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音樂的人生到敬拜的人生(鍾玲)2019.01.30

本文原刊於《舉目》89期和官網2019.01.30

鍾玲

英文的動詞不同於中文,它用各種時態來精確表明事情發生的時間。

我相信我還在母腹中時,造我、愛我的主便已經為我定下了人生的軌跡:祂揀選我,讓我用音樂來事奉祂。在此以幾個不同時態來回顧我過去、正在進行、以及現在已經完成的人生,這人生更指向將來在天國里的榮耀與盼望。

那麼,請聽聽我的故事吧!

過去時

和所有未重生得救的人沒有區別,我出生就帶着從始祖亞當遺傳下來的罪性。如《羅馬書》5章18節前半段所說:“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也許我們不敢犯法,比如去殺人、姦淫、或偷盜,但是哪個人能夠做到不說謊、不妒忌、不怨恨,甚至不在意念里殺人或淫亂?

我出生在一個幾代信奉敬畏主的家庭里。成長過程中,學校里教導無神論,社會上又充滿了階級鬥爭的仇恨意識,給我帶來不少消極的影響;雖然我從小也從家裡、教會領受了合乎聖經的教導,但靈命還是很軟弱。

我是經歷過文革浩劫的一代。這場喪失人性的運動,不但殘忍地迫害了我的家,也剝奪了我的求學機會。80年代初,國門開啟,帶來了可喜的轉機。跟隨着出國潮,先生和我把年僅4歲的兒子托給了我的父母。我們懷揣着口袋裡的幾十美元現金,飄洋過海、義無反顧來到了美國,追尋自己的夢想。

感謝學校慷慨資助全額獎學金,我非常珍惜這個學習的機會,雖已年過30,依然全力以赴拿到了鋼琴碩士學位。此外,那時我還有一個非常不“現實”的目標——成為一名鋼琴演奏家,這既是我從前在國內沒能實現的心愿,同時也可滿足我出人頭地的私慾。

出國時,我們雖已受洗歸入主的名下,然而靈命仍非常幼稚,一心追求成名、立業,成了世界情慾、眼目情慾的俘虜。為了成為一名演奏家,我日以繼夜地練習。

從前以色列人愚頑、不聽神的警告,轉隨外邦風俗拜偶像,神深惡痛絕他們的背叛,以色列人最終招致了神的管教——他們亡了國,流離他鄉。同樣地,神也看不下去我的胡塗與悖逆,狠狠地堵絕了我當演奏家的道路。但這樣的人生絕境,並沒有使我悔改,反而讓我對神又氣又恨,我離開祂有5年之久,那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

像聖經里的浪子一樣,於痛苦中掙扎了很久,在外吃盡苦頭後,我終於想回天父的家了——我來到主的腳前,痛哭流涕求衪赦免,由此才得以與神和好。

1999年底,我參加《生命季刊》組織的跨世紀大會。毅然走上了服事主的道路,直到如今。我這才明白,原來神在我生命中有比讓我成為演奏家更美好的旨意,衪要將那上好的祝福賜給我,正如《以賽亞書》55章8-9節中,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

剛開始服事時,我什麼都怕,怕在人前禱告,怕即興伴奏彈不好……在接下來的年日中,我漸漸明白了主的心意,因為衪是聖潔的,服事衪的人,也必須是手潔心清的。多次蒙聖靈光照,我明白了,作為主的使女,我需要從這個世界分別出來,不再用世界的眼光看自己。我向主認罪悔改,祂的寶血洗清了我的罪債,我從心底里感受到衪對我的喜悅、愛,我成了最幸福的人了!

現在進行時

使徒保羅曾經苦嘆道:“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為按着我裡面的意思,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21-24)保羅尚且有如此掙扎,更何況對主忠心遠不及他的我們?

人類自古以來都處在相互競爭中。由於人的驕傲,導致了名目繁多的各種罪;人類的第一樁殺人案,該隱殺了他的弟弟埃布爾,就是因着爭競和妒忌。學音樂的人更是如此,大家都想把別人比下去,贏得更多的掌聲和讚美。我天性敏感、也特別在乎聽眾對我的評價。再加上一般教會對有恩賜的弟兄姐妹愛護有加,給我們很多掌聲和稱讚,我們領受自然覺得理所當然,如此更容易助長我們的驕傲。

撒但不會放過引誘我們的機會,以至於我們在服事中,常偷竊了神的榮耀,自己還渾然不知!而且服事越久,更會用看似謙卑的外衣掩蓋自己丑陋的內里。就如保羅說的,“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羅》7:21)這樣的爭戰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我和保羅一樣常常哀傷:“我真是苦啊!”

現在完成時

保羅經歷犯罪之律的捆綁,看似甚苦,但是他之後便宣告:“感謝神!靠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馬書》7:25)相信每個在爭戰中得勝的基督徒,因着主的拯救,也會從心底發出歡呼:“感謝神!"

神看顧保守我,每當不潔的意念侵入我腦中時,聖靈便會及時提醒我。因而我常常在彈奏中當即認罪悔改,神也不厭其煩地給我第二次機會。我都數不清,主給過我多少次“第二次機會”了。每次彈奏以前,我會以這節主禱文禱告:“叫我們不進入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太》6:13)主的話語是對付惡者最好的武器。

藉著音樂,我敬拜神。每次獻詩,音樂成了我對神傾訴的愛語,我對主說:“我愛禰!但願你悅納這樣的音樂,並用它來安慰、激勵人心。”

我是一個很軟弱的人,雖想服事主,卻又怕吃苦。惡者知道我的軟肋,一度讓我身體遭受病痛,企圖阻止我的服事。此外,每次我要“上陣”前,惡者必定興風作浪,這已經見怪不怪了。

但我的主大過那惡者,如同安息父親懷中的小孩,我在衪的膀臂中滿有安全感,我勇敢地向惡者宣告:“我不會因着你加給我的苦難退卻,你退去吧!”如此,在神大能的扶持下,我會立即判若兩人,軟弱消失,即刻充滿能力。

神用了近20年的時間,來雕塑我這個不配的器皿。慢慢地,我學會了在困難中相信衪、順服祂、依靠祂。我雖微小如塵沙,但祂卻對我傾注了無以言喻的關愛,使我成為一個何等蒙福的人。兩年前在我身上發生的神跡,更是一件我從未想到,即或想到,也不敢妄求的貴重禮物。

當時,我突然想寫曲子,於是就寫了第一首聖樂改編曲,後來這詩歌在教會敬拜時獻上,弟兄姐妹聽後,都給予我極大的鼓勵。我心裡清楚,這是來自神的恩賜。我便一直寫了下去。直至今日,我已經寫了68首曲子,這些曲子不斷在各種聚會中發表,為了分享給更多人,部分曲目還錄了音。

之所以說是神跡,是因為我沒有學過作曲。在作曲過程中,多少次我都要向神求告,才能克服調性轉換給我帶來的難題。這也讓我看到,在服事的道路上,主會豐富預備。祂這麼奇妙地使用我,令我驚嘆不已,感恩不盡。願一切榮耀歸於主!

將來時

有人開玩笑說,將來在天堂里,每個人都唱歌彈琴頌讚神,所以,現在參與敬拜服事的人,將來不用改行。聽起來似乎是笑話,但《啟示錄》15章2-3節說:“我看見彷佛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攙雜。又看見那些勝了獸和獸的像並它名字數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神的琴,唱神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之王啊,你的道途義哉,誠哉!’”

我嚮往將來的那一天,能加入天國盛大的敬拜團隊里,繼續用琴聲來讚美祂,我相信一定比現在更有能力!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永不改變。我信衪、跟隨衪、服事衪,衪使我的福杯滿溢,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23:6)

作者現居北美,在教會用音樂服事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