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鄉村短宣中的操練(馬永民)2019.4.1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9.4.13

馬永民

由洛麗華人基督教會(RCCC)的6位弟兄姊妹(其中包括身為傳道人的我和我的長子)所組成的短宣隊,2018年6月底從美國出發到台灣,與台灣鄉村福音事工(VGM)的大學生、以及嘉義鹿草鄉村福音教會的牧師師母組成一個服事團隊,先培訓3天,再進入鹿草國中舉辦“2018年鹿草國中雙語營”。

由於事工收入僅限於同工和學員的報名費,在飲食開支上就有相當的限制。每天3餐幾乎是重複的盒飯,不僅菜式少、沒有水果甜點,份量也不夠;這些美國長大的16、17歲年輕人幾乎幾口就吃完了,於是從5點半晚餐後到隔天8點鐘早餐的這十幾個小時,就成了漫長的煎熬。一天晚上臨睡前,我看到兩個孩子在看“How to make ice cream(如何製作霜淇淋)”,順口問了一句:“Are you hungry (你們餓了麼)”;他們用舌頭舔舔上唇,有點難為情地回答道:“A little bit(有一點)”。

相對於美國來說,台灣鄉村的條件是簡陋艱苦的;雖然教會外觀看起來有3層樓,裡面卻像中國的複合樓般擁擠。一樓除了兼作教會辦公室的小廚房外,只有一個20平米的臨街房間,而這就是查經禱告開會主日學和主日崇拜的唯一場地,同時也是我們總共12位男同工夜間住宿之處。二樓是牧師師母與4歲兒子的住房外加衛浴間,所以牧師一家和我們12位男同工就要排隊等待洗澡;而台灣中南部夏季炎熱,一會兒就渾身臭汗,這又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幾天下來,有的同工發寒熱,為了不影響教學,堅持只在桌子上趴一會就繼續起身服事。美國來的兩位青年同工被蚊蟲叮咬後,脖子上、手上與胳膊上起了無數又癢又痛的大紅包,看了真是心疼!兒子摸著自己胳膊上鼓起來的紅包笑著報告:“台灣蚊子比美國蚊子飛行的速度快兩倍、叮咬的狠度也大兩倍,看起來毒性也要高兩倍。”

是可以找個旅店來住,也可以設法改善飲食條件,不過沒有人這樣做,也沒有聽到任何大人和孩子抱怨過。這些在美國長大的孩子,沒有在物質上缺乏或忍饑挨餓過,也沒有受過艱苦的磨練。他們在教會成長,懂得聖經教導,在敬拜讚美禱告上都有過操練,對傳福音也有負擔,缺少的就是一個不熟悉也不舒適的環境,來訓練他們宣教的意志力,增強仰望神的信心,並學習如何與別人同工搭配事奉。這次的鹿草短宣就創造了一個很好的機會。我相信對我回去後就要入大學就讀的兒子來說,這段經歷是他人生的一個里程碑。他以後的大學生活、甚至婚姻家庭與工作事奉都會受益良多。

多奪一人

台灣信仰自由,在鄉村盛行膜拜各路神仙。一次家訪後,當地同工開車陪我們在附近轉了一圈。房邊地頭到處是大大小小的廟宇偶像:土地神,將軍神,城隍廟……空氣中漂浮著濃濃的香火味,讓人感受到一股邪惡的屬靈勢力。來到城隍廟,看到3臺布袋戲正在上演;奇怪的是,環顧四周,只有我們幾個人和來往的路人,這是在演給誰看啊?本地同工回答了我的疑問:他們是在演給他們所敬拜的神看,資金也來源於廟宇的香火錢。城隍廟的舞蹈隊參加過台灣領導人的登基大典,還在國際民間舞蹈比賽上得過大獎。

我很喜歡師母講的一句話:“廟宇文化可以代表中華文化的精髓嗎?如果被邪靈轄制的廟宇文化代表中華文化走向世界,這是中華文明和世界文明的悲哀!”這種被邪靈轄制的文化極不健康,是傳統文化中的糟粕,我們這才明白為什麼來參加雙語營的孩子中沒有一個基督徒。在這樣混沌不潔烏煙瘴氣的環境中想拓展福音事工,真是要有神明確的呼召,得付上極大的代價,身歷其境才能體會到鄉村牧師拓荒的艱難。

我在每天發回RCCC的禱告信上,寫了這樣一句:“風聲雨聲,呼嚕聲 ,打蚊磨牙聲,聲聲入耳 ;”兩天後收到了一位姊妹的下聯,簡單修改如下:“用心愛心,僕人心 ,禱告守望心,心心歸主”,橫幅是“多(奪)得一人”。是的,願我們這次同心合一小小擺上的短宣,能夠在這場屬靈爭戰中,為神國“奪得”、也是“多得”一個人;能夠在這片土地上,為神國拓展一步路,淨化一片天!

《哥林多前書》15章58節說:“……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感謝主,3天的課程培訓與之後4天的雙語營會,18位同工一起服事29位同學。營會結束後,我們邀請學生們第二天來教會,結果來了27位,加上他們邀請的2位同學,也是29位。返回美國後,當地教會的牧者同工繼續耕耘,一個月後發來消息說,還經常來到教會青年團契聚會的雙語營學生大概有9位。我看著照片上幾位熟悉的同工,和一張張年輕稚嫩的面孔,心懷感恩,得到很大的安慰與激勵。

因地制宜

鄉村福音事工在台灣中南部耕耘多年,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所結下的福音果子有目共睹。雖然鄉福對同工的要求是要有宣教使命與服事經驗、具聖經知識並屬靈生命成熟,但雙語營教材裡並不涉及聖經、也不談神。我能夠理解這是基於現實需要、和與學校合作的必須策略,不過挑戰就是如何把福音藉由無關的教材在課堂內外傳播開來?這也是這段時間內我每天早上靈修晨更,和下午晚上總結讚美敬拜禱告中的思考,後來也見證到神親自的作為與引領。

感謝主,在上午營會開始半個小時的歌唱活動中,除了營會的歌曲,還可以有讚美詩歌;3位從美國來的年輕人雖然中文不太靈光,卻不妨礙溝通交流:他們以活潑機靈的舞步與動作鬆動了同學們的心田,預備了他們接受福音的種子。

在活動設計上,一位用心的姊妹在教學譜曲中,把《向高山舉目》放在其中;在中午吃飯休息時,我們放一些福音影片並加上解說。課間詢問同學是否願意接受家訪,結果有4家願意;我們的同工團隊在家訪時,可以為這個家庭禱告祝福。我很高興有機會進入一個學生的家中,雖然不懂台語,但有同工略作介紹,心一直為這個房子和這個家庭禱告;兒子更獲得兩個探訪的教會,並帶回許多農家自產的水果。營會結束前,基督徒們的得救見證最能夠直接觸摸學員的內心;這就是生命影響生命的機會,也是福音橋樑鋪設的過程,願神眷顧祝福這群孩子。

營會快結束時,看到孩子們臉上浮起依戀與不捨,主動要求與我們勾肩搭背合影,心裡真是感恩備至。想起第一天要制定小組公約時,我吃驚地看著6個孩子消極負面的臉:有人就是不說話,有人雖開口了卻只是亂講。後來從同工那裡瞭解到,有相當一部分孩子來自跨國婚姻的家庭,母親是馬來、越南、菲律賓或東南亞其他地區人,語言文化或飲食上的差異導致了格格不入。有時候父母為了改善經濟外出打工,孩子只能交由祖父母照顧。這些孩子成長過程中缺少父母的愛與陪伴,也不懂得如何跟人交流相處,孤單封閉,不輕易向陌生人敞開心扉。拒絕回答問題不是消極抵抗,只是一種本能的自我保護。

4天下來,情形有了相當大的改變:他們不再在心裡設防,一種真誠的信任關係建立起來。尤其是美國來的這3位“帥哥”在歌唱課與課外活動中成為眾人的“星星”,讓孩子們成為了“追星族”;真要為我們這些小小的宣教士豎起大拇指點贊:他們把耶穌的愛分享給周圍每一個學生,沒有忽略偏待任何人。

神興起子民來幫助

在宣教事工上,神就是資源與供應。福音本身帶著大能,宣教士首先要仰望依靠主,同時神也興起祂的子民來成為我們的幫助支持。

我是全時間的傳道人,現在沒有固定的收入,必須解決宣教所需的經濟負擔。感謝主,祂使用各種管道來供應:除了RCCC作為這次台灣短宣的差派與贊助主體,還有我服事過的其他幾個教會和弟兄姊妹、我4年來一直帶領的讀經群的弟兄姊妹、我神學院的同學及有些未曾謀面的校友、與一些間接知道我宣教需要的不認識的主內肢體。加起來的供應,已經超過了我所求所想,讓我不至於缺乏!

勞累與喜悅中結束了8天7夜的事工。正帶著兩個女兒在高雄探親的神學院師姐,為要感謝大陸來台灣宣教的宣教士,更為要感謝我兒子這位美國來的小小宣教士,在高雄的巨蛋設宴款待我們父子。這種在基督裡的陪伴與關愛,帶給我們極大的安慰與激勵,使我們在宣教事工上的腳步更加踏實有力。

“趁著白日,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約》9:4)或許下一次我會帶著我的小兒子再來,與鄉福和當地的教會同工在永恆的神國事工中,再拓展出一小步、潔淨出一片天!

作者現居美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