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編輯嬰兒,不僅僅是倫理問題(海振)2018.12.08

海振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12.08

 

為什麽我不能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近日全球關註的熱點新聞是中國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的賀建奎團隊使用了“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對一對雙胞胎的CCR5基因進行修改,號稱這對嬰兒具有對艾滋病免疫的功能。這看起來似乎是科技的一大進步,是值得慶賀的大事,然而,輿論的竭力反對反映出人們對醫學倫理的擔憂。

艾滋病是一種免疫系統缺陷綜合癥,在上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由於沒有有效的藥物,艾滋病就像死刑通知書,讓人恐懼。然而,今天在大量有效的艾滋病藥物治療下,艾滋病可以被控制成像一種慢性病一樣,只是需要長期服藥。

基因編輯技術的出現,讓人認為,可以通過修改所認定的致病基因,就可以解決問題。

有些科學家以為自己是神,可以通過自己的技術,來改造人類的生命。在接受美聯社采訪時,基因編輯嬰兒事件主角賀建奎說,“不是我,也會是其他地方的什麽人。”他的回答一針見血,充滿了驕傲,意思是總會有人做,為什麽我不能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為什麽我不能得到世界第一的榮譽?

事情的表象和邏輯似乎很簡單,然而,其實質卻並非如此。

不僅是醫學倫理問題

基因編輯嬰兒事件不僅僅是醫學倫理問題,更涉及人的本質問題,是人與神之間關係的問題。人不應該是胚胎基因編輯實驗的工具和試驗品。但可悲的是,在賀建奎之類的眼裡胚胎只是實驗工具。按照聖經,人是照著神的形象和樣式而造的,有著神的尊榮和性情,把胚胎基因編輯踐踏了人的尊嚴,把人降低到實驗的一種工具。這是一件遠離神,與魔鬼共舞的事情。

不僅僅如此,在醫學上,賀建奎的所作也是一種極端不負責任的行為。誠然,CCR5基因所表達的蛋白質是HIV病毒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然而不是唯一。HIV 病毒入侵人體後,與CD4受體結合,再與輔助受體(coreceptors) CCR5或者 CXCR4結合,導致病毒與主體細胞膜融合,進入細胞。R5 型病毒需要輔助受體CCR5結合, X4型病毒則需要CXCR4。因此,切除CCR5並不像媒體所吹噓的,可以對所有HIV病毒完全免疫。而且CCR5的信號傳導系統很復雜,它可以通過激活下遊的信號通路,對細胞的成長和免疫調節造成巨大影響。畢竟CCR5並不是為了HIV 病毒而存在的,在上世紀80年代末發現HIV 病毒以前的悠長歲月裡, CCR5 就發揮其生理作用。

基因編輯嬰兒目前也許還看不出問題,但不能下結論她們一定會很健康,在孩子成長過程中,是否會出現成長障礙或者免疫方面的問題,還有待觀察。如果到時出現了問題,如何看待這對嬰兒的生命,婚姻和後代的繁衍,這些都是很複雜的問題。

基因編輯嬰兒歸根到底是人遠離了神,不做神眼中所看為正的事情,只做了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情。

人的善惡標準會改變

日光下沒有新鮮事物。這個“基因編輯嬰兒”事件就其本質而言,和人類的始祖亞當夏娃墮落的原因沒有分別,都是人憑著驕傲之心,遠離神的行為所導致。

聖經《創世紀》中記載神在創造了流光溢彩、果香滿園的伊甸園後,大大方方地對亞當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 (《創》2:16), 這些果子有賣相,有口感,正如聖經所說可以“悅人的眼目”,“好作食物”(《創》2:9)。 然而,人們由於貪婪和不滿足,他們把豐盛的滿園果子晾在一邊,只是定睛在一棵樹上,那顆樹結著禁果,因為神說,“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2:16)。

夏娃因著魔鬼撒但的誘惑,偷吃了神禁止她吃的果子,也給了她丈夫亞當吃,因為他們相信了魔鬼撒但的話,“因為上帝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創3:5)。

亞當和夏娃,以及後來人類的墮落,不僅僅是因為他們被外界環境誘惑了,更主要是他們被自己的私欲、野心、驕傲、情欲所左右,這些導致了人的犯罪,甚至死亡,“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牽引誘惑的。私欲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雅》1:14-15)。亞當和夏娃的墮落是因為他們想如神一樣,“知道善惡”,想自己來界定善惡。

離開了神的善惡標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善惡標準,每個國家也有自己的善惡標準,但這些標準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改變。二三十年前的倫理竭力反對同性戀,然而今天同性婚姻、同性行為在很多西方國家已經成為一種大勢,成為法律保護的行為。然而,今天所謂合法的行為,不一定是正確的行為;就如同性戀在美國是合法行為,然而,卻是不合神心意的行為。

摩西在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之前,藉著神的話警告他們,“我們今日在這裡所行的是各人行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你們將來不可這樣行……你要謹守聽從我所吩咐的一切話,行耶和華——你神眼中看為善,看為正的事。這樣,你和你的子孫就可以永遠享福。”(《申》12:8, 12:28)。

這裡摩西指出了人類的兩種行為,即按照“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還是“神眼中看為善,看為正的事”,兩種不同的選擇,導致兩種不同的結局,前者是痛苦流離,後者是“永遠享福”。

不幸的是,人類更傾向於行“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始祖亞當夏娃如此,以色列人也是如此,“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21:25)。在今天,美國人也是如此,中國人也是如此,因為我們都是罪人,各自都在誘惑面前迷失了自己,各人偏行己路。

90年代以前,同性行為在美國是被禁止的行為;但到2015年6月,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合法化。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是,2013年,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數據顯示,2013年新診斷的艾滋病患者中,47%患者是同性性行為所致,24%是異性性行為所致,22%是註射毒品所致(反復使用被艾滋病毒感染的針頭)。最新2017年CDC 統計數字顯示,2017年艾滋病新患者中,67%患者是同性性行為所致,24%是異性性行為所致,6%是註射毒品所致行為。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2013 到2017短短的3年,同性行為導致的艾滋病患者從47%增加到67%,42%的成長率,實在驚人。(註)

人類的倫理也許有一天會許可基因編輯嬰兒,然而,也許像同性戀的倫理變遷一樣,最終改變的結局帶給人類的,會是更多的痛苦。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的科學倫理至少是反對基因編輯嬰兒,願這種合乎神心意的倫理更堅定、持久,保守人類不至於滑入深淵。

神要人們做的是什麽呢?就是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 (《彌》6:8)。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太》5:3)。

只有一個人心存謙卑、虛心地來到神面前,才能真正行出正直。當一個人只做自己眼中看為正,而不是神認為正的事情時,雖然有時可以名利雙收,但因著遠離神,他的愁苦卻必加增,因為“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麽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麽換生命呢?” (《可》8:36-37)。

 

 

註:數據來自https://www.cdc.gov/hiv/statistics/overview/index.html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居住在美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