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子

沈逸珊

          侄子Ben,年逾而立,一直以乖张自许、叛逆自命、失丧自得、堕落自喜,竟于上个月痛改前非,过起了祷告灵修、聚会向主的生活。所有看着他出生、长大,也被他整得昏头转向,却未停止为他祷告的家人,因此再一次经历主奇妙的恩典与权能。

          多年以来,为了不听训,Ben大半时候躲着他的大姑(我的姐姐)和小姑(我)。然而偶尔兴起,他也会给两个姑姑打电话,除了报告近况,多半是找了一些信仰的难题,示威、“踢馆” 来的。

          我不比姐姐谦冲宽容、温柔节制。许多时候,Ben和我在使性互呛、负气对杠中,草草挂了电话。和他结束通话之后,我总是在主前深深自责——自己读经不求甚 解,无法有条不紊地为他释疑解惑。另一方面,我也切切求告主:“主啊!求你垂怜,求你伸手吧!除了你,我们真是无能为力。”

          耶稣本就是要拯救世上罪人,他果然亲手释放了Ben的捆绑,解答了Ben的疑惑,亲自召唤浪子回头。Ben不由自主地回到主前,不但认罪悔过,领受恩典,并且真心信靠,潜心追求。

          Ben决志,最得安慰的,当然就是他年近90的奶奶了。奶奶常年不断地为Ben祷告。Ben是她从小带大的长孙,在Ben偏行己路的年岁中,奶奶凭著信心,向主求怜悯:“主啊!求你把Ben当成99只羊之外的那第100只迷路的羊吧!求你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吧!”

           信实的主,应允了奶奶的祈求。

电话新内容

           自此,Ben来电话,不再挑衅。他会因为灵修有所领悟,欢喜快乐地打电话来分享;会因为读经时有疑问,谦卑、渴慕地打电话来请教;或是因为生活中遭遇的事件印证了主耶稣的权能与恩典,感恩、顺服地打电话来见证……

           有一次,我们谈到主耶稣道成肉身,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他在电话另一端语不成声,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才说完:“小姑,我每次一想到这里,我真的忍不住、受不了。我真的没有办法相信,连像我这样悖逆的人,也能得到他的爱。他的爱,怎能如此……”

          又有一次,他打来电话,和我分享:“小姑,我读《罗马书》第1章,读到毛骨悚然。”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他回道:“如果不是神的启示,保罗怎么可能在近两千年前,把我过去的所作所为都写得清清楚楚呢?”他读给我听:

          “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神,神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又是谗毁的、 背后说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他们虽知道神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 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罗》1:28-32)

          还有一次,Ben经历著属灵的争战、老我的挣扎。他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我,说:“我知道,这段时日的争战,是主耶稣让我去对付我过去的罪。他同时让我了解,若不倚靠他,我自己是何等的软弱与脆弱。”

我也曾如此

          Ben 在每一通电话里,都提到“阳光小组”的弟兄姐妹,多么密切地和他交通互动,多么积极地为他提供帮助。我相信,这个充满爱,充满活力,又能确实关怀他的团 契、教会,正是主耶稣为他预备的属灵的家。回顾过去多年,两个姑姑使了多少劲、费了多少心,想方设法,要让Ben去教会聚会,却毫无效果。现在的这个“阳 光小组”,让我知道,人心的筹算实在无益,惟仰望耶和华的指引才有功效。

          Ben谈到他几个挚友还活在罪中,他如何心怀负担,如何盼望能在主的恩典中挽回他们。他笑着向我诉说:他如何婉言劝戒,如何被质疑,甚至遭取笑;他如何毫不介意,更不动气──因为“我自己也曾经如此”。

          他清楚地给出两点结论:“惟有我自己好好在主里扎根成长,生命更新成熟,活出好见证,才能让他们明白、相信救恩是千真万确的。还有,我会持续、迫切为他们祷告,像从前你们为我祷告一样,求主动工,求主赦免、拯救他们,像主如今赦免、拯救我一样。”

          我静静听着他平静、条理分明的分享,对照着他过去焦郁不安、躁动失序的脾性,我的心激荡澎湃、千回百转,感恩赞叹的泪水静静地流了满腮。

他真的懂了

          前两天的深夜,Ben在下班之后又来了电话。我邀请他和我一起读《罗马书》第8章。我们就隔着数百英里,一起学习保罗的谆谆教诲,一起享受着属天的供应和应许……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罗》8:1-2)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罗》8:35)

         “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7-39)

          这些真理,敲击在我们心上。我还不放心,对Ben画蛇添足的囉嗦著:“当今末世,还可以加上‘是荣华吗?是富贵吗?是升官吗?是发财吗?……’”我话没说完, Ben已经回应了我:“我懂,小姑,我懂了。”

          可不是吗?Ben真的懂了,因为他已经得了秘诀。怎样的秘诀呢?就是靠主得胜,就是《罗马书》8:37:“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

          正因如此,Ben告诉我:“小姑,我这辈子三十几年,从来没有像信主之后的这段日子,活得这么踏实、这么快乐!”

          感谢主,Ben真的懂了。而一直陪伴着Ben的家人,也与《约伯记》中的约伯同样,感受到不得不屈膝、俯伏的震撼,那就是:“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作者来自台湾,现居南加州橙县。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