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不仅仅是伦理问题(海振)2018.12.08

海振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12.08

 

为什么我不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近日全球关注的热点新闻是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团队使用了“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对一对双胞胎的CCR5基因进行修改,号称这对婴儿具有对艾滋病免疫的功能。这看起来似乎是科技的一大进步,是值得庆贺的大事,然而,舆论的竭力反对反映出人们对医学伦理的担忧。

艾滋病是一种免疫系统缺陷综合症,在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由于没有有效的药物,艾滋病就像死刑通知书,让人恐惧。然而,今天在大量有效的艾滋病药物治疗下,艾滋病可以被控制成像一种慢性病一样,只是需要长期服药。

基因编辑技术的出现,让人认为,可以通过修改所认定的致病基因,就可以解决问题。

有些科学家以为自己是神,可以通过自己的技术,来改造人类的生命。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主角贺建奎说,“不是我,也会是其他地方的什么人。”他的回答一针见血,充满了骄傲,意思是总会有人做,为什么我不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为什么我不能得到世界第一的荣誉?

事情的表象和逻辑似乎很简单,然而,其实质却并非如此。

不仅是医学伦理问题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不仅仅是医学伦理问题,更涉及人的本质问题,是人与神之间关系的问题。人不应该是胚胎基因编辑实验的工具和试验品。但可悲的是,在贺建奎之类的眼里胚胎只是实验工具。按照圣经,人是照着神的形象和样式而造的,有着神的尊荣和性情,把胚胎基因编辑践踏了人的尊严,把人降低到实验的一种工具。这是一件远离神,与魔鬼共舞的事情。

不仅仅如此,在医学上,贺建奎的所作也是一种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诚然,CCR5基因所表达的蛋白质是HIV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然而不是唯一。HIV 病毒入侵人体后,与CD4受体结合,再与辅助受体(coreceptors) CCR5或者 CXCR4结合,导致病毒与主体细胞膜融合,进入细胞。R5 型病毒需要辅助受体CCR5结合, X4型病毒则需要CXCR4。因此,切除CCR5并不像媒体所吹嘘的,可以对所有HIV病毒完全免疫。而且CCR5的信号传导系统很复杂,它可以通过激活下游的信号通路,对细胞的成长和免疫调节造成巨大影响。毕竟CCR5并不是为了HIV 病毒而存在的,在上世纪80年代末发现HIV 病毒以前的悠长岁月里, CCR5 就发挥其生理作用。

基因编辑婴儿目前也许还看不出问题,但不能下结论她们一定会很健康,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是否会出现成长障碍或者免疫方面的问题,还有待观察。如果到时出现了问题,如何看待这对婴儿的生命,婚姻和后代的繁衍,这些都是很复杂的问题。

基因编辑婴儿归根到底是人远离了神,不做神眼中所看为正的事情,只做了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情。

人的善恶标准会改变

日光下没有新鲜事物。这个“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就其本质而言,和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堕落的原因没有分别,都是人凭著骄傲之心,远离神的行为所导致。

圣经《创世纪》中记载神在创造了流光溢彩、果香满园的伊甸园后,大大方方地对亚当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 (《创》2:16), 这些果子有卖相,有口感,正如圣经所说可以“悦人的眼目”,“好作食物”(《创》2:9)。 然而,人们由于贪婪和不满足,他们把丰盛的满园果子晾在一边,只是定睛在一棵树上,那颗树结著禁果,因为神说,“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6)。

夏娃因着魔鬼撒但的诱惑,偷吃了神禁止她吃的果子,也给了她丈夫亚当吃,因为他们相信了魔鬼撒但的话,“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创3:5)。

亚当和夏娃,以及后来人类的堕落,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被外界环境诱惑了,更主要是他们被自己的私欲、野心、骄傲、情欲所左右,这些导致了人的犯罪,甚至死亡,“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1:14-15)。亚当和夏娃的堕落是因为他们想如神一样,“知道善恶”,想自己来界定善恶。

离开了神的善恶标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善恶标准,每个国家也有自己的善恶标准,但这些标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改变。二三十年前的伦理竭力反对同性恋,然而今天同性婚姻、同性行为在很多西方国家已经成为一种大势,成为法律保护的行为。然而,今天所谓合法的行为,不一定是正确的行为;就如同性恋在美国是合法行为,然而,却是不合神心意的行为。

摩西在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之前,借着神的话警告他们,“我们今日在这里所行的是各人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你们将来不可这样行……你要谨守听从我所吩咐的一切话,行耶和华——你神眼中看为善,看为正的事。这样,你和你的子孙就可以永远享福。”(《申》12:8, 12:28)。

这里摩西指出了人类的两种行为,即按照“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还是“神眼中看为善,看为正的事”,两种不同的选择,导致两种不同的结局,前者是痛苦流离,后者是“永远享福”。

不幸的是,人类更倾向于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始祖亚当夏娃如此,以色列人也是如此,“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21:25)。在今天,美国人也是如此,中国人也是如此,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各自都在诱惑面前迷失了自己,各人偏行己路。

90年代以前,同性行为在美国是被禁止的行为;但到2015年6月,最高法院判决同性婚姻合法化。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是,2013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显示,2013年新诊断的艾滋病患者中,47%患者是同性性行为所致,24%是异性性行为所致,22%是注射毒品所致(反复使用被艾滋病毒感染的针头)。最新2017年CDC 统计数字显示,2017年艾滋病新患者中,67%患者是同性性行为所致,24%是异性性行为所致,6%是注射毒品所致行为。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2013 到2017短短的3年,同性行为导致的艾滋病患者从47%增加到67%,42%的成长率,实在惊人。(注)

人类的伦理也许有一天会许可基因编辑婴儿,然而,也许像同性恋的伦理变迁一样,最终改变的结局带给人类的,会是更多的痛苦。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的科学伦理至少是反对基因编辑婴儿,愿这种合乎神心意的伦理更坚定、持久,保守人类不至于滑入深渊。

神要人们做的是什么呢?就是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上帝同行 (《弥》6:8)。耶稣说,“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太》5:3)。

只有一个人心存谦卑、虚心地来到神面前,才能真正行出正直。当一个人只做自己眼中看为正,而不是神认为正的事情时,虽然有时可以名利双收,但因着远离神,他的愁苦却必加增,因为“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 (《可》8:36-37)。

 

 

注:数据来自https://www.cdc.gov/hiv/statistics/overview/index.html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居住在美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