生命的指向)?
问题三:我为什么要活着(生命的意义)?
问题四:我如何才能活着(生命的依托)?

          这四大所谓“哲学上的难题”,让古今中外、古往今来多少哲人、学士,殚精竭虑、伤透脑筋,也催生出无数宗教、哲学理论甚至主义。然而,却鲜有令人信服、经得起时间检验的答案。

          其实,在一个不认识真神的世界中,这4个问题,本就无从寻得答案。因为有限的人类,要解答这些超越人类理性限度的问题,实在是有心无力。对此,咱们孔老夫子 就很诚实地回答:“未知生,焉知死!”(“连生都不知道,还谈什么死呢!”)西方的存在主义者干脆说:“你问这些问题,本身就没有意义!”

          于是,人类便活在一个不知生死、没有意义的“空虚混沌”状态,“像碎片一样活着”(《南方周末》对富士康员工的形容)。人在哇哇大哭中百般不愿地堕地,在泪水和汗水中辛苦度日,在欲望和名利中挣扎、沉浮,在心灵煎熬中独自舔抚伤口,也在惶恐、无奈中等待死亡。

来自天上的启示

          人类的无助和无奈,在于想抓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从地上提起来,结果当然是徒劳无功。其实,我们若能谦卑一点,承认人类有限,承认我们的生命已经被罪污染,而 与本源有了阻隔,然后接受来自天上的启示和救赎,那么我们将看见,那4个问题的答案是如此的简单明了:“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愿荣耀归给 祂,直到永远!阿们。” (《罗》11:36)。

           圣经只用了一节经文,就为这4个问题,提供了简单而又清楚明了的答案,那就是:

           生命的来源——本于神,生命的指向——归于神,生命的依托——倚靠神,生命的意义——荣耀神!

           也就是说,所有的答案,都归于一个大写的字:神!神创造了我们的生命,也创造了宇宙万物,祂是一切的创造者和掌管者;祂又是万有(当然包括人类)的依托和承载,因为“我们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徒》17:28)。
生命的指向和归宿,当然也在神那里:永生(与神永远在一起),或者永死(与神永远分离);而人活着,若是无法荣耀神,活出神的形象和样式(道德属性)、完成神托付人的责任(工作属性)、满足神造人时的期待(团契属性或关系属性),便会觉得人生乏味、虚空!

我们的心迟早破碎

          人总以为随着现代化的发展,特别是步入“后现代”后,道德会越来越不重要,人会越来越“跟着感觉走”,会在越来越多元的价值观前,最终抛弃所谓的“良心”判 断。但事实是,内在的良心不断提醒着我们:我们与动物有着本质的区别;我们的道德属性源自造我们的神,源自祂的形象和样式,诸如“仁爱”、“和平”、“良 善”、“公义”、“圣洁”等等。

           当人困在物欲横流、尔虞我诈的环境中,当人为了金钱、利益可以不择手段时,那种失去道德支撑的生 命,是会随时飘散、崩溃的。下从富士康的员工,上至刚刚爆发“学历门” 事件的原“微软”中国区总裁唐骏等,当人放弃了道德和价值理想,一味在滚滚红尘中载浮载沉、追求现实成功时,生命的沉沦乃至崩溃,其实是早晚的事情。

           工作是为了什么?为了能够活下去?为了养家?或者是为了有朝一日成为老板,可以吃香喝辣?媒体形容富士康的员工,“每个人每天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影子。一样 的工作服,一样的工作”,“机械式的在流水线上干着重复的工作”,“感觉自已成了机器的一部分,里面的人已经死了”……

           不认识神的人,根 本不理解,何谓人真正的“工作属性”。神创造我们时,也将“看守、管理、维护”大自然及其他受造物的责任,托付给了我们人类——祂最独特的所造物。人类本 当在工作中获得喜乐和满足,因为我们借着神赐的智慧和才能,不断地在工作中发觉著上帝的奇妙,发现上帝的无穷大能,不断赞美上帝创造的智慧和心意,将荣耀 归给祂,诚如《诗篇》所赞叹的“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诗》19:1)。

           然而,当我们认为自己不过是生产流水线旁一颗 可有可无的螺丝钉,当我们只是在无奈地被老板剥削生命价值,又或者,我们工作只是为了赚够钱,有一天也成为老板、好去剥削别人(今日的世界正是如此教育和 薰陶着我们),那么我们的心终有一天会因为失望、失落,或者过度疲乏而破碎……

鲜血呼唤的思索

           一位“卧底”富士康近一个月的记者,这样描述员工之间的关系:“在每平方公里聚集了约15万人的狭小空间里,人与人之间却几乎没有任何联系,像碎片一样地活 著。”“人之间几乎很少交流,彼此的称呼,几乎都是用绰号或一个代号。”因此,当富士康工会在跳楼事件后开展心理辅导,要求工人说出自己室友的名字,能说 全的,便奖励 1,000元,最终获奖的,竟然寥寥无几,绝大多数人答不出或答不全一共才5、6个室友的名字来!

           是不是现代的人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习惯了“寂寞孤独”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否则就不会有这么多轻生者了。“人们需要对工作和生活的压力进行倾诉和分担,但在富士康却没有。”富士康中国总部行政经理李金明如是说。

           法国社会学家、人类学家艾弥尔•涂尔干,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在他的巨著《自杀论》中谈到,个体的社会关系越孤立,越疏离,便越容易产生自杀行为。他下结论:“集体(或者团契)的力量,是最能遏制自杀的手段之一。”

          笔者认为,正是因为创造我们的三一神有着团契属性,祂也将这样的属性赐给了人类,并借着圣爱将之表露无疑,所以人类的内心深处才有这样的需要。人类的群体性、群居性,以及对爱和被爱的需要、渴求,无不彰显著我们里面从神而来的“团契属性”(或关系属性),及其心灵渴求。

           在高举个人、彰显“个性”、唯我独尊、自我中心的世俗潮流中,人们不要神、隔断了与神的团契关系,自然很难再想像和拥有健康、正常的人际团契的关系。虽则我们可以高喊“和谐”、“相爱”,但事实总是与口号南辕北辙,让这些口号变成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
希望富士康这些跳楼者用年轻的生命和鲜血写下的悲哀和绝望,也就是无神世界中的悲哀和绝望,能启发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去认真思考生命的根本问题,以及我们当如何活下去……

作者为《播种者国际宣教协会》中国事工部主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