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白衣与主同行(主鉴)2019.02.19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牧者恩言专栏2019.02.19

主鉴

经文:“然而在撒狄你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启》3:4)

撒狄教会“按名是活的,实际上是死的”(参《启》3:1),这是一间在耶稣的眼中名存实亡的教会。她在行为上,“没有一样是完全的”(参《启》3:2)。看起来,撒狄教会很可能是一间虎头蛇尾的教会,她“领受过,听见过”,却没有遵守到底,忠心到底。她没能满足耶稣基督对教会的心意和目的。

我们读到这里,难免好奇撒狄教会是如何从起初走到今天这种状态的。因为与其他六间教会相比,给撒狄教会的信中,既没有明显地提到逼迫问题,也没有提到异端的挑战。考古学家告诉我们,撒狄这座城市很可能拥有当时罗马诸多城市中最大、最恢宏的犹太会堂。而且,整座城市的百姓对犹太教、对基督教也似乎并未出现逼迫、排斥或者清理的历史记录。然而为什么在撒狄教会,会有那么多灵命衰微的信徒,只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呢?

难道一间教会可能会由于生活太容易了,就渐渐成为一间名存实亡的教会吗?

撒狄教会为何污秽了自己的衣服呢?没有人愿意将一件污秽的衣服往自己的身上穿。安徒生童话中的皇帝,虽未穿一针一线,但他相信自己已经穿上了昂贵的新装;观看的百姓,虽然没有看见一针一线,但他们要附和赞美皇帝新装的华美。撒狄教会的众人一定也觉得他们穿上的是昂贵而又华美的衣裳,而不是污秽的衣服。也许他们甚至认为自己穿上的是比耶稣所赐的白衣更华美、更昂贵的衣服。

大多数时候,在一种没有异端的冲击,没有政治逼迫的环境中,教会似乎更容易和世界打成一片,失去了教会之所以成为教会的“异象”。有人说,为了福音的目的,教会应该尽量处境化,并与世界认同。殊不知,当教会仅仅成为世界体系一部分的时候,基督的门徒们十分容易失去“穿白衣与主同行”的异象。教会应该在这个世界中,但又不属于这个世界。

就像需要一位孩子的诚实目光和心灵,才能发现并且大喊“其实皇帝并没有穿衣服”,教会,也需要孩子般诚实的眼睛来告诉我们,我们的衣服污秽了、脏了,甚至告诉我们,其实我们是赤身裸体的。耶稣写给撒狄教会的信和责备,是向着众教会所说的话。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参《启》3:6)

新的一年,你的教会、你自己要穿上的是一件什么样的衣服,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祷告:主啊,我们承认,在我们的时代有许多名存实亡的教会,有许多将要衰微的信徒,主啊,求你赦免我们。主啊,若是我们的衣裳也已经被污秽,求你开我们的眼睛,使我们看见,并且点燃我们穿白衣与你同行的渴慕。是的,主啊,我们渴慕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