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的春節

by LisaRedfern-woman-1147972_1280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春節是中國人最大的傳統節日。對於一個具有八千年農耕歷史的民族,春天的起始不僅是萬物生發 的開始,也是內心期盼的起點。“人丁興旺”、“五穀豐登”、“恭喜發財”,是春節各種禮儀式活動的基調——春節不就是向未來一年發出祝願的禮儀嗎?除夕聚 會不就是以闔家團圓的儀式,預演一年的人生平安嗎?以年夜飯啟動的系列大pi餐,豈不是對豐收與飽足的禮儀化祝願嗎?春聯的火紅和炮仗的響動,不正包含著興旺 與發達的祈求嗎?

          去國十幾年,春節早就成為我不時從心底深處泛起的懷舊思緒。沒有嗆鍋油煙與餃子蒸汽的襯托,沒有七嘴八舌的評論和劈里啪啦爆竹的伴奏,由衛星天線轉播過來的“春晚”,哪裡還有除夕的味道?

          即使到唐人街,領略了炸出幾寸厚紙屑的鞭炮,那硝煙裡面,總還是缺少故鄉的氣息——在北京,那得是火光映紅了夜空的每一個角落,爆響將滿城的睡夢剪得七零八落,才能在初一清晨的料峭春風中,隱約地聞到作為節日氣氛底蘊的淡淡硫磺味道。

by LisaRedfern-chinese-new-year-1147973_1280          美國沒有春節,聖誕節大概是最相近的節日了。它是在冰雪尚封蓋大地時,就預先報告生命的氣息。然而聖誕和春節又是不同的。春節是春天起始的慶典,它以禮儀化 的形式表達了人類對來年的美好祝願和善良祈求。然而,憑靠什麼,美善的願望才能夠成為現實呢?吃了花生,就能生育嗎?食過年糕,就會高升嗎?桌上有魚了, 倉裡也跟著有餘嗎?“福”字倒置的魔力,就足以將福氣誘惑到咱們家裡來嗎?一套套的吉利話兒,未見得招來運氣;紛雜繁瑣的禁忌,也不一定擋得住災難的光 顧。人的有限,就表現為活在當下——又有誰真能把握明天呢?

          然而,聖誕節的盼望,卻是建立在一個真實的應許之上。神的兒子降世為人,以十 字架上的死擔當了世人的罪,經由復活,為世人開通了永生之路。他進入時間,在歷史中行過,又返回天國,就將進入永生的通道留在了人間。聖誕節是象徵耶穌基 督道成了肉身的日子,自這一天起,上帝的永生工程在這個世界上啟動,人類才有了永恆生命的期盼。

angel-564351_1280為誰風露立中宵

          他鄉漂泊了十幾年,比“回家過春節”更為嚮往的事情,就是回國慶祝聖誕,因為那才是真正傳遞春天消息的節日。

          2007 年聖誕前夕,我回到故土。在北京,聖誕已經是一個不輸於春節的節日。大型商場和豪華旅店的耀眼燈光,映照著掛滿裝飾物的聖誕樹;餐廳和酒吧裡的喧囂,流淌 著聖誕歌曲;滿城川流不息的人,進出著平安夜晚會;聖誕老人的白鬍子和紅衣服,不僅出現在大廳的裝飾或電視屏幕上,也穿在旅店、餐廳裡獻唱聖誕歌曲的服務 員身上。

          “平安夜”已經成為通用術語,街上、車上、辦公室、電梯間、嘈雜的人聲裡面,頻率極高地重覆著這個詞彙……聖誕成了一種時尚。單是聖誕卡和聖誕禮物,已經足以堆出一個商業季節。

          但是,這就是聖誕嗎?聖誕帶來的春天消息,就是歌舞升平和燈紅酒綠嗎?

          12月24日上午,北京的各個報紙,都在頭版刊登了北京市公安局交通大隊的通知:為了保證參加“平安夜”活動的群眾安全,當晚8點以後,可能在西什庫教堂、崇文門教堂等等附近的街道,實施交通管制,讓來往的車輛繞行,以便將整條大道讓給因人滿而無法進入教堂的人。

          據北京家庭教會組織聖誕福音工作的姐妹告訴我,僅西什庫教堂一個地方,每年平安夜就有兩萬人以上在教堂外面聚集。

          他們根本無法聽到或看到教堂裡面的慶典,卻在北京寒冬零度以下的氣溫中,佇立幾十分鐘,到底是為了什麼?

           沒有豐美的食物,沒有亮麗的燈光,沒有溫暖的廳堂,沒有悅耳的音樂,人們卻在凜冽的寒風中感受著、領略著,期盼著。這就是聖誕節!真正的聖誕,將人帶到一切 有形之物無法企及的超越之處。這些尚不認識耶穌的人,就在聖誕的感召之下,將心敞開,向著自己尚不明瞭的聖地張望。這就是心靈的高度。在這個高度上,除了 上帝,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將人的生命充滿。

只緣流火如烈焰

xpic9243-300x199           小康的殷實,淤塞不住靈魂的 追求。北京那些先嚐了天恩的小小人群(相對於北美的大批信徒而言),完全浸泡在收穫的浪潮之中。我到了北京,馬上就被福音的熱流席捲。各種聖誕佈道的邀 請,經由電話或托話,紛至沓來。一個東北的教會,竟然繞到北美教會,找到我太太,向我發出邀請。

           結果是,預定的兩晚佈道,變成了晚晚佈道。聖誕主日,從上午9點,我開始了主日崇拜(信息)、教會聖誕慶祝活動,接著是下午的主日崇拜(信息)、洗禮(見證)、聖餐,晚上則是佈道會、同工分享,直到凌晨1點多鐘,我才返回住處。

          就是這樣,還不能滿足各處的邀請。

          平安夜,我原本激情萬丈地準備參加教堂門前分發福音單張的活動(按一位姐妹的說法,不能讓人家大冷天來了乾站著呀,進不去教會,也得讓他們聽到福音),卻被 另兩家教會的牧師攔了下來,硬邀前往他們的聯合聚會佈道。這就是北京的福音勢頭。外邊能夠燃燒,只因為生命裡面有火流出。

          聖誕主日,我的 嗓子已經沙啞,但神在那天清晨送給我的禮物,一直激蕩著我一堂一堂地傳講聖誕的信息——那天一出門,一張聖誕福音單張就在三朵笑容的輝映下遞了過來,原來 是附近一家教會的姐妹,一大早就冒著寒風,在街上傳遞耶穌誕生的好消息。在如此的福音烈焰裡面,誰還能不發出自己的那點光亮呢?

似此星辰非昨夜

          7月我在北京從事家庭教會調查的時候,青橄欖教會還在母腹之中——當時的三十多人,只是組成某教會的青年團契。到了10月,我已聽說他們成立了主要面向學生的教會。現在前往該教會的聖誕佈道會,才知道教會已有七十餘人聚會了。

           是三位年輕人來接我前往聚會地點。其中一個小夥子自我介紹是青橄欖教會派來的。我順便問,其餘的兩位是否也是教會的弟兄姐妹,小夥子說那是他的堂弟和堂妹,都還沒信主,是他邀請來參加佈道會的。

           路途中,小夥子抱歉說,要在某一站下車一下,因為他還邀請了公司的一位同事,那位慕道友在那一站等著加入我們。我不禁問他到底邀請了多少人,他說一共五個,還有兩位朋友會直接去會場。

         出於牧者的習慣,我開始詢問他的情況。問他是否是教會的同工,答曰“不是”。問是否是小組長,他不好意思開口,靦腆了一會兒,說他才決志兩個月,現在正在洗禮班上課呢。

          地鐵倒地鐵,再倒汽車,最後乘上討價還價的出租車,來到了五環路以外的一家旅社。三個小時左右的車程,擁擠的公共交通,凍得伸不出手的冬夜,讓人不禁擔心,能有幾個人會跑到這裡來參加福音聚會呢?

           結果,那天晚上有近200人參加了聚會,意味著平均每一個教會成員(包括慕道友),邀請到兩位朋友參加聚會。牧師還一再說,邀請工作沒做到家(教會的目標是250人)。

           那天晚上,不算僅僅舉手的人,走到台上決志的慕道友有34位。

           一個70人(其中包括慕道友)的教會,邀請到120多位慕道友參加福音佈道會;一個剛決志的弟兄,就請來了五位朋友……就這樣,牧師還在檢討邀請工作沒做到家。如果北美的教會也能有這樣“沒做到家”的福音工作,教會早不知翻了幾番了。

by mccartyv-nativity-447767_1280

最是一年春好處

           聖誕節前4天的凌晨,剛剛結束聚會的我,乘車在郊外公路上疾馳。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原來是一位慕道友,剛才在佈道的呼召下極為感動,幾經掙扎卻未能突破自我。此刻他在深夜返程的車上,被聖靈完全俘獲,要求返回聚會地點,再問清最後幾個問題,就決志信主。

          我實在不願在凌晨兩、三點鐘,把開放聚會的家庭從夢中叫醒,便對他說:主一定已經看到你決志的心。為了不打擾太多的人,我們明天約時間談話和禱告。

           第二天,這位從事新聞工作的慕道友,就由一位姐妹帶領,橫跨了大半個北京,來到我和一位牧師面前做決志禱告。

          北京的聖誕,不是工人找收割的莊稼,而是莊稼找工人要求收割。北京的大地依然鋪滿了積雪,但在冰封之下,卻有待發的生機,黑暗中閃動著億萬種子急切仰望的目光——耕耘的工人在哪裡?

          主啊,讓工人前往北京去慶祝靈命的春節,讓工人在神定的生發季節,向神州大地傳遞春天消息吧!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先後在康州及紐約牧會。現居美國舊金山。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神州透視, 透視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