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凝眝

谭德仪

本文原刊于《举目》44期

         回眸那黑暗星期六,天使可曾闪现踪影?

          那年,春末之际,我先生即将毕业,国际学生咨询顾问却通知他,学校因疏忽,未将他的学生签证效期延长一年。因此,他毕业后,只剩三个月合法居留期限,可在美国找工作。

           得知消息后,我们实觉错愕。按规定,留学生本应得到一年的工作实习,现在却不明就理的被剥夺了。

           那时正值美国经济萎靡。毕业前半年,先生已寄发无数求职信函,全都石沉大海。我们又是外国人,没有任何人脉关系可以依靠。现在再加上只有短短三个月可以用来找工作,可以算得上屋漏偏逢连夜雨了。

黑白电影里的小牢房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们租了一辆小搬家货车(U-Hall),后面拖着学生时期购置的一台丰田中古破车,叮叮咚咚、摇摇晃晃地去投奔南加州洛杉矶的舅舅。洛杉矶是商业大城,觅职应该容易些吧?

           舅舅一家八口,是越南难民。他赁居的二房一厅,客厅已安顿了另一家四口,二房挤满了自家人。我们于是在后屋违建的储藏室里落了脚,储藏室的空间正好能塞下一个单人床。

           储物间里幽暗闷热,尘埃遍布。一个50瓦的小灯泡,连着电线,悬荡在屋顶。室内除了一扇门外,还有一个加了铁条的小窗。夜里躺在漆黑的小床垫上,侧身瞥著小铁窗,那个场景就像黑白电影里的小牢房。

           那时没有网络和手机,只能在周日买报纸,翻开求职广告栏,拿笔把合适的工作项目圈起,再投出求职信函。然后,周一至周五,从九点至五点,就守候在舅舅的电话机一侧,盼望着通知面试的美妙铃声响起。

只能远眺到小径的弯处

           我们就这样守着电话,寸步不离。那个状况就像自愿被软禁的囚犯。 每日,唯有展读圣经时,灵魂之窗得以对着神圣的启示逐步敞开,心思与灵魂的眼目,渐渐被创天设地的上帝的意念牵引。

         《传道书》中陈述,天下万事都有上帝特定的时间。那么先生的觅职时间,也是天父老早预定的吗?为何别人都有一年的时间可以求职,我们却缩水了四分之三?

           再往下读,传道者提及,上帝为万事定下了适当的时间──虽然我们并不完全明白他的作为。

          当我们以手上有限的时间表,规划生活的内容、未来的道路、人生的方向时,就如同美国桂冠诗人罗伯.佛洛斯特(Robert Frost),在诗作《未涉之径》(The Road Not Taken)中所描绘的一幅景观:“一个生命的行旅者,就算长久的凝眝,也只能远眺到林中小径的弯处。”

           然而,当我们学着把手上那一张有限的时间表,交付给永在的天父,从上帝永恒的时刻表中,探索他为我们量身定做的人生计划中的奥祕时,我们虽无法明了他全知全能的安排,但是有限时间对我们的辖制,却被一一断开了。

还要赶多少路才安眠

          夜间,我们返回如牢房的暗室,二人合身躺在小床上。每一个等待日出的黑夜,总是显得特别的冗长难熬,就像罗伯.佛洛斯特在诗集《雪晚林边歇马》 (Stopping by Woods on a Snowy Evening)里,那个疲惫的夜行者所发的疑问:“还要赶多少路才安眠?”

           那些深深的黑暗中,我和先生仿佛睡在夜的崖谷底,二人身贴著身,手拉着手,轮流开口向天父祷告。每一次开口祷告时,脑海里都浮现出《哥林多后书》4章中的字 句: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设若我们当时一帆风顺,生活中摆满了令人羡慕的东西,夜里安稳沉睡在席梦思上,我们会不会把短暂的荣华,当成可以存到永远的荣耀?当我们生活顺利,达成了许多事情,会不会将功成名就,当成永恒的光环?

那个天使不在的星期六

           当年耶稣被埋葬后,两个马利亚守在坟墓旁。试想,隔天,也就是星期六,她们是否仍沉浸在耶稣钉十架上的触目惊心的场景中?她们是否仍被耶稣断气时,天地变色 的可怖震慑著?她们目睹耶稣被送入坟冢后,是否掉入沮丧、失落的幽谷里?她们守在墓前,是不是仍深信耶稣说过的,三天后必要复活?她们可曾在那星期六的夜 里,渴望天使降临,亲自对她们说,不要失望,不要害怕……

           那个黑色星期六,天使的踪迹在哪里?

           回想着我们那一段无助的人生黑夜,一如耶稣复活前的那个黑色星期六。它是一把火,熬练着我们内心深处的想望。

          当时所关心的工作,的确得到了。一年后,又失去了。然而,没有天使来拜会的黑色星期六,给了我们机会,学习用不住的祷告,点燃信心的火把。

          在圣经里,星期日的黎明,按著上帝特定的时间,主的使者出现,向马利亚,报告耶稣已复活的好消息。

          回溯那星期六的日子里,我们未曾遇见天使的身影,那亦是按著天父的时间表,要锻炼我们灵魂的眼光,对生命中的星期六,投下一个深深的凝眝。深信,等候他的人,不至失望。

作者来自台湾,现住南加格兰多拉小镇。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