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古道——讀《認識神》(小柒)2018.11.19

小柒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8.11.19

 

1

差不多十年前的初秋,我和一位弟兄,差不多每禮拜六清晨相約玄武湖畔,迎著晨曦,一起誦讀《認識神》,然後一起討論分享。那個時候的自己,年輕氣盛,總想靠著自己三腳貓的功夫,在網上靠著碼字懟遍天下豪傑。讀完《認識神》之後,我深覺慚愧:自己的對神、對人的認知都何等膚淺。

1972年,巴刻牧師在《認識神》的自序中最後寫到:“本書若能對任何一位讀者有所脾益,像我在字裡行間凝思默想時得的幫助一樣,一切的努力便有豐厚的價值了。”今天,它銷售已超過百萬冊,被譯成十多種文字。從我自己看來,《認識神》是我近年來反復閱讀的書目之一,幫助很大,讓我不時看見自己的軟弱和小信,也提醒我抬頭仰望神偉大的應許。

曹偉彤博士曾這樣概括地描述巴刻的作品:“巴刻的著作被視為卓越,在於他能夠進入基督教信仰具爭議的問題核心,而能夠融會貫通基督教神學的歷史睿見,以清晰簡明的言詞去回答有關問題。”《認識神》很好的體現了巴刻這一寫作風格,文字淺白卻精煉,沒有太多高深的、專門的神學術語卻蘊含豐富的神學傳承。《認識神》流傳著不同的版本,有1980年證道出版社出版的、由林來慰翻譯的版本;有香港出版的增訂版本,裡面增加了巴刻93年的序言以及曹偉彤博士的導讀和陳恩明牧師的“牧養情懷話巴刻”,讀起來很讓人動情;還有尹妙珍翻譯的版本,這個版本在文字處理上更優秀一些,再加上每一章後面設計了很好的問題討論,很適合小組一起閱讀學習。

我真正意義上地了解巴刻,應該算是從《認識神》開始。有人曾笑稱巴刻是福音派的“聖像”,可見其影響力。在《認識神》裡也貫穿了宗教改革以來的神學傳統,文中大量引用了加爾文、路德等和一些其他清教徒的作品和言論。更為重要的是,《認識神》是高舉聖經、高舉神榮耀的一本書。正如巴刻牧師自己所說:“本書正發出的這個邀請,並非是要直接或間接批評新路,他只是直接重訪古道,因為我相信,那古道仍然是善道。”

2

在巴刻牧師的《軟弱之道》的序言《我的寫作生涯》中,巴刻把自己的作品分為四類。第一類是“聖經的權威”類,其作品包括《基要主義與神的道》、《神已經說話》等等;第二類是“基督徒生活”類,包括了大家耳熟能詳的《活在聖靈中》、《重尋聖經》、《點燃禱告之火》等;第三類是“清教徒傳統”類,包括《尋求敬虔》等;第四類是“要理問答和要理問答教育”類,包括《基督徒須知》等等,當然這類中包括了這本《認識神》。

所以把《認識神》歸類到“要理問答和要理問答教育”類是相當合宜的。巴刻對要理問答有這樣一個定義。他說:“所謂要理問答,即對教會成員和慕道友就教會所領受的聖經信仰進行系統的教導,這是基督教最初幾個世紀各地通行的做法”。所以《認識神》非常詳細地進行了基督教信仰的梳理,清晰而簡明,溫暖而不艱澀。

《認識神》不同於其他探討系統神學和靈修神學的作品,沒有什麼特別的神學名詞讓人感到拗口費解。這裡面,更多的是一種生命的參與,讓人願意在知識裡渴求神,在認知中經歷神。正如他自己在序言中寫到,是為一群過路客而寫。與過路客對應的是坐在陽台上喋喋不休的理論家,而過路客是一群願意在生命中真實踐行認識神的天路客,那麼神學就不只是知識,而是理智、心靈和生命的通道。

第一篇裡巴刻就一針見血地指出了現在錯誤的流行思想。一個極端是反神學,另一個極端是迷信神學。巴刻指出了神學的重要,也指出了神學的局限。巴刻說:“缺乏教義的知識,靈命就不健康。但同樣真確的是,用錯誤的目的去尋求知識,用錯誤的標準去衡量它,靈命也不健康。”以正確的動機尋求神的知識能更好地認識神,也能更好地在神學中看見神,不然看到的只是自己的驕傲了。

我在傳統的農村教會長大,因為各種原因以及自己的局限,在之前的生命或經歷中,或多或少的有著反神學的想法,而後又一度“迷信”神學,覺得神學可以解決信仰的一切難題。巴刻的一席話,驚醒夢中人,正如有人說:“如果你的方向錯了,停下來就是一種前進。”現在看來,當時停了下來,才有現在更大的前進。

3

《認識神》一共22課,分了三個大的部分,第一部分:認識主;第二部分:看!你的神;第三部分:神若幫助我們。

第一部分中,重點放在認知上。對我觸動最大的是第三課《認識和被認識》。巴刻牧師講:“認識神,乃是建立關係,它涉及感情、理性和意志。要建立深厚的人際關係,三者也是缺一不可。”我們理解的認識往往何等膚淺,僅僅是從某一個方面認識神,但認識神要涉及全人的投入。認識神,不僅是我們去認識祂,也是神認識我們。第一部分的第六課特別講到了聖靈的工作,巴刻牧師說:“聖靈的位格和工作一直備受忽視。”我們時常忽視聖靈,對聖靈缺少正確的認識,這實在是個美好的提醒。

第二部分主要講的是神的屬性。在論及神的屬性中,巴刻牧師非常平衡地來探討神。在字裡行間,你能看到作者帶著一顆敬畏之心,又帶著理性上極大的思辨和熱忱。同時,他又平衡地講明神的各種屬性。例如:平衡地講神的慈愛和審判。華人的教會裡,容易把神慈祥化,以至於愛成了神;要麼妖魔化,神是一位高高在上,冰冷且充滿懲罰的神。慈祥化就把神當作了洋菩薩,或是聖誕老人來拜拜;妖魔化就是把神當作冰冷的神,以至於神成了尖酸刻薄,並不愛我們的那位。巴刻牧師在這一部分裡,平衡講了這兩個方面。他盡可能平衡地展示了神的屬性。讓我們從認識上,重新看清上帝顯示給我們的屬性,只有更好地認識神,才能真實地信靠。

在我個人的生命經歷中,有很多我認為關鍵的時候,上帝卻沉默不語。甚至,越禱告,事情就越朝向相反的方向發展。這讓我曾經一度認為神是一位喜歡看我笑話、見不得我幸福一天的神。最關鍵的是,雖然內心中有如此的想法,我也“敢怒不敢言”,不敢與人分享內心的掙扎和懼怕。我心裡懼怕祂會“變本加厲”地懲罰我,信仰於我來說,是枷鎖,神於我來說,是拿著鞭子的冷漠的懲罰者。直到平衡地去思想神的屬性,透過經歷福音和基督十字架上的愛,我這顆扭曲的心才被重新挽回。

第三部分更進一步地講明的救恩和救贖,通過福音的中心、神的兒子、主的引領、內在的試煉以及神的全備幾部分來闡述。最後本書結束於神的豐富上。這給了我們莫大的盼望和信心的挑旺。終究有一日,我們要脫去這一世的襤褸,穿上神所賜的華服。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抵擋我們呢?雖現世艱難,外有逼迫內有紛爭,但誰能使我們與神的愛隔絕呢?

4

巴刻的文字造詣相當深厚,深入淺出的寫作、大量詩歌的引用給本書增色很多。深刻的文字裡又透著一種幽默和喜樂。《認識神》是一本需要慢慢看的書,放在枕邊,每天讀一課,然後默想,這種經歷不是一種狂喜,而是一種認識神、經歷神帶來的順服與甘甜。正如章伯斯說:“屬靈生命的最佳衡量標準,不是狂喜的表現,而是順服的表現。”

本書我曾多次推薦小組同工們和弟兄姊妹們一起學習。對於希望系統學習基要神學的弟兄姐妹,這或許也算是神學的入門必讀書目吧。用斯托得牧師——另一位神忠心的仆人的話作為本書對我最大的幫助和概括。他說:“作者維護並重申很多偉大的聖經主題,他碰到什麽教義,什麽教義就照亮起來,並且用勇氣、邏輯、清晰的文章和熱切的心腸推崇每一教義。他所處理的真理,使人心火熱。最低限度,它使我的心火熱起來,逼使我放下一切,向神膜拜和禱告。”

這十年來,差不多每年我都會讀一讀《認識神》,每一年的感受也各有不同。十年前,一起相約讀書的兩位翩翩少年郎,如今各奔東西、成家立業,在這個狼奔豕突各種碎片來不及整理的時代,回想那段共同的時光,不免慨嘆。慨嘆千里茫茫若夢,時光又匆匆,也感謝神,在那個年紀有一位朋友可以共讀此書。

聖經上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站在路上察看,訪問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間;這樣,你們心裡必得安息。”(《耶》6:16)唯願更多的人可以讀到此書,以幫助更多的人走在那古道上,可以心裡得安息。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