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价与恩典(吕居)2019.04.01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牧者恩言専栏2019.04.01

吕居

经文:“因为天国好像家主,清早去雇人,进他的葡萄园作工,和工人讲定,一天一钱银子,就打发他们进葡萄园去。……约在酉初雇的人来了,各人得了一钱银子。及至那先雇的来了,他们以为必要多得,谁知也是各得一钱。”(《太》20:1-10)

信徒进入神的国度,从时间上来看,有先有后,有长有短。有在初代教会就信主的,也有在末代教会才信主的;有从小在主日学长大的,也有在临终之时才信主的;在神国成长和事奉的时间各有短长,但得到的工价或奖赏都是一样的,即都是这一钱银子。这听起来似乎不太公平。因此诠释这个比喻的关键,在于明白耶稣所指的这“一钱银子”到底是什么。

这个“一钱银子”应该是指永恒,也就是永生。永恒是一个很特殊的东西,英文叫做infinity 或eternity;就像数学的无限大(∞);你不能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或者说是很小的∞;无限大就是无限大;很小的∞和很大的∞都一样大。那些清早进葡萄园工作(进入神的家)的,得到工价是永恒,那些在黄昏下班前进葡萄园工作的,得到的工价也是永恒。

上帝不能给早上就进葡萄园工作的那些人“大”一点的永恒、“多”一点的新耶路撒冷;祂不能给黄昏才进葡萄园工作的人“少”一点的永恒、“少”一点的新耶路撒冷。天国和永恒,你得到了,就是得到了全部,你没得到,就是全部没得到。你没有办法得到半个永恒,或十分之一个永恒,或一点点的永恒;一点点的永恒和无限大的永恒,都是一样的。

其实,没有人配得承受这个工价,即没有人可以赚得永恒,我们与永恒都同样遥远,无论我们身处低谷,还是站在喜马拉雅的顶峰,我们与天空的距离是一样的,因为那无限天际线对我们每个人都同样遥远,古人说,天不可阶而升之,我们没有人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到达天国,任何人进入天国,都是上帝绝对的恩典。

然而,要明白上帝的恩典是多么困难,那些一大清早就进入葡萄园工作的工人,真的以为是他们自己的业绩让他们赚得了天国;但那黄昏时才进来的,更容易明白天国不是他当得的,不是他赚来的,更容易明白这“恩典”的原则。

所以主耶稣说:“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因为那些在后的,比那些在前的,更快领悟恩典的真理,而恩典是我们进入真理的唯一路径。那清早起来就进葡萄园工作的,他们得到天国、永恒、新耶路撒冷作为工价,其实也完全是出于恩典,但他们的自义、攀比、嫉妒心蒙蔽了他们属灵的眼睛,让他们看不到天国的原则,不在于“立功之法”,而完全在于“信主之法”。

上帝赐我们天国,赐我们新耶路撒冷,每一个进入新耶路撒冷的人,都是属于新耶路撒冷的,新耶路撒冷也是属于他的;新耶路撒冷没有圣殿,因为城就是殿,殿就是城;也就是说,整个新耶路撒冷城,完全属于神,也完全属于人,是人与神高度合一的居所。这个新耶路撒冷,这个天国,竟然也是属于你的,就是上帝所应许要赐给我们的那“一钱银子”的工价。这是你的家,没有你不能去的地方,你是产业的继承人。

在末后的日子,上帝会以祂无限的恩典,让我们讶异惊叹!当我们还在像门徒们一样争论座次位分的时候,上帝已经定意在基督里把最好的赐给我们,这个最美的恩典就是神的国度,就是新耶路撒冷,就是永恒,就是永生!

祷告:主啊,求你扩展我们的想象力,引导我们明白什么是永恒;感谢你在耶稣基督里的极大恩典,把天国和永恒毫无保留地赐给我们。我们也愿意把自己当作活祭,毫无保留地奉献在祭坛之上。奉耶稣的名,阿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