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寫作的“拇指姑娘”(歡然)2018.12.20

歡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12.20

 

2017年1月,我結婚了。從大學畢業罹患精神疾病到結婚,我經歷了艱難的25年。

(一)

我的病狀最嚴重的時候,是想馬上自殺。自殺的念頭似乎不是我自己的頭腦裡產生的,而是某種外來的強大勢力,使勁灌輸進我的意識裡面的。如果是在馬路上行走,我就有馬上滾到路中央車輪下的念頭;如果是在樓上,我就有跳樓的念頭;如果是在廚房,就有用刀自戕的念頭……

我先後3次入住精神病院(1992,1994,2005),看過很多痛苦的病人,自己也吃過很多苦。有一次我走進餐廳,看見一個女人痛苦地在地上打滾,不知是肢體疼痛還是精神痛苦,臉都扭曲了……

有一次,晚飯以後,走廊上一陣騷動。我跑過去看,原來是進來一個新病人,而且渾身骯臟不堪。醫生、護士一鼓作氣地把她拖進浴室,用刷地的刷子把她刷幹凈了。第二天又給她理發。終於,她舊貌換新顏,看起來像樣多了。只是我每想到那刷地的刷子,就覺得她的人權受到侵害。

我第3次進醫院後,一個14歲左右的小女孩,粘住我問了很多問題,跟她的學習和學校人際關係有關,我都回答了。第二天,她被兩指寬的帶子綁在床上,醫生稱帶子為“保護帶”。那個女孩一直大聲求助,要救死扶傷的醫生、護士把她放開,但沒有人理會她……

後來,她一直粘著我,跟我說了她家和她自己很多的事。她說話很有條理。我覺得她只是有心理問題,需要輔導,卻不知為何進了精神病院。我於是向她傳福音,她接受了!

我自己有否被“保護帶”捆過,我已經忘記了。只記得第二次住院時電擊過,很恐怖,當場大小便失禁。醒來後,我獨自掙扎著從水泥台子上下來,自己處理汙物。

平時,若病人不聽話,醫生常用電擊嚇唬她們。一聽要“上電”,病人馬上乖起來。

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麽還要活著?回答是:我在神那裡還有出路!而且,我想把我的見證寫下來,幫助更多痛苦中的人找到唯一出路,就是耶穌。

(二)

2002年6月,我與四五個姊妹登鳳凰山。在山上,以琳姐讓大家寫一篇“登山有感”,結果我寫的被大家讚為第一名。後來以琳姐在講道時,也朗讀了這篇文章。我於是堅定了用筆服事的信心。

我所在的教會,醞釀辦刊物。我參與了。不過,因為大環境不好,怕暴露,刊物“流產”了。那時,我正遇到職業生涯的轉折點——我被趕出了單位的黨群部門(黨群工作部),成了翻譯部門的筆譯人員。

我以為從此我沒功夫再寫作了。沒想到,這卻是我寫屬靈文章的開始。在此之前,我寫的全是生活散文。

2004年,我的第一篇信仰文章在《海外校園》上發表。我原本想用筆名“沙若”,因為我的英文名是Sarah。不過,編輯說最好用中文名,於是我更名為“歡然”。編輯電郵回覆說,這個筆名令她眼前一亮。

過去我寫文章,要迎合屬世報刊的胃口。現今寫屬靈文章,卻可以不管這些,寫出自己最真實的想法。我感到這是一種解放!

這第一篇文章的稿費,也是幾經周折,過了近兩年,才由一個陌生人從國內某地寄給我。海外校園雜誌社如此認真、負責地對待我這麼個無名小作者,我真是感動!

我發表第二篇文章, 已經是7年之後。這7年中,經過讀經、禱告、聽道,我被神陶造,更深地對付自己的罪。神用《羅馬書》12章1節鼓勵我,獻上自己當活祭。神又對付我的動機,特別是我想出風頭、想出名的欲望。在異象中,我把自己手中的筆交給了神,恭恭敬敬地說,絕不寫神旨意之外的東西,一切由神掌管。如果我動機不純,就求神攔阻、管教。

2011年,我在某英語網站上學習英語。主播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老師,她的聲音、她的熱情、她的經歷,都吸引了我。她圈粉上千上萬,但個人生活不幸,嫁了老外、生了兒子,卻又離婚,患有抑鬱症。她的不幸,讓我心生憐惜。她對成功的瘋狂追逐,又讓我覺得她走錯了路。我很想告訴她,那些所謂的功成名就,只不過是虛幻的泡影,不值得去追求,更不值得付出健康作為代價。

我在她的博客裡留言,說我有相似的疾病,信耶穌可以得到幫助。她沒有回應。不久之後,她自殺了。

我不禁為她流淚,一個可愛、鮮活的生命,就這樣被魔鬼吞吃了。我決心多寫信仰文章,幫助那些痛苦的人。我很理解那些自殺的人。那種強大的、把自殺意念灌注到人意識中的力量,幾乎是難以抗拒的。只有呼求耶穌,才能與之抗衡。

(三)

魔鬼也不想放過我!婚後,我想要孩子,就急著停藥。結果失眠,並有自殺的念頭。有一次去教會,路上就感覺黑暗權勢在逼近,似乎全杭州的人都跟我作對。路上的行人也似乎都恨惡我。一個聲音更是對我說:你從小就愛出風頭,得了那麼多獎狀!現在又寫文章出風頭!你以為大家都愛你呀?大家恨死你了。巴不得你早點死!你就從六樓上跳下去吧!

站在六樓的走廊上,我像屈原一樣,在心中發出天問:神啊,你在嗎?是你要我死嗎?你說過不能殺人犯罪。自殺也是殺人,我怎能違背你命令呢?若是你要我死,請現在立即殺了我,但我絕不自己動手!

神當然沒有殺我。於是魔鬼沒有得逞。

我想:魔鬼為什麼要我死?難道我活著,對它是個威脅?我不能讓這些年的苦都白受了!我要努力按神的心意,寫出文章來對付魔鬼、揭露他!讓所有的苦都變成祝福!

於是,我寫下《斷弦》、《藍色的憂鬱》、《換一種活法》等文章,寫下我怎麼被耶穌從自殺之路上帶回,只求那些想自殺的人能藉此看見且信耶穌。

在《我一生中最浪漫的事》中,我寫到我找尋另一半的經歷——好似拇指姑娘的漂泊。她坐在一片樹葉上,由一只蝴蝶牽引著向前漂。我用蝴蝶暗喻那些按神旨意來帶領我的牧者和兄弟姐妹,他們牽引著我向正確的方向行進。而我之所以自喻為拇指姑娘,是因為看到自己的渺小、無能。

我希望有越來越多的基督徒寫文章,在全世界打開傳福音之門,使更多人信福音。這是我寫作的初衷,也是最終目的。盼望更多的基督徒興起來,用筆寫下神在自己身上的作為,見證神!

 

作者現居中國杭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