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鑒的勇士球風(劉志遠)2018.12.05

劉志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89期和官網2018.12.05

     

最近幾年,筆者特別愛看美國籃聯(NBA)的職業球賽。其中最得我心的球隊,是北加州的金州勇士隊(Golden State Warriors,以下簡稱“勇士”)。此球隊不僅2018年6月橫掃騎士隊(Cleveland Cavaliers,編註)、拿了總冠軍,過去4年三度奪冠,幾無對手。

勇士隊除了球技超群之外,其進攻策略、團隊精神,以及整體球隊的運作,都令我驚嘆不已。身為牧師,我不禁想到《腓立比書》4章8節:“……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什麽德行,若有什麽稱贊,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腓》4:8)。華人教會或可借鏡這支“世俗”職業球隊的運作模式及精神。

一、聖經中的先例

或許有人質疑,我們基督徒能借鏡,甚至效法世俗經驗嗎?有什麼聖經根據呢?

主耶穌提到過一個“好撒瑪利亞人”。撒瑪利亞人是以色列人所鄙視的。然而主耶穌不但教導門徒學習其好行為,還對律法師說:“你去照樣行吧。”這句話告訴我們,可以仿效未信主之人的好行爲。當然,“好撒瑪利亞人”得救與否,我們無從知道。耶穌對撒瑪利亞井旁的婦人說:“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自此謹慎地推測,撒瑪利亞人或未得救。不過,主却仍舊用撒瑪利亞人的好行爲來激勵以色列人。歷世的基督徒,也都思索和學習“好撒瑪利亞人”的行爲。

聖經中還有好些例子,是用外邦人的信心、行爲等,激勵以色列人。《路加福音》17章17-19節中,大痲瘋病人痊癒後,“耶穌說:‘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嗎?那九個在哪裡呢?除了這外族人,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上帝嗎?’就對那人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 這個外族人,原先是沒有得救的,後來主看到他的信心,才讓他得到了救恩。這個故事說明,有時候,非基督徒的好行爲,也可以成爲我們屬主的人的榜樣。

不過,我們需要注意一點,這些好行爲,無論多好,都不是我們得救的原因。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不是出於行爲。”(《弗》2:8-9)

 

二、金州勇士的球風

勇士之所以在這幾年脫穎而出,固然是因爲他們的核心陣容強大,擁有4大明星:斯蒂芬•科里(Stephen Curry)、凱文•杜蘭特(Kevin Durant)、克雷•湯普森(Klay Thompson)和德拉雷蒙•格林(Draymond Jamal Green Sr.)。再加上一位善於防守的安德烈•伊格達拉(Andre Iguodala)。籃聯稱這5人爲“死亡五小”。

1.無私團結

使人佩服的,不只是勇士的球技。這支球隊還有很多內涵,助其成功。

其中之一,就是其他球隊無法比擬的團隊精神——球員所具有的“無私的胸懷”。所謂“無私的胸懷”,表現之一為:過去4年,勇士每年每場,球員的助攻次數在27.4到30.4次之間(註1),為聯盟之首(聯盟的平均助攻為20次)。

助攻,就是放弃自己個人得分的機會,傳球給其他隊友,讓其得分。不但如此,我屢次觀察到,球員有意傳給年輕的隊友。即使年輕的隊友投籃失誤,仍會如此。這是無比的信任,不怕、不介意他們失敗,鼓勵他們繼續努力,幫助他們成長。

作爲牧者,我真羡慕這個群體——這種建立和成全聖徒、不怕對方失敗……教會裡很少見到。

2.勇士加盟

2016年7月,原本在雷霆隊(Oklahoma City Thunder,編註)的杜蘭特,加盟勇士。體育評論員莫瑞(Patrick Murray)戲稱,這是“美國職業球界歷史上最糟糕的一天”(The Worst Day in American Sports History,註2)。他的意思是,勇士原來就是聯盟頂級球隊,如今又添了一位頂尖高手。那麽,其他的球隊還有戲嗎?Murray繼而解釋了杜蘭特加盟的原因:就是勇士那“肯投資在團隊領導品格,推出嶄新籃球風格,以團隊爲首的精神和素質”(同註2)。真的,以杜蘭特的籃球天賦和成就,他可以加入任何球隊。然而他選擇了勇士,因爲勇士建立了一支突破傳統 、滿有歷史意義的球隊。

今年夏天,勇士又完成了一項使全聯盟嘩然的交易,就是用非常低廉的價格,和全明星級別的中鋒德馬庫斯•考森斯(DeMarcus Cousins)簽約。當然,這個機會和考森斯腳跟受傷有關。當考森斯發現,自己因傷無約可簽時,他想到就是加入勇士。對勇士而言,這簡直喜從天降,因爲考森斯如果沒有受傷,他的底薪可是二千到三千萬1年。考森斯考慮自己的前途的時候,他選擇了勇士隊,因為他認同勇士的團隊哲學,“以球員爲核心組織”(註3)——球隊領袖願意聆聽、信任和尊重球員及教練在球場上做的决定。

3.降薪留隊

談到降薪加盟,最爲人樂道的就是杜蘭特。他是全聯盟公認的3名頂尖球員之一.他已經兩度降薪留隊——爲了保持球隊實力,讓球隊可以有薪金空間續簽原班奪冠人馬,杜蘭特不惜每年至少犧牲一千萬的年薪!不但如此,名將科里和湯普森,最近亦表態:勇士就是自己的家,他們要終老於這個球隊。作爲他們的球迷,真希望他們如願。

從這個球隊,我屢屢想到教會——教會是永生神的家,這個永生神的家,可像勇士這麽吸引人嗎?我聽過最讓人傷感的例子是,有個教會,在7年內換了5位牧師。我們容易責怪別人不够忠心,但我們也需要反省,我們如何待人——我們待人的方式,能吸引人“留隊”嗎?

4.信任栽培

爲什麽這麽多大牌球星,願意委身勇士球隊呢?我認爲,球隊在投資、栽培球員方面,非常好地實踐了“以球員爲核心組織”的團隊哲學。

這支明星球隊的核心陣容,其中3名是勇士從新生選秀開始,培育出來的——科里、湯普森和格林,分別出自2009、2011和2012年的NBA選秀。

2009年之前,勇士還是一支戰績糟糕的球隊。然而,球隊很有耐性地進行了培養球員的工作。球隊原有機會用這些新秀換取更知名、更成熟的明星球員,但球隊並沒有這樣做。比方說,2009年選了科里,即使後來科里脚踝受傷,球隊也沒有把他交易出去,反而一直等候他傷愈,幫助他成長。

一直到2015年,包括科里在內的選手,才終於替勇士奪取了睽40年的總冠軍獎杯。也就是說,現有的3名核心球員,完全是勇士自家訓練出來的。這也是為何,其中兩位表態,勇士是他們職業球員生涯終老之鄉。

從勇士對球員的信任和栽培,我想到教會的職責,其一就是對信徒的造就和栽培。栽培、造就的對象,應該包括一般的同工和年輕的牧者。教會的呼召,就是按照上帝心意,設立“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爲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上帝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4:11-13)。

可惜,我很少看到教會認真投資在教牧領袖的栽培上。反而有許多教會教會更用數字來衡量牧者的“業績”。是以教會與福音機構,都出現同工的高流動率。看到勇士球隊對球員的耐心、栽培和建立精神,以致球員爭相降薪留隊、發出終老于斯的盼望,我感到非常的慚愧。

結語

以筆者的觀察,金州勇士雖非基督徒機構,但他們無私的團隊精神、犧牲自己成全隊友的作風,都值得人學習。他們願意付出金錢、時間、耐心,栽培新秀、等候他們成熟,比一般基督教會和福音機構做得更好,更勝一籌。勇士隊的管理領導層,深諳球員才是球隊的資本。因此,球員願對球隊委身,而聯盟其他的頂尖球員,亦聞風而來。

近年來,基督教會在西方社會呈衰頽之勢,不僅不能領導社會、轉化文化,在社區中也逐漸成爲令人敬而遠之的落後組織。這是需要反思的。基督教會和福音機構,切忌稍有成就,就沾沾自喜,忙於建構化(institutionalization)、制度化,誤將建構組織當作目的,卻忘記了“人”才是我們的資本。基督教導我們要愛神愛人,若把人邊緣化,如何愛神?

期盼而今,不論基督教會或福音組織,都能在運作上深度反思,成爲信徒樂於服事、尋求生命意義之處。

 

註:

1.ESPN網站職業籃球的數據,www.espn.com

2.Patrick Murray,“The Warriors Should be a Beacon of Hope to the NBA”,  https://www.forbes.com/sites/patrickmurray/2018/08/19/the-warriors-should-be-a-beacon-of-hope-to-the-nba/ , 8/19/18.

3.Charlie Stanton,“Warriors Season Review: Why Bob Myers Is the Best Executive in the Game”, https://apple.news/AcWGmlfn8Sri3azhlPLdxDg , 7/31/2018.

 

作者來自香港,英國愛丁堡大學博士,專攻倫理學。現任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教務主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